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齐王缩了缩脖子,脸色土灰地控诉,“五哥你这么凶干什么?”

    宇文皓耐心尽失。吼道:“去不去?”

    “你先冷静下来,免得吓坏了翠儿!”齐王小声地说着。不过,却也慢慢地在前头带路。

    宇文皓深呼吸几口,才把窜起来的怒火给压下去。

    齐王却又道:“之前在城门外的时候。五嫂说她没有推翠儿下湖,反而诬陷翠儿推她。还说翠儿要害她。五哥,你回去得好好跟她说说,我是看在你的份上。才不追究这件事情的。”";

    宇文皓大步往前走。叫住了一个下人,“去把齐王妃请到偏厅。说本王找她问话。”

    下人怔了一下,看向齐王,齐王只得道:“去吧!”

    下人领命而去。

    宇文皓不搭理齐王。与徐一转身去了偏厅等候。

    齐王亦步亦趋地追上来,还不忘申诉。“五哥,这事你得处理好,我护着翠儿你不给,你护着五嫂也没道理是不是?”

    徐一见宇文皓全程黑脸。也忍不住了。道:“王爷您就先少说两句吧。先等处理了这事再说行不行?”

    齐王看了徐一一眼,徐一给他打了个警示的眼神,然后指了指宇文皓。

    齐王到底还是敬畏宇文皓,虽还是不满,却也不敢再说了。

    在偏厅等了一会儿,便见褚明翠带着侍女来到。

    她下巴处的伤口包着,罗裙宽松,却更显得**盈盈一握,脆弱娇柔。

    侍女扶着她进来,她神情憔悴,眼睛红肿。

    见到宇文皓,她未说话,便先又红了眼圈,哽咽道:“皓哥哥来了?”

    宇文皓瞧着她,“伤势可好些了?”

    褚明翠轻声道:“没什么大碍了。”

    “还说没大碍,都吓得不行了。”齐王疼惜地上前扶着她坐下,“你放心,五哥这一次来,是奉父皇的命循例过来问几句,你就如实回答便行。”

    褚明翠微微点头,坐下来便马上问道:“那些伤者如何?要紧吗?”

    宇文皓道:“有几个伤势比较严重的,已经有大夫在诊治,目前,情况最严重的是红灯郡主,皇叔已经请了御医,幸好也是止血及时,想必,没有性命之危。”

    褚明翠垂泪道:“如果红灯有什么事,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宇文皓道:“你既定是今日派粥,而且一大早就有人再准备和张罗了,为何到中午还迟迟不发?且为何皇婶婶和红灯还有梁夫人她们也一同来了?”

    褚明翠微微哽咽,“本来早就要派了,但是,我觉得若只是派粥,也填不饱肚子,便叫人去定了几百份包子,这包子耗时需久,一等便到了中午,至于皇婶和梁夫人她们是因知道我要派粥,想一同跟着我来看看,她们也是心善之人,想为百姓做点事,却没想到……”";

    褚明翠掩面,抽泣起来,哭声呜咽惨痛,叫人听着心酸心疼。

    齐王很心疼,想伸手抱着她,但是碍于宇文皓和徐一在此。

    宇文皓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听着,等她哭了两声,才道:“派送包子,是临时决定?”

    “是的,早上的时候才决定的。”褚明翠抽泣了一会儿,才稳住情绪继续回答。

    宇文皓不解,“你既然早就定下今日派粥,为何不早一些筹划包子的事情呢?就算是临时决定的,多找几个摊主,几百只包子也不需要到中午啊,而且,我看了现场,只有十屉包子,总共一百五十只,也是一个时辰不到便可做好的。”";

    褚明翠怔了一下,带泪的眸子有些愕然,定定地看着宇文皓。

    她的心底,笼上了一层悲伤还有愠怒。

    他来,是真的调查?还是只奉命过来问几句?

    若是后者,压根不需要问得这么详细。

    若是前者……他真的变了。

    她伸手扶住额头,泫然欲滴,“我头有些痛,这些事情,我都是交代底下的人去做的,皓哥哥,你问问他们去吧,我今天实在是……我心里难受,心里也很乱。”";

    齐王连忙就道:“五哥,都说这包子是临时起意的,又不是早就决定,就算一百五十只包子安排不妥当,也没人想过会出这种事情啊,翠儿是一片好心。”

    宇文皓看着没出息的齐王,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了,道:“那好,具体情况,我已经了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褚明翠垂着眸子,面容素淡,轻声道:“楚王慢走。”

    这一声楚王,带着几分凉薄冷漠,浑然不是往日亲切的皓哥哥。

    宇文皓脸上仿佛没有任何的表情,起身走了。

    齐王追了出去。

    “五哥,方才的话还是说清楚了比较好。”

    宇文皓看着他那张堪称无理取闹的脸,道:“好,你既然要说,那就说清楚,你想怎么说?”

    齐王一脸不高兴地道:“当初你说让我算了,但是,她毫无悔改之心,这事就不能算,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就算她有御杖我也不怕,皇祖父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果这件事闹到皇祖父的跟前,皇祖父也不会帮着她。”";

    “要给一点教训?好,你说说,怎么教训?揍她一顿?”宇文皓仿佛全然不生气,云淡风轻地问。

    齐王想了一下,打女人似乎真的不是太好,“训斥一顿也要的吧?之前你说她不来赔罪,可我回来想了想,觉得她还是应该要赔罪的。”

    宇文皓点点头,“对,你说得对,但是我估计她不会来跟齐王妃道歉,要不,你今晚抽空去一趟楚王府?她跟你道歉的话应该是愿意的。”

    “跟我道歉?跟我道歉有什么用?还是得跟翠儿道歉才行。”齐王道。

    “那就不可能了,要不,你去见了她,然后回来跟齐王妃转达一下?”宇文皓说。

    齐王觉得确实如此,如果她坚持不跟翠儿道歉,那也没办法勉强,可这件事情得说明白,不能让她一直诬陷翠儿,今日说翠儿推她,明日就得说翠儿杀她了。

    “那好,我安抚一下翠儿,马上就过去。”齐王道。

    宇文皓和徐一转身出去了。

    策马之后,徐一飞快地追上去,“王爷,真叫齐王过去?王妃会跟齐王道歉吗?”

    “绝对不会!”

    徐一一怔,“那……”

    宇文皓扬鞭,策马而去,“也总得试试那御杖好使不好使!”

    六月新书看不过瘾:

    请戳六月老书链接: 《权宠悍妻》

    《妃医天下》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