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元卿凌去了乾坤殿给太上皇请安。

    太上皇问起了喜嬷嬷,元卿凌道:“休养中,褚首辅去探望过她,她精神了许多,至于外头也没人再敢说了。”

    “但是你无精打采的,怎么回事?”太上皇问道。

    元卿凌才想起八皇子的事情,道:“我没事,皇祖父,如果皇后那边的人问起,八皇子为什么会有一副眼镜,您便说是您赐的。”

    太上皇冷淡地道:“不必说,皇后不敢来问。”

    元卿凌一怔。

    常公公解释道:“皇后也是褚家的人那。”

    元卿凌坐下来,看着太上皇,“皇祖父,褚首辅此人,您真的信任吗?”

    “有什么话要说?”太上皇瞥了她一眼,问道。

    元卿凌有些茫然,“我只是觉得,以前我一直认为他是个野心家,我父亲静候去巴结他,被他挡在门外,他还让我父亲叫老五休了我,目的是要老五娶褚明阳,我第一次见他,也觉得他凶神恶煞的。”

    太上皇扬扬手,命人关闭殿门。

    常公公便出去守在了外头。

    太上皇这才语重心长地道:“他一开始肯定是不喜欢你和你的父亲,你父亲是什么人,想必你心里有数,你这楚王妃是怎么来的,你心里也明白,他一直看好老五,怎么愿意老五娶静候府的女儿?尤其,你当时真的是恶劣得很,说一句丧德败行不为过。”

    元卿凌心里自我安慰,说的是以前的元卿凌,不是她。

    “他看好老五我倒

    是不觉得,只是他两次想把褚明阳嫁给老五,惠鼎侯的事情,他也明显没有主持公道。”元卿凌道。

    太上皇听了这话,笑了,“主持什么公道?他就非得要做个好人?你把他定性成什么人啊?他对喜嬷嬷好,就得对你们每一个人好么?他当初不喜欢你,不喜欢你的父亲,少不了是刁难你父亲一下,老五媳妇啊,孤跟你说,他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但是也绝对不是君子,他是当朝首辅,手握很多人的生杀大权,别随便定性他为好人或者坏人,人有很多种,尤其在他这个位置上,必要时候连亲人都能牺牲,更莫说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元卿凌解释,“我只是觉得在惠鼎侯的这个事情上,他明显有偏帮,且极力想要护着他。”

    “因为惠鼎侯能干。”太上皇叹气,“你以为这满朝文武,找个能干的人这么容易啊?惠鼎侯是可惜了,坏在这上头,褚大惋惜的是朝廷失去了一个可用之才,惠鼎侯是他培养了许久的人,正当大用的时候。”

    讲政治,元卿凌是真的不太懂。

    但是,太上皇的意思,元卿凌是明白了。

    对当朝首辅来说,一个对国家没有任何贡献的王妃受点委屈,比失去一个对国家真正有用的人,确实不值一提。

    这就是他的想法。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明知道一个人劣迹斑斑,却还是得重用。

    “你

    可以说褚大不仁不义,但是,他为北唐做了许多实事,每一位北唐安居乐业的百姓,都该感激他。”太上皇又道。

    元卿凌迟疑了一下,“那您方才说,他支持老五……”

    “老五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但目前,他还缺经历点风雨,你应该开心。”太上皇意味深长地道。

    元卿凌却开心不起来。

    所谓的风云,其实就是磨难。

    天下的女子,都希望自己嫁给一个大英雄。

    但是当真的嫁了之后,心愿就很平淡了,只希望他平安,健康,安好。

    至于能否建功立业,只要日子过得去,不是穷困潦倒得要饭,她觉得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是,这些话,元卿凌却不好在太上皇面前说出来。

    因为,据她所知,太上皇也是看好老五的。

    如今,三大巨头中,都是寄望老五。

    只要他们催动一下,这事就能成。

    她忽然就惆怅了起来,所谓的风云,到底是什么风云?以前觉得老五很能干,但是他们好了之后,总觉得老五没以前英明了。

    或许是耽误于儿女私情。

    她心虚地不敢看太上皇了。

    过了两日,孙王妃来了,为孙王寿辰的菜单来找她。

    元卿凌才想起之前孙王来府中几次,说是尝御厨的菜,是为他寿辰做准备的。

    她道:“二嫂,我有个疑问,二哥寿辰,不是早过了么?前几个月来说试菜,就是为了寿辰。”

    “你信他?他只是贪吃。”孙王妃没好气

    地道,“为了吃的,他脸面都不要了,还要什么生辰?”

    元卿凌失笑,“竟是如此?”

    孙王妃压低声音,“对了,你可知道齐王和齐王妃在闹和离。”

    元卿凌点头,“听过,袁妃就住在我的府中,这事是她告诉我的。”

    孙王妃一副透彻的神情,“这事,八九不成。”

    “怎么说?”元卿凌问道。

    孙王妃冷道:“褚明翠也不是傻的,她和离了出去,难不成还能找到老七这样的人?老七可是皇上嫡子,性子温柔,为人儒雅,她就是打着大灯笼都找不到这么好的人,她舍得放弃?我的脑袋给她作保。”

    元卿凌笑了,“可别太自信,兴许还就真的舍得了。”

    “除非你家老五说要她,否则,她离不了。”孙王妃笃定得很。

    元卿凌尴尬地道:“怎么又和我家那扯上关系了?”

    孙王妃语重心长地道:“你别怪二嫂多心,凡事多点提防没错,尤其这节骨眼上,要严防死守,好难怕缠女,老五和她是青梅竹马长大,有一份情谊在,缠第一次,或能严词拒绝,可若缠多几次,总有失守的时候,男人有时候也是信不过的。”

    元卿凌受教,“我知道,我会盯紧一点的。”

    “老五对你的心思是足的,可就是不知道人家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若脸面自尊什么都不要了,男人就容易感动。”孙王妃深深叹气,仿佛过来人一般。

    元卿凌听得这话,问道:“是

    不是二哥遇上什么缠女了?”

    孙王妃扬手,一副不屑说他的样子,“他这个人,除吃无大事,不是他,是老三。”

    “三哥魏王?”元卿凌一怔,“他怎么了?”

    魏王素来风评不错,和魏王妃崔氏也算是夫妻恩爱。

    他们夫妻二人有什么事?

    “去年有一个女子登门,说承蒙魏王夫妇救命之恩,愿意留在王府为奴为婢报答魏王的大恩,魏王妃便许她留下了,没想如今这女子有孕了。”孙王妃道。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