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朱代东来了之后,就玩的大了,原来都是一百二百的,现在至少都是五百,一把牌一千二千的输赢很随便。没半个小时,田***向彭明打的那些借条就全部被他收了回去。本钱回来之后,田***的脸色也好看多了,也能跟其他人说笑起来。
  “算了吧,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鬼,但我敢肯定,一定是搞了鬼。”田野不是傻瓜,自从朱代东来了之后,自己就输少赢多,如果没有之前的情况,田野一定会觉得自己的手气好转,但他不相信,一定是朱代东搞了名堂,只是他并没有看出来。
  田野哪里知道,自己的秘书翟连升与雨花县打成了一片,“出卖”了自己这个市委副***。但这样的事,田野心里清楚就行,他是不会深究的。自己知道得太详细,反而不美,该糊涂的时候,就应该糊涂,要乐得装糊涂。
  “田***,你把规矩定的这么严,我们还能搞什么鬼?事实证明,是你的手气开始旺起来了。”彭明笑着说。
  “是啊,田***,你不是也说,我是你的送财童子?送财童子一到,你哪能不赢钱的?”朱代东也笑着说。
  “你们呐,好吧,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田野乐呵呵的说,到现在为止,他不但所有输的钱全部赢了回来,而且还小赢了几百块。做人就要见好就收,万不可贪得无厌。
  “田***,你手气旺,还玩会嘛。”彭明笑呵呵的说。
  “不玩了,早点回去。”田野伸了个懒腰,很坚决的说。
  田***要走,彭明是要送行的,按规矩一般得送到雨花县的县界处,朱代东则只是送到雨花宾馆门口。出去的时候,朱代东故意走在后面,跟翟连升走在一起,朱代东向他要田***的住址,翟连升微微一笑,把田野的住址写给了他。
  “翟主任,田***的夫人在哪上班?叫什么啊?”朱代东跟翟连升不是第一次交往,有些问题可以问的很随意。
  “你是说朱阿姨啊,她在市档案局,已经办了内退。”翟连升微笑着说,领导的夫人基本上都是有单位的,只是领导的身份不一般,夫人再去上班,就有些不合时宜了。在单位上,谁敢安排夫人做事?恐怕单位上有事,还得请示夫人吧?
  “田夫人姓朱?”朱代东微笑着问。
  “是的,朱县长,你也姓朱,要不要去查查,说不好你们就是亲戚呐。”翟连升低声笑着说,也就是跟朱代东在一起,他才会说这种话。
  朱代东心里一动,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认这个亲戚。像郭临安的夫人,王力军的老婆,在县里可是认了不少亲戚,人家不管有没有关系,只要寻着机会,就走夫人路线。什么干妈、干姨、干姐,现在轮到自己了么?哑然失笑之后,朱代东心中放弃了这个念头。真要是靠这样与田***攀上了关系,自己以后的工作会失去很多乐趣。
  “翟主任,这种事我哪好去查的嘛,要不你帮个忙?”朱代东既然已经有了决定,口气也随意了很多。何况他要与田***搞好关系,一包药足矣,根本无需走夫人路线嘛。当然,夫人路线是要走的,但不是乱认干亲,而是送药。
  “有时间我帮你问问,但记着,你可欠我一顿饭。”翟连升随口说道,不管查没查到,甚至不管自己有没有去查,朱代东这顿饭都是欠定了。
  “没有问题,上次的事还没好好感谢你,下次来市里,你一定要给个面子。”朱代东说。
  “代东同志,下次来市里,一定要到我那里坐会。”田野这是对上次朱代东只给翟连升打了电话,却没来自己办公室的安慰。
  其实上次朱代东去市里,拜见了常委副市长时友军和常务副市长刘俊峰,在后来的市委常委会上还是有了效果。雨花县常务副县长的人选问题,是要上常委会讨论的。市委十三名常委,其中只要跟朱代东见过面的,对他印象都不错。这其中还包括市委***蔡文敏和市长黄子良,加上张宝辉出了桃色新闻,朱代东的上位是不可阻挡的。
  另外田野还知道,其实这件事钱飞虎省长也是过问了的,他过问的当然不能朱代东的提拔,而是朱代东这位同志的经历。上次钱飞虎省长来雨花调研,回去的时候经过市里,听取了市里的汇报。在市里的汇报会上,钱飞虎省长讲到了雨花县的成绩,其中充分肯定了朱代东同志所做的工作。
  朱代东的档案,田野仔细看过,在雨花县没有任何背景,就算在老家,芙蓉县,身家也很清白。但令田野感兴趣的是,自己的夫人朱越却跟朱代东有一点关系,朱越也是芙蓉县人,她爸爸的堂兄就在朱代东的老家,跟朱代东家还有点亲戚,论辈分,没有出五服。真要算起来,朱代东还得叫朱越姑姑。
