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元卿凌清洗着小乞丐的伤口,见他喋喋不休地妨碍自己,不禁脸色**。“如果不放心她,马上带她入宫找御医。”

    “你先给她看看。我怕她伤着肚子了。”齐王说着,担忧地回头看了一下眸光呆滞的褚明翠。

    她还没试过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

    也不知道是伤着哪里了。

    元卿凌回头看了褚明翠一眼,淡淡地道:“我不是妇产科的。不懂得这些,别妨碍我。”

    褚明翠仿佛魂魄才归位。不由得沉冷地看了齐王一眼。“我没事,王爷千万不要乱说。”

    但是,她脑子里却忽然灵光一闪。

    父皇这一次一定会追究责任。但是如果说她怀上了呢?

    这个月的月信迟了好几天。前两天故意入宫去探望姑母,顺带叫御医过来请脉。

    御医说似乎是滑脉。但是又不像,有可能是日子太短,还没表现出来。等过几天再诊断一次。

    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如果真的怀上了,父皇是断舍不得责罚她了。

    元卿凌没搭理他们。继续为小乞丐治伤。

    小乞丐躺在地上,脸上虽有痛苦的神情,但是,他也有满足。

    他捡了两个包子。一口一个。都往肚子里塞了。

    他从没试过有这么饱的时候。

    “痛吗?”元卿凌为他夹出伤口里的木刺。旁边还有滚烫的粥造成的烫伤,红了一大片,肮脏破败的裤管往上拉,**到膝盖处,也是滚粥的烫伤。

    烫伤是很痛的。

    小乞丐摇头,他看着元卿凌,有些好奇,也有些惶恐。

    元卿凌弄好伤口,开始为他涂抹烫伤膏。

    齐王看到这一幕,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褚明翠拉着他走,他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元卿凌一句,“五嫂,你难道不害怕吗?”

    元卿凌倏然站起来,站在齐王的面前,厉声问道:“齐王,你五哥呢?”

    齐王被她忽然的激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看到五哥还在处理伤者,便道:“五哥在救人。”

    “那你他妈的在这里做什么?”元卿凌气得口吐恶言,“我已经快忙疯了你没看见吗?周边那么多伤者,就不会去给他们包扎止血一下?实在你心里没有半点恻隐怜悯之心,只顾着你家媳妇有没有事的话,那就抱着你家媳妇滚蛋,别妨碍大家救人。”";

    齐王仿佛被雷劈了一样。

    元卿凌**似地喷了好一会儿,齐王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五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地痛斥了一顿。

    恼怒,羞辱,涌上心头,身为皇子,且是嫡出的,哪里受过这般奇耻大辱?

    当下怒道:“元卿凌,你竟敢这样说话?你上次推翠儿下湖的事情,我看在五哥的份上没有和你计较,你现在是越发嚣张了是吗?”

    元卿凌看着褚明翠,“我推你下湖了吗?你是这样跟他说的?要不要对天发誓,说你没有拖我下湖更没有在湖里压我的头要淹死我?你发誓,以你全族的声誉发誓,以你腹中孩儿发誓,以你这条命发誓,只要你敢发誓,我就给你赔罪,是我错了。”";

    褚明翠看着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楚王妃,此事已经过去,我不与你计较。”

    说完,她对齐王道:“我们先回去吧。”

    齐王心性幼稚,道:“发誓,你就发誓,且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褚明翠眼底隐隐有些不耐烦了,“我腹痛,不想和这些人计较。”

    齐王听得说她腹痛,当下紧张得不得了,“好,我们不跟她计较,我们走。”

    周边许多人,在刚才元卿凌发火的时候都纷纷看了过来。

    小乞丐也这才知道她竟然是楚王妃,吓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连元卿凌为他弄伤口,他都不敢,一个劲地缩着。

    元卿凌横眉竖眼,“不许动!”

    小乞丐当下一动不动,像石头一样,大气不敢喘一口气。

    他也不敢再看着元卿凌,眼神无处躲藏,十分惊慌,又说不出的激动。

    “好,明天过来楚王府找我,我再给你上药。”元卿凌把他的裤管拉下来,其实也遮蔽不了什么,裤子烂得很了。

    小乞丐颤声道:“好,多谢……多谢王妃。”

    元卿凌知道他不会来,便给了他几颗药,交代道:“这药,一天吃一次,五天的量,至于这两颗,是退烧药,你如果觉得自己发傻,就马上吃一颗,知道吗?”

    小和尚慢慢地伸出手,那手又黑又瘦,像枯枝一样。

    元卿凌把药给了他,转身又去治疗其他伤者。

    救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逍遥侯府来了人,睿亲王也亲自过来接王妃和红灯郡主。

    睿亲王妃没有走过来与元卿凌打招呼,但是却冲她微微点头致意,算是感谢她救了红灯。

    现场渐渐在可控范围之内。

    宇文皓严令,无关人等,马上撤离。

    这个无关人等,包括了元卿凌。

    “我……”元卿凌想据理力争。

    宇文皓直接一手抱起她丢上马车,对元卿屏和绿芽道:“带她回府,盯着她喝水,吃饭。”

    “不,我这还能……”元卿凌掀开帘子,药箱里还有药,主要是这样。

    “闭嘴!”宇文皓落下帘子。

    “是,姐夫威武!”元卿屏确实真怕了,大姐真是疯了,竟然还一直往里头冲,那都是男人干的活。

    不过,大姐刚才也很英勇。

    她觉得自己忽然有点佩服大姐了。

    “元**,你们也在这里?没事吧?”

    元卿屏正欲上马车,便听得一道清越的男声响起。

    回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穿青色锦缎衣裳,腰间挂着玉牌的俊美男子笑盈盈地看着她。

    此人好脸熟。

    “您是?”元卿屏实在是记不起来,不禁问道。

    顾司**微微**,自己都听到某些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一直以为,他们见面的那一次,哪怕是惊鸿一瞥,都应该是刻骨铭心的。

    他会想起她眸色清澈地扫过来那一瞬间,那一记眸光也定有深意。

    他在期待见到她。

    相信她也是,深信不疑。

    他暗地里想了她好多个夜晚。

    想必她也是,可能比他更甚,毕竟女孩子的自控能力都很差。

    但是,天杀的她刚才在说什么?问他是谁?

    顾司转身就走,没有直面残酷现实的勇气。

    他不能接受,一直都是他自作多情。

    六月新书看不过瘾:

    请戳六月老书链接: 《​权宠悍妻》

    《妃医天下》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