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晚上,罗六指在好再来宴请朱代东等乡主要领导,朱代东答应了。要是不去吃这顿饭,恐怕罗六指今后心里都会不安。朱代东向罗六指介绍了乡里的主要领导,并且向罗六指郑重承诺,为了保证全乡学校修建工程的质量和进度,乡党委政府、工程总指挥部会全力配合罗六指。
  罗六指很感动,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他向朱代东保证,工程交给他,一定会保质保量按时交货,在九月一日之前,可以保证所有项目按时完工。同时也会接受全乡人民的监督,做好狮子山的这个百年工程。
  乡里九个党委成员、二名非党委成员副乡长、教育局的两名科长还有学区的主任副主任参加了宴请。加上罗六指的人,正好坐了两桌。走进包厢,看到每张桌上摆着六瓶茅台和两条中华烟,朱代东愣了一下,把罗六指叫来,笑着说:“罗老板,你这招待规格是不是高了点?”
  罗六指嘿嘿笑笑,他不知道朱代东这是说正话还是反话,这样的规格在乡镇现在也不算高了,特别是对他这种接工程的包工头来说,许多业务都是在酒桌上谈妥的。难道朱书记是让再给每位上个红包?可今天来的人多了些,自己准备散席后挨个敬上,特别是朱代东那里,准备得非常“充分”。
  “我刚才说乡党委政府要全力配合这次的学校修建工作,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今天来,主要是向你介绍相关人员,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可以直接找他们,喝酒并不重要。我建议,把茅台换成树木岭酒,把中华换成沙白如何?”
  朱代东柔和而坚决的语气让罗六指只好照办,对这位年轻的乡党委书记,罗六指好感大增。想着提包中那个厚厚的红包,罗六指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送?最后他还是不想冒这个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官员他见的实在太多了。
  罗六指那边来五个人,除了罗六指外,其余四个人都是专业的公关人员,其中包括两个女的,不但能活跃气氛,那酒量也是呱呱的。但朱代东在跟他们每一个人都喝过一杯酒后就停了,今天只是个见面会,等到工程验收完成后,再跟罗六指喝庆功酒,到时由乡里请客,一定跟大家喝个痛快。
  朱书记发了话,这个见面会就多了份工作性质。朱代东让罗六指谈了工程安排,罗六指说,现在是六月,先准备建材,学校一放假,马上动工。有些配套工程,现在也可以动工,罗六指见气氛融洽,半开玩笑的问,朱书记,工程款能按合同上的规定付么?
  罗六指中标后,凌长金就代表狮子山乡政府跟罗六指正式签了合同,其中的付款方式是根据工程进展而定的。建材进场后,就会付出第一笔款,一百万元。
  朱代东笑了笑,这个问题应该由凌乡长来回答,凌长金说,所有的工程款全部到了乡的账上,什么时候想拨到你的账上,得看你的工程进展。罗六指眉开眼笑,他包工程最怕的就是欠款,特别是公家单位,有的时候明明是能赚钱的工程,搞到最后还得亏本。
  晚上,罗六指提了个黑色塑料袋到朱代东家,说一点小意思,请朱书记笑纳。朱代东脸色**,说,罗老板,你这工程是不是不想做了?罗六指大惊,朱书记,我可是实心实意的。
  钱物都被退了回来,而且朱代东告诫罗六指,在这项工程上面,他不必在这方面用钱。有这样的功夫,不如踏踏实实的把工程质量搞上去,比什么都强。见朱代东是真心拒绝,罗六指只好讪讪的把东西收回去。
  临走的时候朱代东突然记起一件事,说乡里对这次学校修建工程很重视,也决定要大力支持,特别在乡政府内划了三间办公室供罗六指用。另外乡政府的宿舍还有套空房子,罗六指不是狮子山人,可以暂时搬到乡政府内住着。
  罗六指一听大为感动,朱书记对自己真的没话说啊,当然,人家朱书记跟自己非亲非故,主要是想让自己把精力都放在工程上。能在乡政府内办公,以后搞起工程来也方便多了。罗六指眼睛里濡着泪花,如果这次的工程做不好,他怎么对得起朱书记?嘴里嗫嚅着说,请朱书记放心,我罗六指哪怕变成罗五指,也要保持保量的把学校工程修建好。
  朱代东倒没想到罗六指会如此感动,他之所以要让罗六指在乡政府内办公,就是想随时监听他的一举一动,他从源头上控制工程的一切,下面有技监局和广大群众,罗六指就算变成罗九指,也别想在工程上搞鬼。朱代东不在乎罗六指能赚多少钱,在二百九十万的价格上,只要罗六指能严格按照县教育局提供的施工方案和建筑图纸来施工,赚多少是他的本事。
  第二天朱代东跟凌长金说起了这件事,对于让凌长金在乡政府内办公,说实话,凌长金有些想不能,国家政府机关怎么能与私营企业共在同一片屋檐下呢?但现在对于朱代东的指示,凌长金越来越习惯于听从,很多事情,朱书记比自己想得长远,一开始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的事,到了最后,结果却证明了朱书记的正确性。当初腾冲村搞蔬菜基地,自己只是冷眼旁观,认为不可能有什么收获,就算有,一个村能搞出什么名堂?
