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人情债最难还
  有沙常市领导打招呼,省报派出记者理所应当,而严蕊灵主动申请下基层,报社领导也很欣慰,毕竟对省报这样的大报来说,去县里已经是很基层了。而且这次还没有省里的领导,独自下去,就算新闻再好,也不见得有什么反响。因此,没有人跟严蕊灵抢,她主动去申请,还让领导给狠狠的表扬了几句。
  严蕊灵要以省报记者的身份下来,于公于私,朱代东都必须去接她。去了省城,去严家坐坐是必须的,不管怎么说,你把人家的女儿带走,总得打声招呼吧。
  去省城得有三个小车的车程,但朱代东还是没有让张锁亮送他,去省城至少有一半是私人性质,而且朱代东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可能会是交通厅长严鹏飞的乘龙快婿。
  如今朱代东比原来更加忙碌,本想星期五下午就驱车前往省城,但下午接连有两个会都必须让他参加,朱代东现在虽然是常务副县长,可是县里其他人已经将他当成县长看待。甚至就连朱代东的讲话,也变成了“重要讲话”。
  重要讲话按照规定,是必须存档的,由档案局收录。而谁能成为重要讲话的人呢,唯有一把手。县委、县政府、局机关、乡镇一把手的讲话,都会成为重要讲话。有的时候,朱代东甚至只是随便讲了几句,也被印成文件发到下面,甚至还会组织学习。这让他觉得无奈又滑稽,可国情如此,朱代东也只能被迫接受。
  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朱代东才算是恢复自由身,但这个时候再赶到省城,已经失去了意义,只好“养精蓄锐”,明天再与严蕊灵温存。自从朱代东与严蕊灵初尝禁果之后,两人除了在情感上更加靠近,在**上,也期望能进一步加深了解。
  “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严蕊灵一直跟朱代东保持着联系,当朱代东进城之后,她就在楼下等候,见到朱代东这次竟然两手空空来见未来岳父岳母,嗔怪的说。
  “人到情义在,你爸妈还在乎我提不提东西?”朱代东笑嘻嘻的说。
  “他们在不在意是他们的事,你拿不拿东西是你的事,你总不能因为我爸的职务,而次次都空着手来吧?”严蕊灵说,朱代东每次都用父亲的职务当借口,虽然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让她有种被敷衍了事的感觉。
  “yes,madam!”朱代东笑嘻嘻的说,下次再来真的带点既不值钱,又能让严蕊灵满意的东西才行,这样的东西最好是雨花县或芙蓉县的特产。
  严蕊灵娇嗔的白了朱代东一眼,挽着他的手臂进了楼,“你家今天没其他客人吧?”朱代东走进楼道的时候,问,因为他已经听到,严蕊灵家有个陌生人的呼吸声。
  “今天还真有,是钱飞虎省长的夫人袁碧云,她听说你今天要来,特意来感谢你的。”严蕊灵抿嘴一笑。
  “感谢我?”朱代东莫明其妙,自己何德何能,能让今年刚提拔为常委副省长的钱飞虎的夫人来感谢自己?
  “嘻嘻,还不就是你给爸爸拿那副中药?”严蕊灵娇羞的笑道。
  “我给你爸的中药,怎么扯到钱省长身上去了?”朱代东说,那中药他倒是还有五副,但朱代东暂时还没有要出手的打算,这些药材要配好,非常之麻烦,朱代东今年试着去采了几次药,十味药,到现在也只采了三味,而且有二味还在泡制之中,没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休想能用得上。
  “瞧你那紧张的样?放心,知道你的药来之不易,没向别人说起你还有,何况钱省长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要不然袁阿姨会特意来感谢你?”严蕊灵笑着说。
  朱代东松了口气,他跟钱飞虎并不是很熟,就算知道钱飞虎房事不举,他也没有打算要给他药的意思。朱代东可不想在官场之中,落下一个这样的名声。现在他的十副药已经送出去五副,严鹏飞、自己老子、许立峰、郭临安、赵金海,除了许立峰之外,其他人跟自己的关系匪浅。就算是许立峰,自己之所以会帮他,也并不是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某种好处,只是想让他们得到男人应有的欢愉而已。
  “既然钱省长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钱夫人还来感谢我做什么?”朱代东更是糊涂。
  “我妈把我爸的药渣拿给了袁阿姨,结果钱省长服了几天之后,效果显著。这不,听说你要来省城,人家巴巴就赶了来,想要向你表示衷心感谢。”严蕊灵笑眯眯的轻声说。
