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曹长宽接受了朱代东的道歉,但却没有接受树木岭的“普九”计划,事实上县里已经有了整体规划,树木岭并不在规划之中。而第二天,谭志鸿也打来了电话,他也很歉意,县长看了树木岭的“普九”计划,但与曹长宽一样,并没有将树木岭列为重点。也就是说,树木岭的希望渺茫。
  朱代东对于谭志鸿能给自己打来电话很感激,虽然县长没有认同树木岭,但至少谭志鸿对树木岭的印象不错,对自己的观感也还可能,另外也跟曹长宽化解了心结。朱代东当面去他的办公室讨债,虽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但是能与副县长化干戈为玉帛,朱代东还是乐意为之的。也许,这就是自己上次喝了十来瓶酒的收获吧。
  朱代东拜托谭志鸿一件事,省“普九”检查团来到县里后,务必要通知他一下。这事并不难办,检查团来县里,也不是什么机密,谭志鸿满口答应下来。
  一个月后,朱代东接到谭志鸿的电话,省“普九”检查团已经到了,朱代东扔下电话就往县里赶,因为没等到班车,他干脆骑着摩托车去了县城。
  到县城后,他径直去了雨花宾馆,这里的前身是县第一招待所,也是县委县政府的定点招待单位。县局领导在雨花宾馆宴请检查团成员,而朱代东就在宾馆对面小摊吃馄饨。谭志鸿告诉他,检查的线路,今天晚上就能决定,朱代东想第一时间知道。
  虽然朱代东在宾馆对面,但对于检查团的信息,他与县局领导的待遇是一样的,甚至朱代东还能放肆的吞着馄饨,而不用去讲满嘴的客套话。他既能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也能轻松自在,只是身上的灰尘味太重,回去后得好好洗洗。
  因为饭后还有工作,因此酒宴的时间并不长,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虽然按省检查团的意思,按好、中、差类别,一共检查三分之二的乡校,可是朱代东在听到那些地方时,心里清楚,这些都是一类乡镇。看来检查团也尊重县里的意思,搞什么抽签,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
  朱代东有些丧气,听着里面一一报着中签的乡镇,却没有出现树木岭的名字,这几个月来的工作就显得没有了意义。忽然,朱代东听到树木岭隔壁的狮子山乡的名字,现教育局的局长吴震就是从狮子山党委书记的位子上来的,狮子山乡这次列为重点,也是情理之中。
  但从狮子山乡这几个字,朱代东却有了主意,他没有再在宾馆对面待下去,骑上摩托车,在县里找到一家招牌店,订做了一条条幅。
  第二天一早,验收组去狮子山乡检查,狮子山与树木岭相邻,在县城出来后四十里左右的地方分贫,一条路通往树木岭,另外一条路通往狮子山。
  在岔道口,一条醒目的大型条幅进入检查团的视野:“热烈欢迎省市领导莅临树木岭乡检查指导”。检查团分为两个小组,王力军和曹长宽各陪一组,检查狮子山乡的由王力军作陪,同行的县局领导还有谭志鸿和教育局的吴震。
  王力军的身边坐着省督察室的竺必峰主任,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头,看到这条条幅,他眯缝的双眼**睁了开来。这条条幅显得很突兀,但并不出格。竺必峰随口问:“树木岭离这儿多远?”
  “三十五公里,是全县最远的一个乡,有一段土路。”王力军已经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太远了,不合适去。
  竺必峰轻轻了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坐在副驾驶上的谭志鸿本来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黑色的桑塔纳行驶在通往狮子山乡的路上,两旁树木高耸,叶片黄绿黄间,景色宜人,王力军与竺必峰谈兴很浓。
  狮子山是早就内定的一个点,前期也做了不少工作,可是今天却差点砸锅。狮子山中学新建了一个实验室,显得很大,学区主任自作主张,从邻县一个学校借来了仪器和药品,结果把易燃药品和非易燃药品放在一起,这是不允许的。
  竺必峰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刚开始。竺必峰问陪同的主管乡长几个数字,结果乡长支支吾吾,只得把校长推到前面。竺必峰呵呵的笑,乡长脑袋里装着什么大事?王力军在后面的脸色刷的变了,狠狠的瞪了那乡长一眼,乡长不敢与县长对视,只能把头往下埋,再深一点就到裤裆了。
  还有就是辍学情况,竺必峰拿着花名册抽查了一个班级,来到到教室亲自点名,一个学生应了两次,但竺必峰人老眼不花,竟然被他认了出来。一个班四五十名学生,他竟然能一边念花名册,一把记住学生的样子,陪同的人都服了他。
  竺必峰问那个学生,“你怎么会有两个名字?”
