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来的时候,胸有说辞,如今见元卿凌不像今天在事故现场那样凶巴巴。便更加的理直气壮。

    他正欲振振有词地数落她的罪状,元卿凌却淡淡地道:“有事就说事。但是如果说堕湖一事,我劝你闭嘴。”

    他满嘴的罪状一下子被堵在了嗓子眼上,怔了一下。瞪着眼睛道:“为什么不能说?这事还没过去,你必须承认你的错误。还有向翠儿道歉。否则,这件事情我就闹到父皇的面前去,让父皇来论一论对错。”";

    元卿凌冷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没断奶吗?什么事都去找你父皇。找你母后,找你王妃,你没脑子吗?”

    齐王一下子火大了。这种人身攻击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她说自己没脑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本王是堂堂亲王,不容你三番四次地侮辱。”齐王怒道。

    元卿凌坐下来,神定气闲,“我也是堂堂亲王妃。你的嫂子。更不容你在这里放肆无礼。”

    齐王跳脚。“本王不是来跟你争论这些,堕湖一事,你今天必须给本王一个交代,否则本王……”

    元卿凌冷冷地地打断他的话,“否则你就要告到你父皇面前?”

    齐王有些难堪,怒道:“你休要拿话来恶心本王,本王之前看在五哥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今天在城外,你还反口攀咬诬陷翠儿,说是翠儿推你下湖,翠儿心善,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你怎么忍心要这样说她?你有良心吗?你简直不可理喻。”";

    元卿凌当下就笑了,“心善?你说的一定不是褚明翠,褚明翠就是一个擅长耍心机,恶毒的女人。”

    齐王的脸一下子铁青起来,指着元卿凌,“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就欺人太甚了?”元卿凌冷笑,“如果你承受不住我接下来说的话,你最好马上走。”

    齐王怒气冲冲地道:“你说,本王倒还要听你能说出什么更恶毒的话来。”

    他决意今日要跟元卿凌没完没了。

    元卿凌看着他,正色道:“你,心瞎眼盲,不辨是非,不思进取,不知所谓,男儿本有鸿鹄之志,你爱褚明翠不要紧,但是爱情和事业从来都没有冲突,没有女人会喜欢你这种围着女人转的男人,没有志气,没有骨气,你在褚明翠面前,就像是一条哈巴狗,褚明翠单手就能把你耍得团团转,你却像个傻子一样被她利用,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在现场,分明看到褚明翠没有多大的伤势,你放任这么多受伤的百姓不顾,不合时宜地跟我提什么堕湖的事情,纠缠不休妨碍我救治伤员,是为不仁。你受父皇深宠,不为父皇分忧,排解患难,是为不孝。你吃皇家俸禄,吃百姓血汗,却对百姓生死视而不见,是为不忠。现场救援的城门守将,京兆府上下官差忙得一塌糊涂,争分夺秒地救人,你袖手旁观一心只念着你王妃下巴那一道小小的血痕,至救治官兵繁忙于不顾,是为不义。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我打心底里看不起你!”";

    连珠炮似的一番话,气得齐王两眼直翻,“你……你竟敢这样说本王?”

    “我哪一句话说错了?你指出来!”元卿凌厉色道。

    齐王涨红着脸瞪着她,半响辩解不出一句,最后恼羞成怒地道:“本王跟你说堕湖一事,你跟本王扯那些做什么?本王没有大志也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说堕湖一事是吧?”元卿凌不怒反笑,看着他,“你过来,我跟你好好说说。”

    “你有话就说!”齐王怒道,“休要整这么多花样。”

    元卿凌站起来,手往袖袋里一拢,冷冷一笑,“好,我就跟你摆一下堕湖的事情。”

    御杖在手中一滑,暗扣摁下,御杖一节节地伸长。

    齐王盯着她,一步步退后,“你想做什么?你敢打本王,本王就告……”

    元卿凌一棍就抽了过去,照着他的头和脸劈打,狂怒至极,“告,告啊,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还跟我扯堕湖一事?堕湖一事,真相就是褚明翠推我下去,她自己跟着跳下去,我不谙水性,为了害死她,要连自己也一块淹死吗?你是傻子我不是,你没有脑子我有,我今天就打死你这枚糊涂狗蛋,褚明翠是什么人?她有整个褚家为她撑腰,而我不要命到怀王府害死她?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我那天当着你的面让她发誓,她不敢,为什么不敢?她心虚,可我敢,如果我那天有半点谋害褚明翠之心,有推她下湖,我元卿凌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番话,比方才痛斥他那番话还更急怒,一边骂一边打,这少说也打了五六棍。

    “本王杀了你……”齐王气得全身都火烧似的,但是,她手中拿着御杖,他也不敢再进一步,只是瞪着她,怒气焚烧,嘴里反复嘟囔着要杀了她。

    他实在没有想到,元卿凌竟然真的敢打他。

    太过分了,太野蛮了!

    元卿凌拿着御杖走过去,齐王一步退后,警备地看着她,“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退后,马上退后!”

    “汤大人!”元卿凌朝门口喊了一声,外头好几颗人头在看热闹呢。

    汤阳浑然不知地进来,“王妃您吩咐!”

    “给齐王备茶!”元卿凌道。

    “你别假好心,你是不是要下毒?你敢?元卿凌,你敢?”齐王怒喝。

    “坐下!”元卿凌指着椅子,心平气和地道。

    怒火**了一通,看他的头脸也都肿了,感觉自己下手有点重,应该都往身上招呼,而不是打脸。

    “本王不坐,你对本王动手,你这个凶女人,你让皇家为你蒙羞……”

    元卿凌耐心又一点点地消失,怒喝一声,“坐下!”

    齐王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蹦过去坐下,敌意地看着她。

    元卿凌看着他,道:“有些话,反复说,你听得不腻我自己也说烦了,这是最后一次说,你自己留个心眼,褚明翠心里没有你,她嫁给你是因为你是嫡子,你最有机会被封为太子,而最重要的是褚首辅有心要扶你上位,她是在利用你,如果你接受这份带着功利或者欺骗的爱情,我不能说你什么,但是麻烦你以后做事说话都带点脑子,不要为皇家丢脸,不要让皇家为你蒙羞,做一个正常的亲王该做的事情,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她深呼吸一口气,浑浊之气尽然消散,御杖一收藏在袖袋里,“好好喝茶,稳稳心绪冷静想想我刚才说的话,不奉陪了。”

    说完,她大步而出。

    六月新书看不过瘾:

    请戳六月老书链接: 《权宠悍妻》

    《妃医天下》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