  只是朱越的爸爸很早就离开了黄土岭到了市里,这么多年也很少回去,如果自己不去关注朱代东,恐怕也不会知道其中有这么一层关系。就算是朱代东自己,也不知道吧。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层关系,田野再看朱代东的眼神已经发生了些改变,亲切中透着关切,让朱代东很感温馨。
  可是朱代东哪里知道,自己七拐八拐的竟然与田市长扯上了关系?而且这种关系是纯天然的,客观存在的。
  “下次来市里,一定坐来拜访田***。”朱代东笑着说,市委副***相邀,哪敢不从?这样的机会,别人削尖脑袋未必会有呢,自己有不傻。过二天不管有事没事都得去趟市里,不会辜负田***的一片好意啊。
  田野的车子开远之后,朱代东还一直站在路边,直到车子开出视线,才回到县政府。谭志鸿的决议已经通过,晚上王力军安排在雨花宾馆,宴请谭志鸿,欢迎他正式成为县政府党组成员。
  三天之后,朱代***然接到翟连升的电话,语气很酸,恐怕翟连升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朱县长,恭喜你啊。”
  “翟主任,何喜之有?”朱代东讶然问,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关于自己的事吧?提拔?不可能。调职,常务副县长不可能再往哪调了,市里的表扬?摩托车考察队还在路上呢。
  “我说的是田夫人的事,据我所知,田夫人老家在芙蓉县黄土岭乡,而且跟你是同一个村子。”翟连升其实也只是随口问了一下,朱越的档案很容易便能看到。看了田夫人的档案后,翟连升都有些忌妒朱代东的好命,都说朱代东运气好,果不其然。
  这不由得翟连升不羡慕朱代东的好运气,全市有多少人想跟田***扯上点关系?市委第一副***,主管党群组织,全市干部一半以上的位子握在他手里。多少少要削尖脑袋钻到田野的身边而不得其门?朱代东倒好,不跑不送,关系自然而然就跟着来,而且还是最隐蔽的夫人路线。
  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一定会气得吐血三升,有能力、有学历,年龄上又有优势,现在中央正在大力提倡要大力提拔年轻干部,再加上朱代东跟田野又有了这种关系,以后想不前途无量都不可能啊。
  现在翟连升一得知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给朱代东打来电话,未必没有要讨好他的意思。这事如果被其他人抢先一步告之了朱代东,自己在这其中起的作用就变得微乎其微,翟连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换成其他事,也许他会拖延一段时间,等待最佳时间才会放出消息,而这个事,是一刻都不能延误的。
  “真的?”朱代东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是不相信翟连升的话,而是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朱代东老家那个村的人,都有点沾亲带故,朱越的老家跟自己同一个村子,不用想,肯定与自己有某种联系,跟田***这个亲,恐怕还真的认定了。
  朱代东不由有些窃喜,可他又想起一句话:贫居闹市无人闻,富在深山客常来,想跟田***攀亲的人恐怕大有人在,自己这一步要不要跨出去?现在朱代东的政治智慧已经越来越丰富,攀上田***这门亲,也就意味着自己站了队。就算自己不这么认为,其他人也会这么看,这么想。你朱代东跟田夫人是亲戚,难道不是田***这条线上的?
  刚刚浮现的喜悦一下子消失无形,他甚至有些后悔那天随口说的话,竟然让翟连升去打听自己与朱越的关系。
  在雨花县中,朱代东虽然已经是常务副县长,可是他还没有明显的站队,朱代东的原则一向是对事不对人。也正是因为如此,郭临安和王力军也把朱代东的定位放在一个实干家上。拿雨花县来说,内心上他愿意站在王力军这边,但理智告诉他,只有跟着郭临安走,才有出路。
  原本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也是已经客观存在的事,可对于朱代东来说,却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取舍。而且最让他头疼的是,这样的事又不可能跟人商议,只能自己琢磨。自己的路要自己路,自己作出的决定,也要自己负责!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