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回到县里之后,雨花县又组织了一次庆功会,主要为朱代东举行的。这次朝阳煤矿的救援工作,出动的人不少,可真正发挥作用的只有朱代东一个,但对于其他单位,县里也必须进行表彰,但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朱代东。
  这次表彰大会,让朱代东明年担任副县长变得再无悬念,连省委的常世坤书记都夸朱代东工作干得好,谁还敢说他的坏话?何况朱代东的工作成绩是实实在在的摆在这里,农机厂的订单做到大年二十九都还做不完,三个月赢利超百万,按这样的速度,一年赢利能超过四百万,这样的成绩,将会使农机厂一举成为全县所有县属国有企业中盈利最大的企业。
  腊月二十八,严蕊灵赶到雨花县,今年朱代东要把她正式介绍给家里,免得父母总是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操心。朱代东不去省城自己家,却要自己先去他家,严蕊灵问过朱代东,这是不是阴谋,先让自己见了朱代东的家长,如果不合格,朱代东也不会再登自己家的门。
  朱代东大喊冤枉,说交通厅长家的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自己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走进去腿肚子抽筋啊。严蕊灵说,你这是官僚,你找的是我,又不是交通厅长的女儿。可你是交通厂长女儿这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啊,朱代东苦笑。他之所以不去严蕊灵的家,不是因为自卑,也不是因为心理阴影,只是不想而已,没什么理由,就是不愿意去。也许严蕊灵说的也是原因之一,先让严蕊灵去了芙蓉县后,自己再去登严厅长的门吧。
  去年回去的时候,朱代东有专车,很方便,可今年他这个县长助理,却没有专车的待遇。年底要用车的地方多,朱代东也没有麻烦谭志鸿,跟严蕊灵坐班车到了芙蓉县。先去见了姐姐姐夫,今年姐夫邓江盛搞的家电店蓬勃发展,店面已经由原来的一个变成了三个,而且还有专门的仓库,人手也从夫妻店到拥有了五名伙计,其中包括一名专门的维修师傅。现在邓江盛已经从具体事务中解脱出来,专职当他的老板。
  家电店里装了电话,朱代东提前通知了自己会来,并且还会带女朋友回来,朱代媚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他们一到,马上开餐。吃饭时,朱代媚把朱代东拉到一旁,直夸弟弟好眼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被他找到了。
  到黄土岭后,朱思可和谢若飞对严蕊灵也是一百个满意,严蕊灵也很乖巧,把老两口是哄得眉开眼笑。朱代东当多大的官他们不关心,他们最关心的是儿子什么时候结婚,他们什么时候抱孙子。
  今年因为有严蕊灵在,朱代东在家里清静了许多,再有外人来打扰他,父母就会替他挡驾。这让朱代东能真正休息几天,但也仅仅几天而已,这个几没有大于二。大年三十,家里要祭祖,大年初一老家有习俗,而得全村所有人家里拜年,而且还必须带着严蕊灵一起去。一同五伏之内的亲戚,见到严蕊灵还会给红包或是一份礼物,比如一点鸡蛋、腊肉什么的。
  农村里过年的气氛要远远胜过城里,严蕊灵在城里长大,虽然对农村的有些地方不习惯,但总体来说,她这个新年还是过得很开心。朱代东原想待到初四再回去,但初二一大早,他就被父母给赶了出来,农村有习惯,初二要回门。他得在初二这天去严蕊灵家拜年,而且还必须赶在中午十二点以前到,否则就是不恭敬。
  走的时候,谢若飞把严蕊灵收到的东西全部让好带走,包括近百鸡蛋、好几块腊肉,还有一些糖果。严蕊灵啼笑皆非,这都哪跟哪啊,可是谢若飞很坚决,严蕊灵不敢违拗,只能装了一个大包,但全部给朱代东提着。
  这可是好东西,你在省城不一定能吃到这么正宗的农家风味,朱代东笑笑说。你不会就提着这么些东西去我家吧?严蕊妮笑着说。这当然不行,严格意义上,这是你的东西,我只是帮你拿着而已。
  但朱代东也没有提很贵重的东西,一点水果茶叶而已,而且还就是在严蕊灵家附近买的,严蕊灵笑他没有诚意,完全就是应付。朱代东说,自己在下面天天干的就是应付的事,再说礼轻人意重,如果我准备的东西太贵重,会不会让人说是行贿严厅长?
