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曹长宽在树木岭可以少喝酒,但到了芙蓉,为了取得“真经”,就不管胃了。他的酒量其实不错,有一斤多接受二斤的样子,上次在香山山庄,朱代东喝两杯,他喝一杯,而且喝的是快酒,一杯接一杯的喝,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以至最后酩酊大醉。
  按说曹长宽这样的酒量,在工作中应该是应付才对。但其实上,就算是朱代东,如果碰到几十个人一起的聚餐,照样坐喝醉。你再能喝,架不住劝住的人多,朱代东能喝两箱酒,可如果四五十个人,甚至是上百人向他劝酒呢,每人喝半斤,绝对把他喝趴下。
  现在曹长宽就是这么个情况,雨花县去了十几个人,芙蓉县当然要接待好兄弟县的干部。因此,县政府也派了十来个人接待,甚至在最后,芙蓉县的县长都来敬酒,虽然只有一杯,但那杯酒至少在一两五以上。对方是县长,虽然只是在中间来敬杯酒,但这个面子不能驳,曹长宽一扬脖子,一两五又进了肚。
  在旁边的朱代东看到曹长宽难受的样子,倒为他抱不平,因为朱代东看那县长一饮而尽的样子,就知道他喝的不是酒而是水。拿着一杯水来敬别人的酒,面子有了,里子也不错。
  “朱代东,你不仗义。”回到宾馆后,曹长宽醉熏熏的对扶着他上楼的朱代东说道。
  “我怎么不仗义啦?这是葡萄糖,喝下去睡一觉就没事了。”朱代东拿了个杯子,倒了四支葡萄糖出来,虽然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乡政府的秘书了,可每次总会在包里放上两盒葡萄糖。
  “你这么能喝,怎么能不来替我挡挡酒呢?”曹长宽恼道。
  “曹县长,人家是尊重你,你是我们的头,我哪够资格。再说了,就算我再能喝,跟他们一比,也不行啊。人家喝的是水,我们喝的是酒,再挡,也是个醉。与其我们两个一起醉,不如你醉了,我保持清醒的头脑服侍你,不更好?”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
  “你小子,回去再收拾你!”曹长宽哼哼的道,喝下葡萄糖下,沉沉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半夜,见朱代东就在房间里的地毯上睡着,曹长宽那点愠怒立刻消化于无形。看着朱代东睡觉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曹长宽心中暗笑,这臭小子,天生就是当秘书的料!曹长宽到房间里的卫生间冲澡,朱代东听到声音,随即也醒来了。
  “代东,时间也不早了,你回自己房间去睡吧。”曹长宽在里面听到动静,伸出头来说。不知不觉,曹长宽称呼朱代东由原来的代东同志简化为代东了。
  “没事,我已经醒来了,现在过去也睡不着,还是多聆听一下领导的指示吧。”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
  “你就滑吧,等会,马上就出来。”曹长宽笑骂道。
  适当的油滑显得更为随意,其实晚上朱代东原本倒想去给曹长宽挡酒的,但这次出来有十六个乡镇的主管乡镇长,其他人都没动,自己这么积极算怎么回事?这次来是“取经”,如果带队的曹长宽都不拿出点诚意,别人的真经就这么轻易给了你?
  “代东,你觉得我们这次来有没有收获?”曹长宽手里拿着条毛巾,边擦着湿**的头发,就一屁股坐到朱代东身边,问。
  “从正面上看好像收获不大,老生常谈罢了。”朱代东说道。
  “哦,那从背面看呢?”曹长宽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听出了朱代东话里有话。
  朱代东把从刘炜那里打听到的经验说了出来,如果说芙蓉县有真经的话,刘炜的这些话才算是真正的“真经”。
  “真的?”曹长宽大吃一惊,这样的手法闻所未闻,也太专业了吧。
  “我总编不出这样的套路吧?”朱代东笑了笑。
  “代东,你总是出人意料。”曹长宽一叹,从第一次朱代东当面向来讨债,到后来在香山山庄反把自己灌倒,到“普九”验收的那条条幅,朱代东留给他的印象是一次比一次深。
  “曹县长,你这是批评还是表扬?”朱代东笑嘻嘻的问。
  “自己体会吧。你怎么会跟芙蓉县下面的主管副乡长熟?”曹长宽问。
  “我们一起在市里开过会,同时我也是芙蓉县黄土岭人。”朱代东说。
  “你是芙蓉县人?”曹长宽再次意外,这小子,到了老家,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这个问题我好像没必要告假吧?”朱代东笑眯眯的道。
