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代东县长,晚上有安排吗?”常务会后,陈树立跟朱代东并排走着,他倒没有因为自己的分工不好而沮丧,能成为副县级已经让他欢呼雀跃,怎么还会在乎分工不分工呢?
  “你树立县长相邀,再多的安排也要推掉嘛。还有别人吗?”朱代东笑呵呵的说,人生之事不可能事事如意,虽然自己可能觉得有些遗憾,但看陈树立样子,他显然已经很满意了。
  “专请你。”陈树立说,认识朱代东这么些年来,前几天朱代东是给自己服务,不但救了自己的儿子,而且还让自己拥有百万身家。上次纪委来查朱代东,正好也帮他证明了那些钱的合法来源,以后也不用担心别人说三道四,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而朱代东的职务超过自己后,也没有忘记自己,把自己调到开发区当***,这才多长时间?就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说起来真像做梦一样,现在自己有钱、有权,这辈子什么再也没有遗憾,哪怕就在副县长的职务上干到退休,也知足啦。等退休后,带着一家人,到处旅游,走遍祖国的河川名山,那才叫真正的生活。
  “代东,我敬你。”在香山山庄的一间雅间里,陈树立给朱代东倒了杯酒,恭敬的说。
  朱代东没有阻止陈树立的行为,也没有抢过酒瓶,他能理解陈树立的心情,自己值得陈树立这么做。
  “好,树立县长,我借花献佛也敬你一杯,按你的资格和能力,早应该走到这一步。”朱代东微笑着说。
  “代东,我已经很知足了。有资格有能力的全县有多少?可是副县级干部只有这么多,这次要不是江军出事,也不一定能轮到我。”陈树立说。
  “既是偶然,也是必然。”朱代东笑了笑。
  “代东,论基层工作经验,我可能比你丰富,但这县领导怎么才能当好,我可得向你取经。以后你可得多指点才行,我这个人粗,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但你的情义,我会记一辈子的。”陈树立又给朱代东倒上酒,诚恳的说。
  “相互学习吧,在县里各种会议和讲话要比乡镇多一些,只要让秘书科给你的稿子写得扎实些,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真要说起来,这县领导可比乡镇领导要轻松得多,而且你的分工相对而言也较轻松。”朱代东淡淡一笑,陈树立现在还属于熬资历的过程,不像自己,一来就负责国有企业的改制和开发区,具体工作较多。
  “搞材料可是你的拿手好戏,当初要不是你有这么好的才华,我们也不会相识。”陈树立笑着说,想起朱代东现在的身份,又赶紧加了一句,“我可没有要表功的意思,说到底,我沾你的光最多。”
  “这是事实嘛,当初要不是你把我借调到树木岭乡政府,恐怕现在我还在树木岭中学的三尺讲台上。”朱代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代东,郭***走了之后,真的会从外面调来新的县委***?”陈树立问,现在他的关系仅限于县里,像彭明、周立文、曹长宽等人,郭临安跟王力军,他都说不上什么话。可是朱代东不但跟***、县长关系较好,就是市里,也跟好些重要领导关系不错,除了市委***蔡文敏之外,像市长黄子良、常务副市长刘俊峰、常委副市长时友军、党委副***田野、纪委***谢田都很欣赏朱代东。别看朱代东成为县领导才两年时间,可已经比他高了一个档次还不止。
  “有这个可能。”朱代东说,其实他的话还没有完全说透,现在形势又变了,不是有这个可能,而是这个可能性很大。但对这上级的人事安排,讨论的时候总会留有余地。
  就在昨天,田野已经正式代表组织跟郭临安谈话,郭临安离开雨花县正式进入倒计时。在谈话时,田野问了郭临安对雨花县下一任县委***的看法,出乎田野的意料,郭临安竟然推荐了朱代东。当然,郭临安并不是推荐朱代东来接任他的职位,要不然的话,二十七的县委***,也太过惊世骇俗。他推荐朱代东,是想让他再多干点事,朱代东有能力、有信心干事,也能干好事。郭临安提议,县委应该再增配一名副***,由朱代东同志担任。
  常务副县长兼任党委副***,这在很多地方都是有例子的。有些地方甚至常委副县长也担任县委副***,搞得***办公会跟常委会差不多。
