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第三百九十九章  要请领导大力支持!
  朱代东想要常怀庆去芙蓉县帮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谢田这一关。但是谢田却不想放人,他才刚刚把常怀庆从雨花县调来,这位同志可是一把尖刀,工作能力突出,自身作风过硬,才刚刚来市纪委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常黑脸”的大名,在市纪委那是如雷贯耳。如果是工作上的问题,哪怕是自己,甚至是蔡***,他都是坚持原则!这样的干部,简直天生就是为纪委而生,怎么能便宜了朱代东呢?
  “谢***,我年轻,经验不足,又是刚到芙蓉县,你得支持我的工作。常怀庆同志坚持原则,有他在我身边,能时刻提醒我啊。我是不当这个县委***不知道,到处都是**,到处都是陷阱,没有个原则立场坚定的同志在旁边提醒,很容易很犯错误滴。”朱代东跑到谢田的办公室,很诚恳的说。
  “代东同志,你这是哪里经验不足了?哪里禁止通行**了?”谢田笑了,朱代东这话差不多把自己逼到了墙角,好像以后他要是受了**、跳了陷阱、犯了错误,一切责任就都在自己身上似的。
  “在有些人面前,我已经有了一些浅薄的经验,但是跟谢***、常主任相比,还是相差很远,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啊。谢***您不能常来咱们芙蓉县指点工作,因此,我就只能寄希望于常主任。他可是我的老朋友,雨花县的经济发展之所以会有这么快,常主任功不可没啊。”朱代东笑嘻嘻的说。
  “这么说,我如果不答应把常怀庆同志派到芙蓉县去工作,就会导致你犯错误,甚至还会影响芙蓉县的经济建设?”谢田笑道。
  “按照目前芙蓉县的发展趋势,很有这个可能。”朱代东“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你这个代东同志,挖墙脚都挖到我们纪委来了。”谢田笑道。
  “谢***,这可不是挖墙角,尊重人才、重用人才,以人才为第一生产力。芙蓉县的经济要发展,离不开上级领导部门的支持啊。”朱代东感慨道。
  “得,芙蓉县的经济发展,看来还真离不开常怀庆同志了。如果你能说服常怀庆同志,我这边没有意见。”谢田最终没好意思拒绝,让朱代东去找常怀庆直接谈,他相信,常怀庆应该更加愿意留在市里工作。而且他的工作刚刚调动,还是自己亲自安排的,他好意思马上又跳到芙蓉县去?
  “感谢谢***对我们芙蓉县工作的大力支持,同时也热切盼望谢***能去芙蓉县视察工作。”朱代东乐滋滋的说。
  谢田挥挥手,示意朱代东可以走了,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虽然朱代东的做法有些不妥,但他重视纪委干部,特别是像常怀庆这样干部,谢田还是很欣慰的。常怀庆对市纪委而言,就像一把刀,一把寒光四射、锋利无比能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宝刀。但对朱代东来说,对芙蓉县来说,何尝不也是如此?
  作为市纪委***,谢田对芙蓉县的情况有所所耳闻,也曾经派人下去查过,但一直查无实据。但他相信,朱代东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来纪委要人。朱代东巧舌如簧,但有一句话,谢田是很认同的:芙蓉县的经济要发展,离不开上级领导部门的支持!纪委也应该为地方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她的作用甚至还会超过***部门对地方治安的稳定作用。
  让常怀庆去芙蓉县,一旦他亮了刀,对芙蓉县干部的震慑力,将无与伦比。这也算是市纪委对芙蓉县经济发展作的一点支持吧,当然,这个支持还有个前提,朱代东必须要说服常怀庆。据谢田所知,常怀庆心志坚定,可不是那么容易转变主意的。
  “常哥,你这次把我县里的纪委***给查走了,是不是要还一个给我们?”朱代东找到常怀庆,笑嘻嘻的说。
  “你以为这是借东西呐,还有借有还?你们县的纪委***以后由谁来出任,这是组织上要考虑的事。”常怀庆哂道,想了想,又说:“当然,你现在也代表了一级组织,可以提一些条件。”
  “我能代表什么组织?要代表也是县委,这纪委的工作我可不能干涉。常哥,对自己的工作有什么打算没有?”朱代东自嘲的笑了笑说。
  “你绕了个圈子,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啦?”常怀庆哼一句,不悦的说。
  “我这不就是在跟你谈么?常哥,有没有兴趣去芙蓉县工作?”朱代东讪笑着说。
  “去芙蓉县工作?原来你打的就是让我自己赔的意思啊?我可刚来市里,你又要我下基层工作,不去,不去。”常怀庆看了朱代东一眼,嘴角轻轻扬起,头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朱代东刚张口,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去芙蓉县工作,如果是一个月年,他会很乐意。在雨花县的时候,他跟朱代东就相处得不错。整个雨花县的干部,可能没几个能跟自己谈得来,但朱代东是例外。别人看到自己就退避三舍,他却是时常跑到家里来蹭饭吃。跟自己的老婆、儿子都相处得不错。
  可是现在让他再去芙蓉县,却要慎重考虑。自己原来在雨花县工作过,而朱代东也是从雨花县出来的干部,去雨花县,会不会让人有什么想法?这只是其一,自己能来市纪委,是谢***亲自点的将,现在上班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马上提出要去芙蓉县,好像也对不住谢***嘛。
  常怀庆工作起来虽然只认死理,但并不表示他不懂人情世故,相反,身为纪委干部,他必须精通这些,要不然怎么查案?
