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元卿凌卷缩着**,鼻音重重地道:“你要骂就骂,但是不能打。你敢打我,我跟你拼命。有言在先,我没有推她下湖,是她神经病拖着我下去还使劲摁着我的头不许我浮起。我不得已才拿簪子伤她的!”

    她吸吸鼻子,万分委屈。怎么会遇上个疯婆子的?

    “我知道你不会信我。你讨厌我,我呼吸都是错的,你喜欢她。她脚臭你也觉得香……”

    宇文皓一手扯开她的衣裳。双手剥着,“闭嘴!”

    元卿凌眼圈发红。发狠地道:“又打我?你又想打我?我跟你同归于尽!”

    说完,扑过去缠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下去。

    “你这个疯子!”宇文皓大怒,伸手一**。脖子已经渗出了血珠子,他脱了外裳丢给她。“本王什么时候要打你?你全身**,脱了穿本王的外裳。”

    “你不可能这么好心!”元卿凌看着他脱下来的外裳,斩钉截铁地道。

    “是啊,本王还要弄死你呢。”宇文皓怒极。俊脸都被她气得扭曲狰狞。

    元卿凌擦了一下脸。讪讪道:“那你说就是了啊。为什么撕我的衣裳,你哑巴了?”

    宇文皓干脆不搭理她,转头过去。

    元卿凌鼻子发痒,连续又打了几个喷嚏,确实是冷。

    她慢慢地脱了衣裳,“你不要看我。”

    “鬼才看你。”宇文皓冷道。

    元卿凌飞快把外裳套在身上,裹着身体后把换出来的衣裳拿起来,掏出药箱取出一粒维C吞下去,再把衣裳一扭,擦着湿哒哒的头发,“是我误会你了行吗?我以为你不信我。”

    宇文皓依偎在靠背上,没做声。

    元卿凌看着他,“你相信我没推她?”

    宇文皓没做声。

    元卿凌吐吐舌头,沉默是金。

    此番真在意料之外啊。

    元卿凌擦了一会儿头发,便放下了湿衣裳,问道:“怀王病情如何?”

    他道:“不好。”

    “不好是有多不好?”

    “很不好。”他脸色沉郁。

    他侧头看她,“你那个箱子,有给他治病的药吗?”

    元卿凌为难地道:“他的病,不是那么好治。”

    “是的,不是那么好治。”他说着,闭上眼睛,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也不过是顺口那么一问,他知道痨症无法治愈的。

    元卿凌迟疑地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别难过了,生死有命。”

    他眸光直直,“是本王害死了他。”

    元卿凌吃惊,“此话怎解?他的病和你有什么关系?”

    宇文皓低声道:“三年前,本将从战场回来,带了三个老将和他一同喝酒,却不料,其中一人有痨病,当时谁都不知道,连病人自己都不知道,那顿酒之后没多久,老六就病了。”

    肺结核是传染性极高的病,飞沫就能传染,一同吃酒,谈天说地,觥筹交错,口沫横飞,染上也不奇怪。

    “四个人,就他病了,本王与其他两员老将都没事。”

    元卿凌嗯了一声,“概率,不是说一起喝酒就全部人都会染上。”

    “什么?”

    “我说怀王真倒霉。”元卿凌表现出恰如其分的难过,只是被一个喷嚏破坏了伤感的气氛。

    “你内裳**了为什么不脱了?”宇文皓蹙额道。

    她揉揉鼻头,“算了,在马车里也不方便,很快就到家。”

    “装什么矜持?又不是没看过。”

    “我也不是怕你看。”横竖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宇文皓哼了一声,继续闭上眼睛。

    “我有点想吐。”元卿凌忽然觉得一阵恶心,“刚才那些湖水好臭啊。”

    挣扎的时候,搅动了湖底的淤泥,湖水混夹了泥土,她喝了两口,褚明翠也喝了。

    如今想想,为了陷害她,褚明翠牺牲真大。

    宇文皓拍拍自己的肩膀,“靠过来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

    忽然这么温暖,元卿凌有些不习惯。

    但是,在**颠簸的马车里,有人可以依靠一下,也是不错的。

    她扬起笑脸,感动地道:“谢谢。”

    把头慢慢地靠过去,正要枕落他的肩膀,他却忽然往边上移开,元卿凌扑空,**倾倒,脑袋磕在坐垫边沿的硬席子上。

    宇文皓冷道:“让你咬我。”

    元卿凌气极了,坐直身体,揉着脑袋,“你太小气了。”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有仇必报。”

    “睚眦必报。”本来在水底就被褚明翠一直压着头,现在他还故意作弄她磕下去,真没品。

    宇文皓见她一直捂着脑袋,才想起她头上的伤,便拉她过来压在自己的腿上,“看看你的伤口。”

    元卿凌挣扎了一下,宇文皓一敲在她的背脊骨上,“别动。”

    元卿凌脸埋在他的腿中间,这姿势……

    修长冰冷的手指拨开她的头发,看到伤口有被积压过的痕迹,指印十分清晰,伤口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应该被人用手压着头的时候被指甲划伤了几道,曾渗点血沫子。

    元卿凌往外边挪了一下头,呼吸了一口,又被他压了回去,“别动,给你擦一下伤口边沿的污泥。”

    湖水确实很脏,头发和伤口边沿都有污泥,还散发着阵阵淤泥的臭味。

    元卿凌哭笑不得,她的右脸抵住的那个部位,是不是在慢慢地隆起?

    他拿着湿衣裳为她慢慢地擦拭着,动作很小心,轻柔,且是确定头发彻底**,擦着的时候不会扯动发根才动手。

    元卿凌慢慢地停止了挣扎,就这样乖巧地伏在腿上,一手垂下,另外一手无处安放,只能慢慢地,吞吞地,揪住点儿衣裳攀爬上他的腰,然后,放在那里一动不动。

    脸枕在那个地方确实挺不舒服,她稍稍挪动了一下,让空气能顺利进入口腔。

    就那么一个细微的动作,正在专心擦拭伤口边沿的宇文皓动作凝固了一下,眸色略深沉。

    元卿凌感觉到那地方越发的温热和鼓胀,她连忙挣扎起身,“好 了,谢谢。”

    宇文皓放开她,清清嗓子,“嗯。”

    气氛有些尴尬,元卿凌手指绞着衣裳,往一边躲去,右边的脸仿佛还有温热的感觉,不知道是她的脸热还是因为其他。

    宇文皓看了她一眼,她头发凌乱,脸如飞霞,绯红中透着极致的美,眸光飘忽,睫毛闪啊闪的,染了些许的水雾,仿佛蜻蜓翅膀上的湿润。

    **优美的唇微微开启,贝齿微露,唇瓣丰盈**,虽被惊吓一顿失去鲜艳色泽,泛着苍白,可纵然这样,也是透着惊心动魄的蛊惑。

    他脑袋完全无法运转,唇干舌燥,只觉得**一阵阵的火钻了上来,烧得心头发热。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