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只能靠自己
  朱代东把蔡冰莹的讥讽当成夸奖,这不是他贱,而是一项必须掌握的技能。既然已经步入官场,就必须适应这里面的规矩,如果别人对你冷嘲热讽几句,你就火冒三丈,那就是一根肠子,会被人认为很“二”。
  而且朱代东也认为,如果自己真的去了总参,肯定会成为金牌特工,凭着他的双耳,鲜有情报是他听不到的。到时就算天天买张报纸,坐在五角大楼旁边或是白宫旁边,有什么机密听不到?到时克林顿一个晚上跟他老婆搞几次,朱代东都能知道。
  朱代***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蔡冰莹能用药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郭旭明开口,为何不把张志鹏抓起来,也让他尝尝中国制造的厉害?
  蔡冰莹对朱代东的提议嗤之以鼻,这个问题其实从知道张志鹏的真正身份之后,她就在考虑。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她是不会选择的。原因很简单,药物逼供不是想像中的那么简单,如果掌握得不好,剂量过大,造成脑瘫、脑死亡也是常有发生。张志鹏肯定比郭旭明的意志力要强,但正因为如此,他所需要的剂量肯定会比郭旭明要多。
  如果张志鹏真要发生意外了呢?按照特工的基本原则,他肯定会给内线留下备用联系方式,现在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不可能因为这事而推迟,也正是因为如此,蔡冰莹肩上的担子特别沉。这个后果,她担不担得起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国家的利益不能受到损失,否则她就是千古罪人!
  但就在这一刹那间,蔡冰莹突然下定了决心,要拼一把,距离演习开始只有三天时间了,如果张志鹏得知郭旭明出了意外,他会不会再找其他途径把情报送出去?看他这次的联络,计划周密,事先蔡冰莹根本就没有得到消息。而且张志鹏能联系的送信人,肯定不止郭旭明一个。如果自己是他,一定会加个双保险,甚至会三保险。
  “你下午随我回北京!”蔡冰莹突然说。
  “下午我得去深圳,怎么能跟你去北京?”朱代东讶然问。
  “因为下午你去不成深圳了。”蔡冰莹冷冷的说。
  就在蔡冰莹下定决心后,不到十分钟,张志鹏在蓝星宾馆被秘密逮捕。为了保密,把他装在一个箱子里,从后门运了出来。
  因为张志鹏的突然失踪,雨花县的这次考察无疾而终,田宇豪只在张志鹏的房间里拿到了张志鹏“留下”的一封信,说他有急事必须马上去香港一趟,原定计划取消,望见谅。等回来后,再加倍补偿,一定会令大家更加满意,云云。
  田宇豪有些遗憾,这才刚刚在第一站,玩的虽然不算尽兴,但也过了瘾。原本他还在期望着下一站张志鹏安排的节目,现在看来,只能等到以后再说了。朱代东趁机向田宇豪请假,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向县里请了十天的假,何不玩够十天再回去?
  田宇豪深以为然,只是花别人的钱跟用自己的钱,完全是两个概念,朱代东很体贴的说,这原本就是公务考察,县里应该实报实销嘛。这次出来,县委有田宇豪、蔡君浩、周立文,还有孟忠明,加上朱代东就是五名县委常委,谁都不会在这样的事上,直接跟五名常委过不去的。
  其余几人都满脸微笑,只有孟忠明心急如焚,因为张志鹏的意外出走,他的身份证、工作证都还押在昨天晚上的赌场里。证件拿不回来倒是小事,一天一毛的利息,才是真正要人命啊。今天去还,就是五万,到了明天就是五万五,后天就是六万零五百,大后天就是六万六千多,利滚利,恐怕一个月之后,就算张志鹏想还,以他的身家都不一定能还得起!
  “田***,蔡部长、周部长、朱县长,能不能借点钱?”孟忠明突然说。
  “老孟啊,你借钱哪用找四家,谁不知道代东同志是千万富翁?”田宇豪呵呵笑道。
  “孟部长,昨天晚上我就劝过你,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只有一万多,要不你先拿去?”朱代东说,他虽然号称千万身家,可实际上能自由支配的还是从上海带回来的那四十五万,到今年,也已经不够四十万了。
  “这也不够啊。”孟忠明叹了口气,昨天晚上他对朱代东恶语相向、冷嘲热讽,没想到现在朱代东却愿意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自己昨晚真是鬼迷心窍啊。
  其他人见状,也只好掏腰包,但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两万元不到,连一半都不够,怎么去还钱?