  “常哥,你在市里还不是天天跑基层?嫂子接过来没有?”朱代东没有注意常怀庆淡淡的笑意,只好转换话题,他已经把谢田说服,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他相信,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加上他老婆的配合,常怀庆一定会去芙蓉县工作的。
  “来了,一家人都来了。”常怀庆说,虽然一家人都来了,但调到市里工作的暂时还只有自己,他儿子还放在县一中,老婆的工作关系也没有转过来,现在她是两头跑,这段时间干脆请了半个月假。
  “那我就要问问嫂子,是你在雨花县工作时,回家待的时间长呢,还是你在市里工作后,回家待的时间长。”朱代东笑着说。
  “我刚来,工作肯定比较忙,在家的时间当然短些。”常怀庆一呆,好像还真像朱代东说的那样,到了市里后,落家的日子反而少了起来。在雨花县的时候,自己工作哪怕再晚,一般也都能赶回家,不管是上半夜还是下半夜,晚上终究还是在家里过的嘛。可到了市里后,他在家里过夜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星期。
  “常哥,你工作再忙也是在市内吧?既然归家的日子少了,只能说明一个情况,你出差的时间多了!市纪委可要负责全市三县两市的纪律工作,你工作这么认真负责,能不每个县都跑跑?”朱代东笃定的说,他当然能这么有把握,因为常怀庆的情况,他特意去做了调查,要调查一名纪委的情况不容易,但只要问到他的工作时间表,还是不难的。
  “看来你还真是下足了功夫。”常怀庆淡淡的笑道,他熟悉朱代东,两人在骨子里其实都有共同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朱代东既然已经动了要请自己去芙蓉县的心思,恐怕已经跟谢***,甚至跟田***、蔡***都打了招呼,现在恐怕就只等自己最后点头了。
  “我这也是关心领导嘛。”朱代东笑了笑,他不但调查了常怀庆的工作情况,还顺便把常怀庆老婆的工作情况也了解了,据他所知,常怀庆老婆目前的工作关系还在雨花县,现在她来市里的这几天,一直是请假。还有常怀庆的儿子,在县一中读高二,朱代东也跟芙蓉县一中打了招呼,随时可以转学过来。
  “我算什么领导?不管是现在,还是真去芙蓉县工作,你朱代东朱***,都是我的领导。”常怀庆说。
  “在我眼里,你可一直是我的老领导,你的情操感染着我,你的作风,鞭策着我,你的人格,感动着我。”朱代东小小的拍着马屁,见到常怀庆脸色开始发黑,这才踩了刹车,要不然后面还有几句。
  “你什么时候学得油腔滑调了?代东,跟你明说了吧,我不是不想去芙蓉县工作,而是暂时不能去,要顾及各方面的影响啊。”常怀庆斜睨了朱代东一眼,坚定的摇了摇头,他之所以不想去芙蓉县,主要还是不想让人说闲话,刚来市纪委,碰到了当一把手的职位,马上就急不可待的跑过去,他常怀庆不是这种让人说闲话的人。
  “常哥,其实就算你现在不去芙蓉县,以后肯定也会常去。”朱代东缓缓的说。
  “怎么?”常怀庆心里一动,问。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