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元卿屏算个什么东西?他是鬼迷心窍了才会看上她的,幸好,还没来得及跟母亲说。

    顾司愤愤不平。为自己脆弱少男心。

    元卿屏则是一脸的懵逼,这人怎么回事啊?问他是哪位也不说。似乎还带着怒气走了,怎么?还不能问问了?

    元卿凌问道:“顾司怎么了?看着有些生气。”

    元卿屏诧异,“顾司?他就是顾司?御前侍卫长?”

    “副的。你们见过的啊,之前你来王府的时候。他来过。”

    元卿屏这才想起来。确实是见过了。

    不过当时心头一片凌乱烦躁,哪里记得?

    只是这人也忒小气了点儿,不就是不记得他是谁。至于生气吗?

    看来。男人也都是一个德行,以为自己了不起就得所有人都知道他。

    马车回了王府。元卿凌在绿芽和嬷嬷的紧盯之下,吃饭,睡觉。

    王府是用来养猪的。她现在是宇文皓的掌上明猪。

    城外的事情,宇文皓在控制基本局面之后。便入宫禀报了明元帝。

    恰好,褚首辅也在御书房,听得说褚明翠举办的派粥活动出了问题,褚首辅的脸沉了一大半。

    明元帝发话。道:“先安置好伤者。再查明白事情的真相。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宇文皓道:“是。”

    宇文皓告退出去,褚首辅也跟着出去。

    “王爷!”褚首辅与他一同走着。

    “首辅有事?”宇文皓问道。

    褚首辅轻轻叹息,“出了这样的事情,老夫心里也是很愤怒,齐王妃办事实在是太不妥当了。”

    宇文皓道:“意外很难控制,只是,虽是一片慈心,也得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一次的意外,其实就是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时间把控不好,早早便有人来排队,粥也熬好了,大家饿着肚子等,等得太久,便容易引**乱,再者,现场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维持秩序。”";

    褚首辅道:“王爷是知道她的性子,她是善心,可惜着实也没什么经验。”

    “是的!”宇文皓神色未明。

    褚首辅蹙眉轻叹,“本是多好的事情啊,怎就弄成这样了,真是好心办坏事,王爷既然奉旨调查此事,那就请王爷好好调查吧,毕竟是犯了错出了乱子,只是王爷也知道,她本心是好的。”";

    宇文皓点头,“是的。”

    褚首辅见话说到这份上,他也没表态,便知道多说无益,道:“王爷,老夫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首辅慢走!”宇文皓说。

    褚首辅走了两步,忽然又站定**回头看着宇文皓,深陷的眼窝里,光芒淡淡,“王爷,少年情谊,难能可贵,老夫知道王爷素来是个重情义的人,曾辜负过,辜负的债,总是要还的,日后也可相互不怨恨。”";

    从褚首辅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宇文皓心里是讶异的。

    先是说她是好心,继而不断提起他们的年少情意,目的也很明确了,是要为褚明翠求情。

    褚明翠这事,其实牵连不到褚家,顶多是牵连到老七。

    所以看着是为了褚明翠求情,其实是为了老七。

    他……要拥护老七争夺太子之位了?

    虽然说,他帮着自己的外孙,是应该的。

    但是,这么早就表态,失了几分沉稳,倒不像是褚首辅的作风。

    且当着父皇的面追出来说,还是以辜负的名义来要挟绑架,是否有些……急了?

    宇文皓看着褚首辅,道:“首辅放心,此事一定有一个公平的解决。”

    说完,他先拱手离去了。

    事情其实很明确,不需要调查太久。

    京兆府的人问明白了在场的城门守将,还有抽问了一些百姓,当然了,睿亲王妃和梁夫人都在场,要了解整件事情一点都不难。

    最后,还得去问褚明翠。

    宇文皓本来不想亲自去,但是,褚明翠的身份是齐王妃,老七又是一个护妻狂魔,换做其他人去,只怕问不到两句就被老七赶走了。

    所以,他带着徐一亲自去了一趟王府。

    来到齐王府,齐王亲自出来迎接,一脸的担忧惆怅。

    “她自打回来之后,就一直躲在房间里垂泪,她很伤心,总说是她害了那些百姓和乞丐,本想给他们一顿饱饭,结果害得他们受伤吃苦,我怎么劝,她都不听,内疚得不得了,五哥你来得正好,你的话她听得进去,帮我劝说几句。”";

    徐一跟在两人身后,听了齐王的话,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就算他徐一脑子有点残缺,也知道这一次的责任重大,王爷是来调查的,齐王竟然还让他安慰罪魁祸首。

    齐王,您这到底是单纯还是愚蠢呢?

    宇文皓道:“我来是问几句话的,至于她内疚或者是伤心,我也安慰不了,毕竟,事实已经造成了,想办法补救就是。”

    “五哥你这话我听着怎么那么无情呢?”齐王有些不高兴了,“造成这样的局面,她也不想的,她比任何人都伤心难过,且她自己也受伤了啊。”

    “所以,现在我们是要想办法解决。”宇文皓强调。

    “解决?我看你是来问罪的吧?算了,你也别进去了,免得让她更难受。”齐王站定了脚步,淡淡地道。

    宇文皓无奈地看着他,“老七,我是奉旨前来的。”

    他不是来串门的,好吗?

    齐王冷了脸,“你别拿父皇来压我,你如果怕被父皇责骂,我去跟父皇说。”

    宇文皓觉得自己亲自来是对的,如果是其他人来,只怕连齐王府的门都进不了。

    “老七,只是问一下情况,具体我都掌握得差不多了,循例也得问她几句,你别这么紧张。”宇文皓说。

    齐王道:“既然情况你都了解得差不多了,那问不问她也不打紧,何必还来给她添堵让她难受呢?五哥,她好歹喊你一声皓哥哥,看在这点的份上,你也不该难为她啊。”";

    宇文皓看着他那张紧绷寒冷的脸,差点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要一拳挥过去。

    都是一个爹生的,他怎么脑子里就多了一壶水呢?

    他脸色沉了下来,怒喝一声,“咋那么多话?前头带路,今天见不着你王妃,本王先把你这个齐王府给砸了!”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