  “代东,是不是让县里先打点钱过来,要不然我们也没办法旅游啊。”田宇豪笑着说。
  “听***的指示。”朱代东微笑着说。
  电汇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也就是说,孟忠明最少要还五万五千元,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有百分之十的收益,这些人真比吸血鬼还厉害。
  款要打,只要田宇豪在县委***的位子一天,朱代东就绝对会拿他当盘菜。但赌场,朱代东也不想放过。之所以会让孟忠明着急,朱代东还是想尽量挽救他。昨天晚上的孟忠明是何等意气风发,在赌场一掷千金,面不改色。可是今天呢,惶惶不可终日,他这不叫赌,而是搏,搏命!
  这个赌场敢设在繁华闹市之中,没有关系没有背景,那是不可能的。朱代东找到蔡冰莹,向她汇报了昨天晚上自己一行人的行踪,事无巨细,全部说得清清楚楚。包括跟小红、兰兰去开房。
  “你倒是奸滑,竟然还把人家的身份证信息弄到了手。”蔡冰莹听朱代东写出那两名女孩子的身份证信息,真是越来越觉得朱代东适合干自己这一行。
  “我这哪是奸滑,只是自保而已。说到奸滑,谁也比不过那赌场,孟部长向他们借了五万元,竟然要收一成的日息!这样的赌场能开在那么繁华的地方,真不知道广州的***局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他们没得到情报?这样的事不归总参管吧?”朱代东问。
  “你不用激我,除了张志鹏的事,其他任何事情,我现在都没心思去理。”蔡冰莹冰冷冷冷的说。
  “这么说孟部长的钱也要还罗?”朱代东惊愕的问。
  “你要不还他还能怎么样?身份证去派出所补办一张就是,工作证更简单,去补领就行。”蔡冰莹说。
  “这办法确实好,可人家要是去雨花县催款,孟部长可就狼狈了。”朱代东叹了口气,为蔡冰莹的“才思敏捷”惊叹不已,孟忠明又没把人押在赌场,身份证跟工作证有个屁用,几块钱就能去补办好。大不了再在报上登一则遗失启事,万事无忧。
  “到了你的地头,还用怕他们?我们才是***机关,借他十个胆,也不敢来要债。”蔡冰莹冷冷的说。
  “这是不是就是总参的办事风格?”朱代东问,想起张志鹏的事,又说,“张志鹏有没有招?”
  “张志鹏的事,你无权再问,刚才只是我个人的建议,跟总参无关。”蔡冰莹把谈话记录让朱代东签字、画押之后,转身就走了,把朱代东一个人晾在那里。
  总参靠的住,母猪会上树。朱代东望着蔡冰莹的背影,喃喃说道,还别说,如果只从背后看,一点都看不出蔡冰莹的真实年龄。看到她苗条、有形的身材,总会以为这是一个成熟、美貌的女子。
  既然总参靠不住,朱代东就找国安,可是周健也帮不上朱代东什么忙。他隶属的***部第八局就只负责外国间谍的跟监、侦查、逮捕等。现在逮捕权已经交给总参的蔡冰莹,周健的小组也就是打打外围,至于国内的事,他更是插不上手。
  “你们一个人的牌子这么响,来头这么大,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熄火了呢?”朱代东很郁闷。
  周健只能苦笑。
  别人靠不住,只能靠自己,朱代东叫上侯勇,一起去了昨天晚上的夜总会。下面几层白天都没有开业,但最上面的赌场却还很热闹。因为朱代东昨天晚上来过,倒也没有为难他,很轻松的就带着侯勇进来了。
  “代东,你来赌博?”侯勇进来之后,才知道朱代东竟然把自己带到了赌场,要知道在树木岭的时候,朱代东可是协助自己抓过赌的,没想到现在,两人都涉足赌场了。
  “不是我赌,而是你,顺便也给你们带点外快回去。”朱代东笑着说,在非法赌场,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等违反原则之事的。来赌场,只要不玩,谁都说不出什么,但赌了,哪怕只有一次,也是个污点。而侯勇则不然,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可以有一万个理由来这里,别人更是挑不出刺来。
  “好像这赌场是你开的一样。”侯勇见过的社会黑暗面比朱代东要多得多,十赌九诈,就算是在赌场,他们也会精确计算概率,让赌场永远成为赢家。
  侯勇很快就决定要收回刚才所说的话,因为他觉得,这赌场不仅仅是朱代东家的这么简单,完全可以说是朱代东的钱包。朱代东让他买了一千筹码,在骰子的赌桌上只下注了二次,每次都是独押三十二倍赔率的独中。
  连下两次,两次全中,第一次让一千筹码变成三万二,因为这张桌子最多只能押一千,因此,二次的押注只拿到六万四。而这,仅仅发生在三分钟不到的时间,朱代东马上拿了五万筹码去把孟忠明的身份证、工作证换了回来,带着赢来的一万三,跟侯勇离开了赌场,从进去到出来,也就十来分钟而已。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