  田野对郭临安的提议不置可否,却也没有继续就县委***的事咨询他的意见,郭临安其实已经表达得很清楚,绝口不提王力军和彭明,而把朱代东提出来,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朱代东虽然很感激郭临安的提携,但真要让他选择的话,他宁愿维持现状。常务副县长已经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再加上党委副***,恐怕到时自己的工作都难以开展。唯一令他高兴的是,郭临安对待自己的态度,能向上级领导极力推荐自己,郭临安够意思。
  “这样其实对你也好一些,今年你刚提为常务副县长,如果力军县长升县委***,县长要么是彭***担任,要么从外地调入。但这一届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到时你的资历足够再往上走。”陈树立想了想说,其实不管由谁来当这个县委***,对他这个新晋副县长来说,都没什么意义,倒是对朱代东影响颇大。
  “树立县长,你也帮我想得太远了吧,吃着嘴里再看着锅里的,好像有些不妥啊。”朱微笑着说。
  “对一般人来说可能不应该有那样的奢望,可你是一般人么?”陈树立钦佩的看了朱代东一眼,说。
  “我不是一般人,我是二般人。”朱代诙谐的说。
  陈树立笑了,朱代东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啊,县委***要调离,这是多大的事?可他一点都不紧张,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到处打听消息,总想提前一步确定县委***的人选。光是这份沉稳,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陈树立又哪里知道,朱代东的沉稳是有相当底气的,县里不管谁打听消息,朱代东会同时与他一起知道,虽然朱代东从不主动打听这方面的消息,可实际上,县委县政府所有的人都在为他搜集信息。有些时候,朱代东能综合各方面的资料,很快分析总结出结论,他的情报反而是最快的。
  两人这次喝酒,既是陈树立表达对朱代东的感谢,也是向朱代东表明心迹,就像当初朱代东想向陈树立表明心迹一样。别看陈树立现在的级别已经跟朱代东平级,可他清楚,以朱代东的年龄优势、能力和学历,这辈子想要追上他很难,很难。就算是常务副县长,自己也不知道要奋斗多少年才能拿到手。
  能用好一个人,跟住一个人,跟对一个人,就已经是陈树立最大的幸运,从开发区工委***到现在的副县长,都是因为朱代东。很多人都喜欢把朱代东跟原来的王圣利作比较,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比,结果都一样,朱代东的工作能力、个人品行、口碑都比王圣利强了不止一个档案。王圣利除了资格比他老一些,年龄大一些外,再无什么能超过朱代东的。
  对于陈树立的用意,朱代东心知肚明,但他欣然接受。太祖也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朱代东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查过资料,知道这是主席当年引用陈独秀的话,不知他是一种无奈,还是深刻体会到党内的现状?
  朱代东其实也很清楚,自己在别人的眼中,无论是能力、品行、威望都远远超过了王圣利,甚至就连王力军,也暗暗提高了警惕。特别是最近几次县里重要的人事调动,自己都插了手,而且也都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办,这就给了很多人一个信号,他对县里的说话权很重。其实朱代东只是很巧妙的利用了时势,让事情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而已。
  下午回到办公室,朱代东接到了赵金海的电话,“代东,耿海祥出了点事。”
  朱代东最怕的就是耿海祥出意外,心里一紧,问,“出了什么事?”
  “他们一行五人是开着开发区的桑塔纳出去的吧?”赵金海问。
  “是啊,是不是出车祸了?”朱代东急道,真要出了车祸,事情可就麻烦了。
  “车祸倒没出,他们的车子开了外面没油了,局里的同志也开了辆面包车,可车上油也不多,原想帮他们去买油,可没想到回来后,他们却弃车步行,现在已经失去联络。”赵金海说。
  朱代东松了口气,“人没出事就好,赵哥,麻烦你再派几个人去,一定要找到人,他们的考察应该也结束了啊。”
  可是随后赵金海的一句话,让朱代东又立刻紧张起来,双眉也是紧紧的蹙在一起。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