  “你小子鬼灵精怪,刚才在酒会上,芙蓉县的干部拼命的灌我酒,你也不给自己的家乡人敬几杯。”曹长宽嗔怪道。
  “那是你们领导之间的交流,我是小兵,没资格。”朱代东道。
  从芙蓉县回来后,雨花县的计生工作抓得紧了,朱代东回到树木岭后,陈树立也叮嘱他,全力以赴搞好计生工作,确保树木岭顺利过关。
  “书记,我正想向你汇报这个问题,被动应付只能应付一时,否则不管怎么做,心里都会没底。”朱代东说道。
  “那你想怎么做?”陈树立问。
  “只要是不符合政策超生的,一律引产。”朱代东沉声道,其实各个乡的计生工作之所以难做,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群众的工作,问题反而在于乡里。侯勇的老婆叶丽娟是计生委的干事,早还在袁平在的时候,她就向朱代东介绍过这里面的玄机。
  违反政策的生育看年都有,乡里的政策是动员引产,不愿意引产就罚款,处罚过孩子就可以偷偷生下来,如果既不听说服,又不交罚款,那就不客气。乡里对付农民,自然有的是办法。也因此,有的村民为了逃避罚款,就躲到外地,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罚,除非再不回来。
  这已经把计生站变相成为乡里的创收窗口了,树木岭再穷,也不能在这上面创收吧?一旦有了创收目的,性质就变了,一旦被上面发现,所有人都得倒霉。
  而且这样的处罚只是乡里罚款,县里并不知情,或者是故作糊涂,又或者是满天乌鸦一般黑,县里拿下面也没有办法。毕竟下面的乡镇要搞点钱也不容易,刮宫引产的事也会被村民在背后戳脊梁骨。
  但朱代东认为,孩子生的越多,家庭情况就会越错,而如果乡里的政策严厉,不允许任何人超生,那些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就会趁早死了那份心。除非他们离开树木岭,否则只要严格执行政策,就能从根本上杜绝超生现象。
  现在朱代东之所以要向陈树立汇报,就是要让陈树立取舍,看他舍不舍得计生委这个创收窗口。要知道计划生育检查年年都有,疲于应付终究不是良策。
  “这件事要慎重考虑,最好能上党委会研究讨论。”陈树立被朱代东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件事他还真没办法果断决定。
  “书记,这事哪能上党委会?乡政府的消息传的最快,如果被第三个人知道了,那些超生对象恐怕连夜都得跑,到时如果被检查组发现……?”朱代东没有再说下去。
  陈树立没有召开党委会,也没有当时决定,当天,他在办公室里坐到了后半夜,第二天一早,朱代东见到他的时候,两眼通红。
  “代东,就按你说的办。”陈树立坚定的说道,他考虑了半晚,决定还是不去走这个钢丝,再说了,乡里之所以会留下生育上的漏洞,就是为了创收。现在要把所有的漏洞都堵上,以后就会少一块收入。但这也没什么要紧的,马上乡政府就要由朱代东当家,财政这块就由他去负责便是,陈树立相信,以朱代东的能力,树木岭绝对不会因为省了计生这块的隐形收入而影响正常的动作。
  陈树立拍板,朱代东马上采取行动,这样的事不能对下面明言,否则保不准谁的嘴不严,就会透了口风。首先要做的就是**底,晚上朱代东去了趟侯勇家,跟叶丽娟说让她准备准备,要到各个村去****底。
  “代东乡长,这个底我早就**透了,不用你跑了。”叶丽娟笑道。
  “真的还是假的?”朱代东略显意外,这年头报表上的数据都有水分,朱代东以前当秘书时,就经常要给乡里的材料“注水”。
  “全乡怀孕妇女三十八人,有问题的十五个,不是超生就是肚子大还没领准生证。”叶丽娟笑了笑,说道,“这个数是各村妇女主任报的,她们不敢说假话,往年比这个数大,我怀疑还有怀孕的,她们没发现。”
  “所以还得下去****情况嘛,要把那些没发现的也**上来。”朱代东微笑道,因为侯勇的关系,朱代东自然很相信叶丽娟,至少,叶丽娟不会对他说瞎话。
  “代东乡长,要下村没关系,但能不能让派出所的人跟着?”叶丽娟眉头微蹙,想了想又解释道:“那些村民谁想引产?谁心甘情愿交罚款?有的愣头农民,提个铁锨守在门口,门都不让,搞不好还会有安全事故。”
  “让派出所的人跟着还用我说?你直接下指示不就行了?”朱代东看了一眼旁边的侯勇,笑呵呵的说道。
  叶丽娟脸上一红,面前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作家访的那个略显腼腆的小伙子的,如今他是代理乡长,随着职务的上升,他的心态和经验都在快速成长。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