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作者:六月

    宇文皓回了府中,越想越不对劲。

    他看到她用针扎皇祖父,不知道往里头注入了什么东西。是毒还是其他,不可知。

    虽然皇祖父稍稍好转。但是,那毒液既然会使得他失去神智,也有可能会对人造成其他的影响,例如控制。

    元卿凌本是不懂得这些的。莫非是谁在背后教她?

    是她的父亲静候元八隆?

    他没有这个胆子,元八隆只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

    宇文皓想到了比较严重的后果,元卿凌是他的王妃,她对太上皇做的一切。若被揭穿,他必定会成为幕后指使,无人相信他置身事外。

    他越想越不安。便命汤阳传了绿芽和其嬷嬷过来。

    她们二人近身伺候元卿凌,她有什么异常举动,应当瞒不过其嬷嬷。

    绿芽本是陪同入宫的。但是出宫的时候却被告知元卿凌要留在乾坤殿侍疾。回来告知其嬷嬷,其嬷嬷也大为吃惊。

    听得王爷传召。二人连忙便去了。

    “王爷!”进入书房内。二人福身行礼。

    宇文皓看了其嬷嬷一眼,想起她孙子的事情。便顺口问了一句,“火哥儿怎么样?”

    “谢王爷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宇文皓有些意外,“看来,利大夫医术不错。”

    “是……是的!”其嬷嬷犹豫了一下,道。

    宇文皓善察人心,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其嬷嬷有事瞒着本王吗?”

    其嬷嬷一怔,连忙道:“不敢!”

    “你自小在本王身边伺候,对本王忠心耿耿,想必,任何事都不会瞒着本王的。”宇文皓声音清冷,面容冰寒。

    其嬷嬷心中一寒,连忙跪下,“老奴有罪,老奴并非故意隐瞒。”

    宇文皓眼角微扬,眸中闪着寒芒,“说!”

    其嬷嬷只得道:“回王爷的话,火哥儿不是利大夫治好的,是王妃治好的,只是王妃叮嘱老奴不可对人说起此事。”

    汤阳在一旁诧异地道:“王妃?王妃什么时候懂得医术?当时王妃还对火哥儿用了刀子,因此被王爷责罚了三十大板。”

    其嬷嬷把那晚火哥儿说的话和火哥儿情况危急后的事情和盘托出,然后惭愧地道:“是老奴误会了王妃。”

    宇文皓与汤阳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有震惊之意。

    “本王问你,可曾见过她有一个箱子?那箱子……”宇文皓忽然怔住了,当时进入帐内,她是没带着箱子的,但是进去之后,那箱子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后来在侧殿见她,那箱子又没跟在她的身边了。

    “有一个箱子!”绿芽连忙道,“那箱子里头装的都是药,只是那些药,奴婢都不曾见过的,那箱子以前也不曾见过的。”

    宇文皓再问道:“最近有什么人来找她?或者她出去找过谁?”

    其嬷嬷摇头,“自打王妃嫁过来,就很少有人来看望,且她近这几个月也没回过娘家。”

    汤阳也道:“确实,王妃出入,门房都有纪录,属下看过王妃最近一次回娘家是三个月之前,去了半日就气呼呼地回来了。”

    其嬷嬷觉得方才背叛了元卿凌,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且想起她的情况也甚是忧心,便道:“自打王妃被杖打之后,便一直没有出门,王爷吩咐奴婢们不必去管她,因此,她的伤也都是自己处理的,服下紫金汤之前,是高烧着,如今紫金汤的药效应该是退了,不知道她在宫里,是否能撑得住。”

    宇文皓想起她喂皇祖父喝粥的时候,是强撑着痛楚,浑身发颤,那时候紫金汤的药效已经退了。

    他倒不是担心元卿凌,只怕她殿前失仪,祸延王府和母妃。

    汤阳沉默了一下道:“王爷,其实三十大板,确实是严厉了一些。”

    寻常小厮,三十大板下去,也得歇几日才能起来。

    若虚弱一点的婢女,只怕连命都丢了。

    王爷是真的恨极了元氏。

    宇文皓冷冷地道:“她做的那些事情,便是要了她的命都不过分。”

    若不是怕牵连母妃,或再损了皇家的颜面,他早就把元卿凌休弃出门了。

    其嬷嬷鼓起勇气道:“王爷,老奴觉得,王妃仿佛前后变了一个人似的。”

    宇文皓抬眸看着其嬷嬷,心中咯噔一声,“怎么说?”

    其嬷嬷道:“王妃以往便是处于劣势,也是盛气凌人的,可那日救火哥儿,她的态度,说话的语气……她竟跟老奴说对不住,这老奴以往是想也不敢想的。”

    其嬷嬷的话,其实印证了宇文皓心底的猜想。

    想起入宫之前,她用头来撞他,从牙缝里迸出的那句话,“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别欺人太甚。”

    她从不会这样说话,因为她自知理亏,因此在府中,只敢对下人嚣张跋扈,在他面前是从不敢这般放肆的。

    但是,今日她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

    还有在侧殿她的反抗……

    脑海中,浮现出她决然冷毅的脸,回荡着她在侧殿里说的话。

    他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皇后的明凤殿内。

    齐王进来问安之后,便先去探望一下八弟宇文禄,留下褚明翠与皇后在殿内说话。

    褚明翠是皇后的娘家侄女,齐王一走,褚明翠便让殿内伺候的人都出去。

    皇后见她这般,便知道有事,坐直了**道:“怎么了?”

    “姑母,元卿凌被太上皇留在乾坤殿里侍疾,此事您可知道?”

    皇后方才先回来了,因此并不知道此事,听褚明翠说起,她微微诧异,“楚王妃?太上皇竟然让她侍疾了?”

    不过,她随即摆摆手,“侍疾便侍疾,也省得本宫总是两边奔波,这几日着实是累坏了。”

    褚明翠哎了一声,“姑母糊涂,怎不细想一下?”

    皇后笑笑,“本宫知道你怕什么,不过,不必担心,老五做任何的事情都无用,如今皇上可恨着他呢。”

    褚明翠缓缓地摇头,“姑母,太上皇如今清醒了过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皇后一怔,神色慢慢地凝重起来。

    确实,立储君之事,皇上还是很看重太上皇的意思。

    而太上皇素来偏爱老五,如果这一次元卿凌侍疾借机进言,老五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

    皇后扬眸,“老五不是厌恶元卿凌么?”

    褚明翠缓缓地笑了起来,“可用之人,便是再厌恶,也可容忍得了。”

    皇后心下**,立刻便道:“太后为太上皇的病情劳心劳力,今日昏了几次,齐王妃理当在太后跟前照顾伺候,略表孝心。”

    褚明翠站起来福身,“媳妇知道。”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