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第二百九十九章  总长的考核
  朱代东告诉蔡冰莹,你可以把那段话让这三百人都说一遍,录下来,然后放给自己听,只要是本人打的电话,自己就绝对能听出来。
  “你的记忆力能好到这个程度?”蔡冰莹有些不相信的问,朱代东的记忆力好,她知道,但要说好到这个程度,则有些不敢置信。
  “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深有体会才对啊,要不你让这三百人直接说那段话,只有心里有鬼的,肯定能被你们看出来。”朱代东笑着说。
  “扯淡!”蔡冰莹怒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国家和军队的中坚力量,可以说这三百人掌握着国家的命运,如果让他们恼怒,国家都会发生动荡。这是蔡冰莹乃至整个总参都不能承受的。
  “不就三百人么?总参这么大,每人都盯住,还怕没人露出马脚?”朱代东又说。
  “你以为?哼!”蔡冰莹狠狠的瞪了朱代东一眼。
  “那你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朱代东呵呵笑道。
  “你先休息一下,我们研究研究。”蔡冰莹心想,也许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朱代东的记忆力她相信很好,可是他只是听到张志鹏的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能听得出原音么?可是除此而外,好像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张志鹏的脑死亡,让总参一下子陷入困境,少康项目,原本国内就不甚了解,只有张志鹏才真正清楚,至于其他人,最多只能算他的联络人,根本不可能了解细节。
  蔡冰莹提出计划,上报六局,六局再上报总参二部,二部直接向总长汇报。但这件事,惊动的范围太大,总长也不敢自专,只能向中央和军委汇报。最终这件事,上了政治局常委会。而朱代东这个雨花县常务副县长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国家领导人的耳中。
  这件事涉及到国家的政治大局,最后总***拍板,他相信,身为党和政府的领导人,军队的高级军官,会有高度的政治使命感和高度的责任感,为了揪出内鬼,会接受调查的。但总***也指示总参,要注意方式方法,这些人很多都是从***中走过来,特别反感那种上纲上线的大调查。
  总长向总***保证,一定会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既能照顾那三百人的感情,也能让总参的工作圆满完成任务。最后总***提出一个疑问,这个方法能保证成功吗?现在离军演只有三天时间,要在三天内把内鬼揪出来,时间很紧,任务很重,要保证万无一失。
  揪出内鬼,现在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朱代东身上,总长也不也做这个保证啊。他马上把蔡冰莹叫来,让她向国家领导人汇报这个问题。
  “应该说,朱代东的记忆力非常好。”蔡冰莹缓缓的说,在心里组织着语言。
  总长敏锐的抓住了“非常”这个词,能做情报工作的,哪个记忆力会差?特别是速记,都必须经过特别训练,像蔡冰莹,她一次就能记住好几页的资料。但平常蔡冰莹评价总参二部的人,一般也就是说记忆力还过得去。从来没有说,谁的记忆力“非常”好,一般她这样说,那说明这个人的记忆力不但好,而且惊人!