  学生哪见过这种阵势,红头涨脸的就说,“这是老师安排的。”
  其实哪个乡的学生流失都不乐观,可以说,只要认真查,都会超出,甚至是远远超出国家规定的辍学率,能像树木岭那样,舍得拿钱出来给失学儿童减免学费的毕竟不多。这虽然情有可原,但狮子山乡明显告假就是问题了。
  一路上,竺必峰与王力军谈得很上路,此时也顾忌王力军的面子,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可是王力军脸上却挂不住,他早就把吴震拉到一旁,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这是吴震的地盘,吴震现在又是教育局局长,可就是在狮子山乡出了这样的问题,吴震难辞其咎。
  到送别时,乡长、校长跟竺必峰握手,原本王力军也应该在场的,但他已经上了车。
  王力军是雨花县土生土长的干部,在雨花县颇具传奇色彩,他原是一名兽医,由兽医站长、畜牧局长,一路坐到了县长宝座。王力军医术精湛,尤其擅长劁阉。一次在某村检查,羊倌没见过如此阵势,慌了手脚,一刀下去,几乎将羊的尘根全部割去,小羊疼得直叫,羊主也急了眼,不顾领导在场,骂了脏话。
  王力军当时说,羊倌充其量也就是个二把刀,随即挽起袖子操作起来。不到二十分钟,几十只羊阉割完毕,众人一片喝彩。王力军也是兴致高涨,说把羊蛋带回去抵操刀费。中午,一行人在乡食堂吃炒羊蛋,赞不绝口,王力军哈哈大笑。
  王力军平时随和,不拘小节,可一旦认真起来,不讲情面,当场让人下不来台。谁是给他留下不良印象,短时间内难以改变。据说他到某乡镇下乡,撞见乡长打麻将,随即拂袖而去。其实乡长打打麻将是常事,以前袁平就经常搓,只不过是那个乡长倒霉罢了。一年后就调到工会当了常务副主席,括号:正科。
  乡镇干部在酒桌上游行一句骂人话,说某人倒霉,就是咒他早晚撞到王力军手里。现在狮子山乡的这名主管乡长,甚至包括吴震,都撞在了他的枪口上。
  回去的路上,竺必峰说,来一趟也不容易,提出来想去树木岭看看。是因为那条条幅,还是对狮子山乡不满意?无从知晓。出了这样的事,王力军当然不能反对,他给陈树立打了电话,问主管文教卫生的乡长在不在,马上准备,检查团要去树木岭。
  其实从狮子山乡去树木岭,不用绕那么远,两个乡之间还有一条低等级公路相连,侯家塘豆腐厂生产的豆腐,就是通过这条路,经过狮子山乡后,送到市里的。
  朱代东今天一直在办公室守着,哪里也没去,他让张治春把一切都准备好,随时准备迎接检查团的到来。朱代东真希望在狮子山乡检查时出点什么问题,果然!
  竺必峰对树木岭非常满意,走进校园,盆栽的鲜花怒放,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朱代东一直跟在竺必峰的身后,现在恐怕没有人再愿意站在这个位置了。甚至包括县教育局的吴震。朱代东对于检查方面的各种数据、数字倒背如流,竺必峰不管问什么,他马上就能答出来,根本不用经过考虑。
  检查完成后,朱代东撤到了王力军和吴震、陈树立的身后,什么场合站什么位置,这是基本功。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而有了比较,就更清楚的看到了差距。竺必峰对这个没有出现在检查名单上的树木岭很有好感,同时对朱代东这个主管领导也是颇感兴趣。在要走的时候,竺必峰走到朱代东面前,问:“你是哪所学校毕业的?”
  “省师范大学。”朱代东说。
  “乡干部大学毕业的好像不常见。”竺必峰点了点头,目光中含着欣赏。
  “代东同志确实不错,有头脑有能力也有文凭。”王力军的心情总算是恢复了,脸上也有了笑意。
  朱代东心中暗喜,竺必峰的欣赏隔得太远,一个在省里,一个在乡镇,暂时用不上。但是王力军的肯定,对朱代东而言就是一种收获。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认可,当然,跟那条条幅也有关系,要不然王力军不会说自己有头脑。
  全县“普九”工作通过了验收,当然,检查团也留下了许多意见,须在今后弥补、改进。竺必峰表扬了几个乡镇,其中有树木岭。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