  原来如此,朱代东没想到,就连药渣都还有这样的效果,早知道这样,赵金海那副药也该省下,让他去喝郭临安的药渣,反正他们之间也不会忌讳这些事。
  严鹏飞和甘士梅对朱代东的到来倒是真心欢迎,并没有因为朱代东空着双手也有什么意见。特别是甘士梅,对朱代东的满意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接近顶端的位置,现在她唯一遗憾的是,朱代东还没有跟女儿结婚,否则她对朱代东堪称百分百满意。
  “代东,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钱飞虎省长的夫人袁碧云同志。”甘士梅见到朱代东,笑着站起来说。又对袁碧云说:“这就是蕊灵的男朋友,朱代东,在雨花县工作。”
  “袁阿姨好。”朱代东微微躬了躬身,叫道。
  “果然是年少有为,士梅,你好福气。”袁碧云笑眯眯的说。
  “袁阿姨过奖了。”朱代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被人背后夸奖,他很是飘飘然,但当面夸奖,还这么直白,确实有些受不住。
  “代东,你在雨花县担任常务副县长?”袁碧云问,上午她来的时候,就已经跟甘士梅打听得差不多了,虽然这次老钱的事是甘士梅帮的忙,可实际上,真正需要她感谢的是朱代东,要不是朱代东送给严鹏飞的药,老钱能跟着沾光?
  朱代东赶紧点头,袁碧云现在可是钦差大臣,朱代东不敢怠慢。虽然这次自己将无惊无险的入主县政府,可是常委副省长,如果能与之交好,绝对不会交恶。
  袁碧云笑了笑,说本来今天老钱也要来的,但他自从当了这个省科委常委之后,每天的会就不知道多了多少,除了晚上能看到他的人影,其他时间,连他在哪里都不清楚。有事得问秘书许立峰,要不然的话,中午该叫他一起来吃顿饭。
  “钱省长工作繁忙,是我学习的榜样。”朱代东笑着说,省委常委的含金量比原来普通副省长要高出好几个档次,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事,参加不完的活动。在很多人眼中,只有省委常委以上的领导,才能算是省领导,也只有这要的领导,才会受到下面的真正尊重。
  “你可千万别学他,要学也要学你严伯伯,每天一下子就按照回家,星期六星期天也能跟家人一起吃个饭,多好?”袁碧云说。
  她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虽然表面上她没有说一句感谢朱代东的话,但朱代东已经清晰的听到了她的感谢之辞。而且朱代东相信,以后自己要去找钱省长,应该没有像以前那样难了。
  袁碧云并没有在严家吃饭,按她的说法,不想打扰丈母娘招待女婿。甘士梅跟她的关系极好,也没有在意,只是将她送到楼下才上来。
  吃过饭,朱代东就想带严蕊灵走,晚上之前回到雨花县,就能跟严蕊灵真正过二人世界,每每想到这一点,朱代东就血往某处涌。但严鹏飞没有同意,吃过饭,他端着茶杯,把朱代东叫到了书房。
  没在客厅谈事而改到书房,还没开始,朱代东已经感到了一种压力。
  “你这次将会升县长?”严鹏飞淡淡的问。
  “应该会吧。”朱代东说,对于没有发生的事,任何人都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何况这样的人事问题非常**,哪怕十拿九稳,一天没有经过县***选举,朱代东都会如履薄冰。
  “此次飞虎省长对你很满意。”严鹏飞又说。
  钱飞虎对朱代东的满意来自两个方面,于私,朱代东间接的帮他治好了房事力不从心的问题,而且自从自己的难言之隐解决了之后,钱飞虎发现,自己的精力也变得充沛,讲话和办事的思想非常清晰,就像人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的。后来他想明白了,这应该都是那副药的功效,因为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严鹏飞身上。
  于公,朱代东在雨花县的表现有目共睹,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钱飞虎相信,雨花县如果由朱代东来当这个县长,今后几年的发展会更快。
  而且还有一点,钱飞虎事实上已经欠了朱代东一个人情,世上最难还的本就是人情债,东西有价,人情无价,这个人情不还,钱飞虎总沉得像欠了朱代东什么东西一样。虽然他完全可以不理会朱代东,朱代东也不会向他追讨,但钱飞虎自有他的原则。
  人情债最难还啊!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