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第四百九十五章  长远规划
  只要陈又丰答应赴约,朱代东再多等一会都行,在北京不像在芙蓉县,如果不是跑项目,他完全自由。而且这段时间芙蓉县的工作也不多,有什么大事,在电话里跟刘敏、肖冠、曾斌杰沟通一下就行。
  等了十分钟之后,朱代东决定还是到铁道部里面去等为好,把车开到发展计划司的楼下停着,能随时监听陈又丰的行为。
  陈又丰之所以还没有下班,是因为田林还没有走,朱代东就郁闷了,作为司厅级干部,田林有必要这么加班么?而且他加班,既不是开什么重要的会议,也不是跟人谈重要的工作,朱代东在他的办公室里,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还有偶尔的翻书声。不管他是看书还是看文件,都可以带回家啊,为何一定要苦苦守在办公室呢。
  而且像田林这样一个发展计划司司长,应酬想必非常多,怎么会做出如此古怪的举动?朱代东连田林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唯一熟悉的是他的声音。事出,必有因,田林如此反常的举动,必然有一个奇特的理由。只是朱代东跟他还没有正式接触过,并不清楚他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但设身处地,朱代东认为,这恐怕跟家庭原因有关,当初严蕊灵没来芙蓉县的时候,自己也总喜欢在办公室加班,甚至就连晚上,也会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睡觉。当然,自己跟田林不同的是,自己会让秘书先回去,自己可以加班,但不能让下属跟着自己受罪。何况像这样的加班,是没有任何加班费一说的。
  足足等了近一个小时,朱代东才听到田林合上书或文件的声音,随即他站了起来,打开办公室的门,对外间的陈又丰说:“小陈,你还没走?”敢情田司长以为陈又丰应该走了。
  “司长,我还有点工作没做完,马上就好。”陈又丰的话让隔着一栋楼的朱代东听得都有点耳鸣,这小子撒起谎来,真是连草稿都不用打,朱代东明明听得他无聊得直打哈欠,听到办公室的门打开,才手忙脚乱的拿起桌上的文件,慌作一团的看着。
  “你先回去吧,以后到了下班的点,如果我没打招呼,你可以准时下班。”田林何其聪明,陈又丰的这点小伎俩哪能瞒过他的双眼?
  “是。”陈又丰连忙桌上的文件整理好,虽然被田司长看穿,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田林每次都提醒,让他准时下班,但他每次都是故态萌发。
  陈又丰又整理桌子,朱代东马上把车子点火,开了铁道部外面不远处,等了几分钟,才给陈又丰又打了个电话:“陈秘书,工作不能太辛苦了嘛,如果把你们累倒了,以后谁来给我们批项目?”朱代东佯装嗔恼的说。
  “不好意思朱***,我现在已经下班了,你在哪?”陈又丰哪知道,前一个小时之内,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没瞒过朱代东的双耳。
  “我在铁道部不远的地方,你下班了,我过来接你。”朱代东说。
  当陈又丰刚刚走出铁道部的大门时,朱代东驾驶的奥迪100准确的停到了他身边,朱代东一鸣笛,陈又丰拉开前门就钻了进来。
  “不好意思,朱***,刚才有点事,劳你久等了。”陈又丰一上车,就连声道歉。
  “陈秘书这是说的哪里话,只要能等到你,再等两个小时我也乐意。”朱代东笑着说。
  “咱们去哪?”陈又丰问。
  “我对北京人生地不熟,还请陈秘书介绍个好地方。”朱代东说。
  陈又丰报了个酒店的名,朱代东并不清楚,但他一报酒店所在地,朱代东马上一脚油门踩下去,只要出现在北京地图上的地方,他就能找到。
  “朱***,你对北京‘人生’也许可能,但‘地不熟’则不然。”陈又丰笑着说,朱代东连问都不问一下那地方怎么走,显然也知道那地方的。
  “怪只能怪你说的地方太有名,我这是第二次来北京,但偏偏知道那里。”朱代东笑呵呵的说。
  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这是很有道理的,走出铁道部之后的陈又丰,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很健谈,但有一个原则,关于部里的话题不愿意说,只要是朱代东把话题往那上面引,他就会顾左言他。
  朱代东也是灵泛之人,除了铁道部,两人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两人的年纪差不多,朱代东比陈又丰只大一岁,而且两人都是大学生,谈学校谈生活谈理想谈未来,就是不能谈工作。
