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朱代东与李少林在省城待了两天,天天围着农用车市场转,朱代东甚至还装作客户去试驾了几次,让李少林切身感受具体的数据。虽然县农机厂生产手扶拖拉机的技术已经很成熟,可这次毕竟是上一个新产品,以后有可能甚至还会买一辆其他厂家生产的农用厂回去当样品。
  李少林是个很严谨的人,对于各种数据力求准确,朱代东试驾两次,对他收集准确的数据帮助很大。原本这样的事,他自己一个人来就行,但朱代东认为,收集市场信息,有他协助要好一些。事实上朱代东在市场里还确实听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比如哪些车的返修高,哪些车有设计上的缺陷,如果让李少林一个人来,这些话他是听不到的。
  而且朱代东也需要第一手的资料来说服县里,重振县农机厂,对李少林来说是个机会,对朱代东来说何尝不是个机会?这是他担任县长助理之后做的第一件,也可以说是要打的第一场仗,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准备看他的笑话呢,朱代东岂能让那些人如愿?
  坐在回雨花县的长途汽车上,李少林终于合上那本一直在写个不停的记事本,笑着对朱代东说,朱助理,你还真是与众不同。
  “我长了三只眼睛还是四只耳朵?”朱代东笑着说,他在省城过得很充实,白天陪李少林转农用转市场,晚上李少林在房间里总结收获,他就去与严蕊灵约会,在省城的两个晚上,朱代东收获颇丰。
  “朱助理说笑了,我是你说根本不像一个当过乡党委书记的人,身上没有架子,怎么会有威信?”李少林笑着摇摇头,朱代东虽然不懂机械,但却是正牌大学生,与自己在很多问题上能聊到一块去,而且这个人性格开朗,跟什么人都能说到一块去,这两天在市场里,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再待十天也搜集不到这么多的信息。
  “有威信不是看有没有架子。”朱代东轻轻笑了笑。
  县农机厂要重新开工,并且生产新产品,农机厂的厂长余见勇是不能绕过去的。朱代东在向王力军汇报时曾经说过,有换一批人,还要处理一批人。这个余见勇就是要处理的人之一,此人担任农机厂短短三年多时间,就把一个好端端的农机厂搞得半死不活。早就有人反应,他是个**分子,也有人曾经到县里去告过状,但因为他在县里有关系,一直没事。
  朱代东在农机厂就听到过余见勇的“名声”,当一名厂长被大多数工人所不耻时,这个厂长要说没有说话,鬼都是不信的。但自己只是县长助理,要无端端的强行要求处理余见勇也是不合适的,毕竟自己是县长助理,不是县委书记助理。
  但如果县里支持自己为农机厂输血,那处理余见勇就名正言顺,但现在唯一让朱代东感到麻烦的是,余见勇的狐狸尾巴还没有露出来。朱代东也去过他家附近,余见勇夫妇很少会说到厂里的事。是啊,现在农机厂已经停了产,根本没必要说起厂里的事嘛,除非给他制造一个必须讲起的理由……
  “李工,你们厂的余见勇厂长能管理好新的农机厂吗?”朱代东忽然问,李少林做人严谨,为人正直,从来不知道说话有的时候也要拐弯抹角,直来直去的,当技术干部,能一直当到高级工程师,也算他头上有只高香了。
  “不好说,他的能力管理旧厂都不行。”李少林摇了摇头,余见勇把好好的一个农机厂给搞到停产,新厂若是还交给他来管理,生死难料。原本李少林对县里准备投资搞新的农机厂很有信心,可一想到会让余见勇这样的人来管理,他的心情就沮丧了许多。
  “除了能力之外,他还有其他问题吗?比如说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朱代东问,跟李少林说话也得直来直去,你要是转了个弯,保不准他听不懂你的意思,一开始的时候朱代东还很不习惯,接触几次后,**清李少林的性格,就好交流多了。
  “以前听说他跟厂里的几个女工有些说不清的关系,只有后来一直没有人抓到把柄。至于经济问题,捕风捉影的消息很多,说什么的都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李少林说。
  “李工,你抓紧时间把计划书搞出来吧。”朱代东对余见勇的情况比李少林知道得多,这就是听力强的好处,他到农机厂,故意把话题向余见勇身上提了提,当面向自己告状的人没有,可背后里,大家又都在议论纷纷,把余见勇的糗事翻出了不少。
  等到李少林的技术报告一出来,朱代东的市场调查、远景分析报告也都出来了。王力军找朱代东谈话,告诉他,县里的资金有限,同时主抓两家厂有点难度。先搞一家做个试点,如果你的方法确实可行,再慢慢推广嘛。
  朱代东说那就搞农机厂,把自己和李少林搞出来的报告都递给了王力军,对方一边看材料,他一边汇报农机厂的情况以及自己的打算。
