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孙王气愤地看着满桌的空盘子,这一不小心又吃光了,心头涌起浓浓的罪恶感。痛斥元卿凌,“叫你只准备三道菜。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你这是铺张浪费,蚕食百姓的骨血,你这这个吸血蛀虫。”

    骂完。捧着肚子忿忿艰难地离去。

    元卿凌无端被骂了一顿,懵了一下。道:“谁叫他吃这么多啊?”

    又不是她吃得最多。为什么她是吸血蛀虫?难道不是他吗?

    她看向宇文皓,“你二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宇文皓一脸神定气闲,“是。”

    那行。不跟脑子有问题的人置气。

    其嬷嬷出来禀报道:“齐王和齐王妃已经走了。命老奴告知一声。”

    元卿凌随口问道:“齐王妃没大碍吧?”

    其嬷嬷道:“御医说齐王妃只是心火旺盛,急火攻心一时不适。回去调养一下就无事了。”

    元卿凌看向宇文皓,宇文皓起身走了出去,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元卿凌耸耸肩。装!

    她命其嬷嬷收拾些东西回去喂多宝,在院子里跟多宝玩了一下。就见汤阳进来道:“王妃,王爷说让您休息去。”“休息?我不累啊!”元卿凌跟多宝闹得有些热,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不累啊?”汤阳微笑,“王爷说若不累的话。请王妃抄一百遍金刚经。”

    元卿凌垂下手。“说起来有点累了。那我便先进去休息一下,烦请汤大人转告王爷。”

    “好!”汤阳静静地笑着。

    元卿凌进去趴在床上睡觉,其实真不累,但是药吃多了,人还是会容易困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汤阳回书房禀报了宇文皓,“王妃休息去了。”

    “这么听话?”宇文皓眸子不抬,在练着字。

    “王爷计策好使,王妃不愿意抄佛经。”

    “就知道!”宇文皓放下笔,看了一下自己写的字,摇头道:“最近心烦气躁,写的字也不如意。”

    汤阳道:“王爷对王妃关心了许多。”

    “她如今奉旨养伤,本王岂敢不遵旨?”

    扯得一嘴好借口。

    “今日齐王妃……”汤阳犹豫了一下,看着宇文皓,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说下去。

    宇文皓淡淡地道:“以后少提齐王妃,本王不想过问六弟的家事。”

    “是!”汤阳就想听这个答案,很是安慰。

    汤阳转身出去的时候,觉得日子无比的优美,虽说以前很不喜欢王妃,但是王妃的改变他看在眼里,其实不若之前那么恶劣的。

    贤妃命人送了些补品来给元卿凌,让元卿凌补身养伤。

    元卿凌在睡梦中被叫醒,聆听宫里姑姑带来贤妃的“问候”,话里话外,让她谨言慎行,别丢了楚王府的面子,更别丢了她贤妃的面子。

    元卿凌接下来几天,都在府中养伤,哪里都不去。

    孙王每天都会来,他也渐渐地和元卿凌混熟了,因为元卿凌有一样很对他的胃口,那就是也喜欢美食。

    元卿凌其实不是特别喜欢吃,但是,在这个时代的女人中,她算是能吃的,而且吃相相对豪迈。

    孙王说女人吃饭一般像小鸟喂食,吃几口就饱,以纤瘦为美的审美观点,让女人总是吃不饱饭。

    今天元卿凌命御厨准备了几道菜,孙王迟迟没到,往日早早便抵达,今日过了午时,还没见他来。

    元卿凌想着他可能吃腻了,又或者再立决心减肥,便把饭菜分了下去,让嬷嬷和绿芽吃了。

    她这两天也吃得有点腻,胃口不大好,将就喝了碗粥便遛狗去。

    孙王下午的时候才来,显得无精打采。

    元卿凌坐在石阶上,多宝躺在她的脚下,一人一狗暖暖地晒着太阳,孙王进来的时候,就顺势坐在了石阶的另外一头,托腮,沉思,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怎么了?”元卿凌问道,“又减肥了?”

    “不是!”

    “饿了?那我叫人给二哥做点。”

    “吃不下!”

    元卿凌诧异,吃货吃不下饭?事情比较严重啊。

    “怎么了?”元卿凌拍了拍多宝的头,让它到一边去。

    多宝拖着慵懒的身体,慢悠悠地走开。

    孙王侧头看着她,“老五没说吗?老六可能快不行了。”

    老六?元卿凌这才想起那可怜的怀王,宇文怀。

    他和宇文皓是同年出生的,宇文皓比他大月份,鲁妃所出,两年前得病,赐府之后,就没踏出过他王府大门一步。

    “他……到底是什么病?”元卿凌问道。

    “痨病!”

    “痨病?肺痨吗?”

    “嗯!”

    元卿凌笑了,“这痨病能治,又不会死人,怎么就不行了?”

    孙王看了她一眼,“你能耐啊,痨症都能治,御医可没你这么能耐。”

    元卿凌一怔,忽然想起在抗生素出现之前,肺痨算是绝症,只能等死。

    “情况很严重了吗?”元卿凌问道。

    孙王怏怏地道:“父皇已经命人准备他的后事了,本王看到内府连棺木都准备好,今年年初,父皇也派人到皇陵为六弟修陵,如今,只怕已经修好了,以后,六弟就要住在寝陵,兄弟相隔百里了。”

    元卿凌听了这些话,觉得其实对怀王来说挺残酷的。

    人都还活着,便用好几个月的时间去为他准备后事。

    那他这几个月,大概都一直活在将死的阴影里吧?

    元卿凌见他神色哀伤,宽慰道:“也不必太伤心,迟早,兄弟还是可以在九泉之下团聚的。”

    “……”孙王看着她,“你狗嘴里就不能吐颗象牙吗?”

    “人都是要死的。”元卿凌幽幽地道,她也死过一次了。

    孙王站起来,“话不投机,算了,本王……吃一顿吧,去吩咐御厨,本王要吃大荤的,还要喝酒。”

    “不是说吃不下吗?”元卿凌抬头看他。

    “吃不下也要吃,像你说那样,人都是要死的,可人也都是要吃饭的,既然死是避免不了,吃饭也避免不了。”

    元卿凌不禁佩服,他是任何事情都能和吃的联系到一起,不过,这个是中国人的天性,什么事情都要吃一顿。

    出生,满月,周岁,考上大学,结婚,死人,都免不了是要吃一顿的,不仅自己吃,还要叫上亲朋好友一起吃。

    “御医怎么说?”元卿凌问道。

    “御医?关键时候,屁用没有,父皇也说了,治不好,一个个砍脑袋。”

    元卿凌吓了一跳,“砍脑袋?”

    “一个个束手无策,不砍了留着何用?”

    “大夫也不是神仙,不是说什么病都能治好的啊,当初太上皇的病,御医也是束手无策的。”

    “所幸太上皇无事,否则还真要掉几颗脑袋。”

    元卿凌不禁惊悚,为皇家人治病真是高危工作啊。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