  但朱代东最感兴趣的就是跟他谈工作,既然陈又丰的秘书职业操守非常好,朱代东就把话题往芙蓉县上引,跟他说无名公司,说芙蓉县现在的公路建设,跟他讲以后的铁路建设。还有陈又丰平常很少接触到了基层工作,看得出来,陈又丰对基层工作很感兴趣,他是大机会的人,以后要发展,必须得下基层。
  当然,他的基层应该也会是某个铁路局或铁路段,铁路系统的干部,没到一定的级别,是很难跟地方交流的。但就算是这样,当朱代东说起一些基层趣闻的时候,陈又丰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另外对于无名公司生产的无名康乐,陈又丰也很感兴趣,毕竟无论是中央电视台,还是北京电视台,每天晚上的黄金时间,都会有无名康乐的广告。而且据陈又丰所知,无名康乐的效果确实很不错,服用过的人,没有一个说无效的。不管效果的大小如何,总而言之,都会有效。
  “我们现在还只是生产一般的产品,到了年底,会有特别款推出,到时效果会比现在更好,而且毒副作用,比现在还要更加轻微,可以说能达到忽略不计的程度。”朱代东说。
  “真的?什么时候会有?”陈又丰急切的问。
  “怎么,陈秘书需要我们的无名康乐?”朱代东意味深长的一笑,说。
  “我暂时还用不上,但也服用了一个疗程的精装无名,说老实话,非常不错。但可惜,对有些人而言,效果好像并不明显。”陈又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你说的‘有些人’,具体是指谁?”朱代东问。
  “这个就请恕我不能告诉你。”陈又丰轻轻摇了摇头,说。
  “我大胆推测,田司长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朱代***然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又丰惊讶的说,说完,他忽然用手掩了一下口,才发觉把不能说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田林确实很需要无名康乐的那种超强效果,因为身为一个男人,那玩意儿出工不出力,让他的婚姻都出现了危机,虽然还没有离婚,但据陈又丰所知,两夫妻顾忌身份,一直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活。无名康乐投向市场之后,田林去买了三个疗程的精装无名,感觉有了,但并不强烈,他现在是四十几岁的年纪,而男性功能,已经达到了六十岁的水平,当然,相比原来一百岁的功能,已经大有进步,可六十岁的男人,有几个能过正常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以前有群众叫我‘朱半仙’,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叫的。”朱代东笑着说,精装无名跟金装无名还是有些本质的区别,对一些最最需要无名康乐去解救他们的男人来说,服一百瓶精装无名,也不如喝一瓶金装无名来得有效。精装无名能改善生活质量,而金装无名,能从根子上,提高生活质量。
  “代东,这件事你可不能说出去,否则我丢了饭碗事小,影响老板的声誉事大。”陈又丰担忧的说。
  “又丰,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烂在肚子里的。”朱代东坚定的说,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田林既然有这个毛病,那在他“朱半仙”的帮助下,重振雄风,为时不远亦。
  “我相信你,代东,以前你是学什么专业的?”陈又丰问。
  “中文,你应该也一样吧?”朱代东知道陈又丰想把话题引开,但他没有坚持,只要自己知道了田林有这个毛病,就是今天晚上最大的收获。
  “我学的是土木工程,想不到吧。”陈又丰看到朱代东脸上诧异的表现,笑着说。
  “完全想不到,又丰,作为一名土木工程的优秀毕业生,我想请教你,如果我们县里要建一个新的县城,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朱代东脸上惊诧了一下后,又诚恳的问。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要看你的着重点在哪里,想要出奇制胜,还是中规中矩,想要快速发展,还是从长远利益着想。”陈又丰说,他虽然现在干的是秘书的活,但跟着田林,已经把全世界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视察了个遍,特别是对欧美、日本、加拿大等一些发达国家,他们的一些主要城市,去的次数不仅仅是一次二次。
  “芙蓉县是我的家乡,当然,就算不是我的家乡,我也不希望做短视的行为,要有长远规划。同时如果能有好的点子,就更好了。”朱代东笑着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