  但为了谨慎起见,总长请示总***后,决定亲自见一见朱代东,当面考教一下他的记忆力。
  “算了吧,我相信蔡冰莹同志的判断。”总***微笑着说,蔡冰莹曾经破获多起间谍大案,她的名字,总***也是知道的,而且还接见过她几次。
  “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用,这件案子一定能拿下来。”蔡冰莹激动的说,原来她向局里和部里汇报时,领导就要考验朱代东的记忆力,但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而且朱代东之前的表现,蔡冰莹也汇报过,能一字不差的把自己的汇报情况复述一遍,这本身就是一种考验。
  总***微微颌首,他其实很了解蔡冰莹,没有把握的事,她会惊动中央?就算是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至少也会有九成。但是这次总***并没有料准,蔡冰莹的把握只有五五之数,也就是说,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
  “蔡冰莹同志,这次我们总参可是担了很大的风险,你的把握到底有多大?”总长在回来的路上,把蔡冰莹叫到自己车上,问。
  “百分之百!”蔡冰莹坚定的说,她现在必须相信朱代东,也只能相信朱代东,哪怕朱代东的把握只有百分之五十,但她也必须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你回去后把那个雨花县的朱代东叫来,我要见见他。”总长说,他的经验何其丰富?蔡冰莹要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早就把朱代东推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但这件案子,总参必须拿下来,没有任何条件可讲,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得失甚至是为此要承担的任何后果,都不足挂齿。
  见总长?说实话,朱代东虽然见过省委副***还有副省长,但总参谋长是***委员,这已经算是国家领导人了。要说心里不打鼓,那是假的。曾几何时,朱代东会想到,自己会与国家领导人有直接见面谈话的机会?虽然他已经进入官场,但能在电视上看看国家领导人,听听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就行了,见面?从来没有想过。
  “怎么?是害怕还是没有底气,或者说你对自己的记忆力没有原来那么的有信心?”蔡冰莹讥讽道。
  “我会害怕?总长也是人,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只是腿有点抬不起来而已。”朱代东说。
  见总长的过程对朱代东而言很新奇,首先,他的一切个人物品都必须交出来,其次还得接受全面检查,甚至总参还给他提供了一套从里至外的衣服,让朱代东很郁闷的是,这套衣服一个口袋都没有,就算有,也是假的。
  “不用这么认真吧?”朱代东嘟嚷嚷说。
  “你以为总长是随便谁都能见的?”蔡冰莹斜睨了他一眼,哼道。
  “我到时能不能提个要求?”朱代东笑嘻嘻的说,他原来以为自己的心理因素已经很好了,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沉着冷静,但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当一个人清楚的知道,自己要面对一个什么身份的人时,敬畏的不是这个人本身,而是他所处的职位。
  就像一个普通人,在街上遇到一个老者,两人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能谈得很投机,但若是别人告诉他,这个老者是省委***,他还会跟省委***侃侃而谈吗?能把一句话说完整,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了。
  而朱代东现在施放紧张情绪的办法就是不停的跟蔡冰莹聊天,期望可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总想着别人的身份,不就是总参谋长么,没事,把他当成大山村的李老头便是。
  “你要提什么要求,直接跟总长说不就行了?”蔡冰莹似笑非笑的说,她料定朱代东不敢,别看他嘴里不当回事,可实际上,恐怕现在要去测量朱代东的心跳,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这可是你说的?”朱代东笑着说。
  “当然。”蔡冰莹笑了,她知道,这是朱代东转移注意力的办法,什么跟总长提要求,根本就是朱代东太过紧张,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借不停的跟自己聊天,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蔡冰莹这次好像料错了,朱代东确实很紧张,但这不意味着他不敢提要求。而且这个要求朱代东在一见到总长的时候,就提了出来,看似简单实则难办,他想跟总长合影,并且还提出,要拿回去摆在办公桌上。朱代东说的很诡辩,自己能时时刻刻的看到总长的照片,就能更好的激励自己努力地工作。但这样的话,谁信?至少蔡冰莹不信。
  可令蔡冰莹意外的是,总长居然答应了。但总长也有要求,朱代东必须把内鬼揪出来,总长笑呵呵的说,不要说跟自己合影,就是跟国家领导人合影,也不是不可能。
  能从总长嘴里说出国家领导人,朱代东知道,这肯定是真正的国家领导人。真要是这样,自己可就赚翻了,朱代东心里乐开了花,再看到总长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拘谨,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长者,一个慈祥的老人。
  总长的测试很简单,他拿出一个收录机,放一段声音,里面是十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让朱代东听几遍,然后再把真人叫来,每人跟朱代东说几句话,让他把人认出来。如果全部正确,哪怕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正确率,就算过关。
  “你要听几遍?”蔡冰莹把磁带准备好,问。
  “一遍就够了。”朱代东说。
  “小伙子,很有自信嘛。”总长喜欢朱代东的这种自信,他原来也最多让朱代东听两次,但现在看来,朱代东对自己很有信心。
  事实上,朱代东只听到一半,他就已经把所有人的声音都记住,也许是因为时间的关系,这次的录音所有人都在一个房间里,从第一个开始,轮流说话,我是一号,然后说,“用最省的钱,玩出最多的花样,才算真本事。”
  后面就是二号,“用最省的钱……”
  一直到十五号。
  “真的不要再听一遍?”蔡冰莹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但要让她把所有人的声音全部记下,她试了试,最多能记住八个。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