  “准备得很充分嘛?”王力军看着手中翔实的材料,有些意外的问。
  “跟着县长搞工作,这是必须滴。”朱代东谦逊的笑道,他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听到了王务军与郭临安商量的结果,暂时只拿一家做试点,估计这段时间王力军是在忙活钱的事,朱代东既然提前知道了消息,当然也不会闲着。
  “农机厂需要多少资金才能搞起来?”王力军问,他对朱代东这段时间的工作很满意,一名合格的下属就是要能找准定位,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而朱代东在这方面很到位。
  “二百三十万。”朱代东打了一点埋伏,先报二百多万,让王力军还点价,最后落实在二百万。
  “我只能给你二百万。”果然不出所料,王力军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底线,用二百万去给农机厂做实验,说出去别人以为他疯了,要不是对朱代东有信心,换个人是绝对拿不到这笔钱的。
  “二百万就二百万吧,虽然还差那么一点,但可以让农机厂再想点办法。”朱代东心中偷乐,脸上却是无奈的说。
  “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吧,县里对你的支持不可谓不大,你可得给我拿出点成绩来。”王力军哂笑。
  “保证不辜负领导的期望,为了能更好的把农机厂管理好,我想应该新换个厂长。”朱代东说,资金是硬件,现在他还需要软件的支持。
  “余见勇不合适?”王力军问,上次朱代东就提出要换一批人,当时他没接茬,现在看来,朱代东已经有了想法。
  “他要是合适的话就不会让农机厂现在的机器设备全部停下来了。”朱代东轻轻叹了口气说。
  “无缘无故的把厂长给换掉,会不会让农机厂人心不稳?”王力军沉吟道,只要是涉及到人事的问题,就会特别灵感,农机厂也是个科级单位,余见勇正经是名科级干部。
  “恰恰相反。”朱代东轻轻说。
  王力军答应跟郭书记商量,朱代东回到办公室后,见王力军并没有马上跟郭临安汇报,知道县长心里也要把事情盘算好。光听自己的一面之词就提出要换人,恐怕也不能说服别人。
  门口响了两下笃笃的敲门声,朱代东刚说了声请进,谭志鸿就笑着走了进来,他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串门,除了王力军的办公室要确实有工作才进去请示汇报之外,其他副县长包括朱代东这里,他都是常客。可以这么说,谭志鸿是县政府除朱代东之外消息最灵通的人,当然,在他看来,自己才是消息最灵通的。谁能想到朱代东坐在办公室里能知道县委县政府的大小事情?平常一般没什么事,朱代东都不串门的,最多也就是到曹长宽的办公室里喝杯茶。
  谭志鸿对朱代东正在忙的农机厂很有兴趣,每次来都喜欢把话题往朱代东的工作上引,最近在忙些什么啦,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说话啦等等云云。今天也不例外,朱代东却没有像平常那样嘴巴跟上了锁似的,他告诉谭志鸿,县里准备注资二百万到农机厂,让农机厂重新迸发活力。
  谭志鸿果然很感兴趣,问,那余见勇不就要飞黄腾达了么?朱代东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轻蔑的说,余见勇还想当厂长?他屁股下面的屎都没擦干净,县里不让他到纪委喝茶就不错了。
  机关无秘密,这件事很快便传到余见勇耳中,农机厂会重新生产他已经听到了些风声,本来还在得意洋洋,自己也要咸鱼翻身,可没想到,县里却不打算让自己再当这个厂长,这哪行呢?
  晚上,余见勇一回到家,他老婆就问,县里要撤你?余见勇冷笑,凭什么?我一不贪二不拿,清廉正直,要拿我得有证据,否则我到省里去告状。
  你这话到外面说去,别跟我说。他老婆哂道,空**不会来风,你的事不会真犯了吧?不可能,家里的情况像受贿的样子吗?既无现金又无存折,就算来抄家我也不怕。别人不抄这个家,抄你老家,看你还敢口出狂言不?
  你这个死婆娘,我都出来参加工作十几年了,谁还会注意老家?再说,就算到了老家,他们还能扒开顶梁?晦气!余见勇怒吼。
  你轻点叫,要是让人听到,去你老家一搜,你这辈子就别想出来了,余见勇的老婆连忙说道。怕个啥,我们独门独户的,谁能听得到?
  世事无常,这样的话偏偏就有人听到了,而且还听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的。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