  可是两个月后,就知道是自己错了。还有家具厂的事,如果当初乡里多投几十万,对于家具厂的利润分配,自己说话的底气也大得多,搞得如今乡里要用钱,还得先与郭春华商量,最后请朱代东定夺。现在朱书记要划出几间办公室给罗六指用,凌长金心里想不通,可朱书记的指示还是要照着去办,以后自然会明白的。
  这次狮子山投入重资修建学校,朱代东并没有大肆宣传,作为一名曾经的教育工作者,他觉得无论是自己还是狮子山党委政府,都只是做到了应该做的而已。如果把狮子山历年扣下的教育经费加起来,恐怕不会比这笔钱少太多。
  这次狮子山一共准备了三百五十万用来修建全乡的学校,加上教育局吴震拨下来的二十万,比实际使用多出了八十万。这八十万如何用,凌长金向朱代东请示。
  “长金乡长,乡里以前的教师工资能发全么?”朱代东问,以前乡里虽然有点钱,但要用钱的地方更多,就算真的欠了教师工资,朱代东也是有心无力,但现在不一样,这笔钱就能用在这上面。
  “书记,全县哪个乡镇的教师工资能发全的?我们乡的情况还算可以,能发七成,寒暑假五成。”凌长金苦笑,朱书记原来在树木岭的时候就分管过教委,能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今年乡里的情况因为家具厂会大大好转,特别是这次还剩了八十万,我觉得就可以拿来给教师补发工资。”朱代东说道。
  “补发工资?补几年?”凌长金就没想过这笔钱还能回乡政府,朱书记能为乡里赚钱,但这用钱,也绝对是个能人。
  “欠了几年就补几年,只要是在狮子山教过书的老师,不管他们现在是否还在狮子山,不管他们是代课老师还是民办老师,都要补发工资。当然,调离的就只补发到离开狮子山时为止。你去跟学区的孙勇同志落实一下这件事,争取在修建工程完成前把钱全部发下去。另外还有教师的学历资格问题,也让孙勇同志造个表上来,暑假这两个月可得好好利用一下。还有学生学费问题,每年乡里的学费应该只在三十万左右吧,这笔钱能不能以后收乡里出?我们狮子山不搞则已,一搞就要搞好,软件硬件都要跟上去,尽力做到最好。”朱代东说道。
  “朱书记大力支持教育事业,我想孙勇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高兴成啥样。”凌长金听到朱代东的计划也很动容,这可都是要投入,而且是每年都要投入的事,要不是乡里今年出了个家具厂,这样的事连想都不要想。
  孙勇接到凌长金的电话根本就不相信,凌乡长,你就别耍我的,这样的好事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只要乡里能按月把老师们的工资拨过来,我就谢天谢地了。凌长金被孙勇的态度气笑了,骂道,孙勇,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算了,我现在就去向朱书记汇报,学区不要这笔钱。
  “等等,凌乡长,你说这是朱书记的意思?”孙勇连忙大喊道。
  “怎么,我说的不算数,才朱书记发话你才肯信?”凌长金冷笑道。
  “哪敢哪敢,凌乡长,我马上让人造表,狮子山的教育事业总算迎来春天了。”孙勇说话的时候,眼眶都湿润了。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