  你在基层工作几年,这嘴巴是越来越厉害了。跟记者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朱代东笑着说。
  早上的时候,严蕊灵就打了电话回来,严鹏飞和甘士梅哪也没去,甚至连一些朋友和下属要来拜年也被他们拒绝,今天的首发任务就是接待朱代东。一个厅长严阵以待接待一名科级干部,这要是说出去,不知道会掉落多少副眼镜。
  但今天朱代东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职务的问题而有所拘谨,他现在是以严蕊灵男朋友的身份拜访严家。要是严鹏飞摆什么厅长架子,朱代东不介意摆摆党委书记的谱。
  朱代东上次与甘士梅舌战过一回,现在见面还有些尴尬,朱代东的脸皮也还没有厚到这个程度,因此甘士梅主动回避,去厨房做饭。而严蕊灵也去帮忙,顺便把朱代东老家拿来的土特产收好。
  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大男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工作上,朱代东当然不能过问厅长的工作,实际上都是严鹏飞在倾听朱代东的工作。朱代东过了年才二十六岁,这样的年龄能在基层杀出重围,一步步登上县长助理之职,朱代东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今年朱代东又将跨越一个也许其他人一辈子都不能跨越的事,要提副处。许多县城的老科级干部,要达到副县级,最大的希望就落在退休之前,能到人大或政协去挂个副职,然后他的职务后面也加个括号,副县级。除此以外,通过正常提拔想要成为副县级,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朱代东却做到了,除了凭他良好的关系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他的个人能力。他能做别人做不好或是做不成的事,雨花县去年因为朱代东搞起来的树木岭养殖场和狮子山家具厂,经济数据上了好几个台阶。
  特别是狮子山家具厂,乡里的农户除了分红之外,脑子活的人都跑到外地经销本乡生产的家具,去年一年,狮子山因此增加的万元户至少以百计。现在狮子山的家具已经卖到了外省,这些都是狮子山群众的功劳。卖家具有钱赚,狮子山家具厂也支持本乡农民去外地创业。这就更加增多了本乡个体户的发展和壮大,到年底时,家具厂销住处省的家具,都是本乡人在外地销售的。
  去年底,朱代东就任县长助理,雨花县把一个已经停产快要倒闭的农机厂扔给他,可是朱代东仅用二个多月的时间,就实现扭亏为盈。这简直就是在创造神话,这样的成绩,如果不是因为朱代东的家境不能帮他一点忙,恐怕他早就升为副县级了。
  朱代东的基层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从普通办事员到副乡长、乡长、乡党委书记都被他干了一遍,这对朱代东来说,既是重要的工作经验,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干部,比从上面机关下放的干部,是有很大差别的。严鹏飞认为,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干部,如果能很好的跨越前几步,对他们以后的仕途发展将极为有力。比从上面大机关派下去的干部后劲更足。这一点,严鹏飞毫不忌讳的告诉了朱代东。
  现在朱代东所缺欠的是机关工作经验,机关就是个江湖,甚至比电视里小说中的江湖更加险恶。严鹏飞向朱代东说了些自己所经历的事,都是实际体会,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经验,让朱代东受益匪浅。
  其实严鹏飞对朱代东的机关工作经验不足无需太过担心,以朱代东恐怖的听力,机关里有什么消息他是不知道的?机关里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双耳,有这样的巨大优势,朱代东不去搞别人就已经是烧高香的事,如果朱代东想搞点事,实在是太过容易。
  这三个多月,朱代东虽然不是天天待在县政府,可是机关里的事他也听了许多,不管是你小道消息还是暗中交易,只要有人,就得说话,只要有声音,就逃不过朱代东的双耳。有些人自持保密,在机关里交头接耳,说一些不怀好意的话,散布谣言,这样的事朱代东听了许多,他现在只是外来户,只听不说,只想不做。
  严鹏飞已经把朱代东当成准女婿来看,因此不遗余力的把自己的一些工作经验说得给听,这一点让朱代东很感动。更大的帮助,严鹏飞不会再给予他,就算给了,朱代东也不会要,严鹏飞只需要在应景的时候提点一下朱代东就足够了,无需特意去关照他。以朱代东现在的强势表现,也不需要严鹏飞的关照。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