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孙王妃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把头依偎在他的厚实多肉的肩膀上,心尖犹在发抖。

    孙王伸手搂住王妃,轻声道:“别怕,都过去了,凡事有本王在。”

    素来,孙王都是被安慰的那一位。

    孙王妃很有担当,府中大小事情,她一个人便可主持得妥妥当当。

    如今她怕了,软弱下来,得了孙王这一句,她便红了眼圈,鼻音重重地道:“嗯!”

    “老五不会善罢甘休,此事若审起来,你只管如实说,不必为孙王府的名声着想。”孙王轻声道。

    “我知道。”孙王妃也心疼死了的丫头仆人,对褚明翠是恨之入骨了。

    宫中自然因此事也是翻了天的,明元帝听了之后,只觉得荒诞,一个褚明翠,烧了整个齐王府?重伤袁家的人,再掳走楚王妃?

    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但是底下跪着的那个人告诉他,这不是梦也不是笑话,褚家出能人,这位女能人着实做到了。

    所以,明元帝在瞪着眼睛怔了一下之后,黑沉的脸露出了讽刺之色,“这和离在即,还能生出这般变故,怎能不叫人心悦诚服?”

    话是这样说,却严旨下去,先责了京兆府一个巡查不力之罪。

    元卿凌也知道宇文皓被责问了,这事在她看来是正常的。

    毕竟,京中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齐王府被烧,孙王府刺客进入,死伤多人,再一位当朝亲王妃被掳走,若是在她那个年代,估计好几层领导都

    得被问责。

    在这样阴影的笼罩之下,褚明阳还是出嫁了。

    十里红妆是没有了,可褚家的女儿出阁,总不至于寒酸便是。

    嫁妆一箱箱地驮往了纪王府,宾客如约前来,贺一贺纪王娶侧妃大喜。

    纪王妃被搀扶出来坐在正座之上,看着褚明阳跪在面前奉茶,她也没有刁难,喝了茶,说了几句好话,便推说**不爽,回了房中。

    纪王心情大好,席间与宾客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他对这门亲事还是很看好的,褚明阳如今至少比纪王妃有用。

    纪王妃本也是一株茂盛的花木,可如今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树干也被蚕食,开始腐烂,不能大用。

    而褚明阳则是原先的纪王妃,枝叶茂盛,植根千里,可以让他随意盘剥。

    他意气风发地进了新房。

    龙凤花烛在燃烧,纳娶侧妃本不该燃烧龙凤烛,但是,他知道怎么讨好一个女子,褚明阳在乎什么,他便给什么。

    他要她觉得自己是以正妃的身份入门,他往后的荣耀富贵,都和她是一体的。

    虚荣与实权他都可以给她。

    他屏退伺候的陪嫁与侍女嬷嬷,背着手走了进去。

    新嫁娘坐在床上,盖头垂下,流苏静止不动,看得出许久她都不曾动弹过,维持着那样的姿势,静坐了许久。

    听得脚步声,她**明显一僵。

    秤杆伸进来,轻轻地挑开了红盖头一角,褚明阳垂着头,看到地上一双锦缎云海图案靴子,如一只

    斑斓的野兽。

    她慢慢地抬起眸,看着眼前这个霸气清贵的男子。

    她的心脏一紧,那眉目何其相似啊?

    可惜到底不是他。

    大手覆盖过来她的脸,柔柔地搓了一下,在她的面前摊开,五指修长,骨结分明,“你也饿了,本王陪你吃点。”

    她略一犹豫,把手伸进了他的手中,大手一握,力气传递过来,她便被拉了起身。

    他整个人都是柔和的,并非外间说的这般狰狞霸道。

    她心中稍稍松弛,陪同入座。

    纪王倒了酒,眸子细细地眯起,浅然一笑,“能喝酒吗?”

    褚明阳执住衣角,红烛映照得她的脸红彤彤的,眼角染了微红,“能喝一点。”

    他笑意盈盈,执住她的手,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温柔地道:“那喝过这杯交杯酒,从今往后,你便是本王的妻了。”

    褚明阳眸子一动,“妻?”

    纪王微笑,眼底斐然,“是的,在本王心里,你是本王的妻。”

    褚明阳抬头看他,睫毛飞快地一动,便垂下了眸子,心跳有些急促。

    交杯酒一喝,纪王的眸子便深邃沉暗了起来,一手抱起了她便往床边走去。

    褚明阳把头埋在他的**,死死地攥住自己的衣袖,一动不动。

    她被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纪王抚**着她的脸颊,如同抚**一件珍贵的宝贝,眼底饱含宠溺之情。

    褚明阳看过这种眼神,在宇文皓的眼底里瞧见过,那时候他在看着元卿凌。

    这一个眼神引

    发了她强烈的嫉妒与不适。

    如今在纪王眼底里看到,她心尖都在发抖,整个人如在云端上飘着。

    她开始慢慢地没有抵触他的抚**,**从开始的僵硬到松弛。

    当他的唇覆盖下来,褚明阳已经闭上眼睛,欣然接受了。

    这种事情出阁之前,便有人专门教过。

    她知道如何屈意承欢,讨好夫婿。

    红烛摇曳,光影迷离,床上嘤咛微息,攻城掠池,长驱直进。

    茹一阁。

    纪王妃在茹一阁里头设下了佛堂,她跪在蒲团上,案上的流金香炉里点了檀香,香气丝丝缕缕地从镂空口子上吐出来,香气萦绕,叫人心头安详。

    她手中转动念珠,嘴里念着金刚经,一副潜心向佛的模样。

    片刻,侍女进门,跪在了旁边轻声道:“王妃,王爷已经到那边歇下了。”

    纪王妃继续念经,置若罔闻。

    等一遍金刚经念完,她站起来,佛珠递给了侍女,侍女搁在了案上,扶着她走了出去。

    “明日若侧妃过来请安,便说我**不爽,免了这规矩。”纪王妃淡淡地道。

    侍女一怔,“王妃,这是何故?”

    “不止明日,接下来几日都是这般。”纪王妃坐下来,喝了一口茶,眸子浅淡地抬了抬,又道:“明**叫人炖点东西送过去侧妃的屋中。”

    侍女不忿,“王妃何必这般讨好?”

    婆子披风进来,怒斥道:“王妃吩咐你,你照做便是,说那么多话做什么?”

    侍女委屈地弯下唇

    ,“奴婢只是替王妃不甘心。”

    “娶个侧妃而已,”纪王妃沉沉地靠在椅子背上,“有什么不甘心的?不是褚明阳,也会是其他人。”

    婆子打发了侍女出去,给纪王妃取药,道:“明日怕是去不了楚王府,楚王府命人报,说楚王妃**还很虚,起不来。”

    纪王妃吃了药,道:“不打紧,她会叫人送药来的。”

    她甚是疲惫,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片刻,复又睁开,眸子里锐光如刀剑,“我得快些好起来,褚家的人进了府中,就不可大意。”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