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张治春,怎么还一另垂头丧气的样子,人不是已经来了吗,怎么,事情没办好?”李金乐呵呵的说道,他已经让江崇义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处理这样的事情,江崇义是轻车熟路。特别是应对朱代东这样的新上任没多久的领导,江崇义更是有许多办法。
  “李乡长,事情何止是没办好,出大事了。”张治春哭丧着脸,大声嚎叫道。
  “出大事?树木岭就这么丁点大,能出什么大事?”李金不以为然,笑嘻嘻的说道。
  “下午江老板我们几个在学区搓麻将,可没想到,派出所却来抓赌,江老板现在人已经被关到派出所了。”张治春叹了口气道。
  “什么?!”李金大吃一惊,“你们出来了,为什么江崇义没出来呢?”
  “我们每个人交了五百的罚款就放了出来,可是江老板却要罚三万,我们学区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啊。”张治春叹道,不要说学区确实拿不出这笔钱,就算是拿得出来,张治春也不敢从学区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给江崇义交罚款。
  “三万?侯勇也真他妈的敢开这个口。他派出所是劫匪还是怎么的?”李金怒火中烧。
  “谁说不是呢,李乡长,这件事我只能找你,江老板说了,晚上让我带他去朱乡长家,这要是朱乡长那边没有处理好,可是耽误事了。”张治春急道。
  “这个侯勇,瞎胡闹。”李金此时已经顾不上当笑面虎了,抓起桌上的电话,就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侯所长吗?我是李金。”
  跟侯勇的电话一通,李金马上又变成了笑容满面,“侯所长,江崇义可是我们树木岭的客人,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先把人放出来。”
  “李乡长,这事可不好办啊,江崇义聚众赌博,数额特别巨大,而且他态度特别恶劣,到现在还吊儿郎当,拒不配合我们的调查,这样的人可不能随便放。”侯勇笑道。
  “哦,那能不能让我见见他,我跟他是熟人,也许我劝劝之后,他的态度就能转变。”李金笑呵呵的说道。
  “李乡长的好意我心领了,江崇义不配合,我们用的是办法,就不劳李乡长大驾了。”侯勇虽然说的客气,可是语气中的那种坚持,却是不容置疑的。
  “侯所长,我不劝他,见见他的人总应该没有问题吧?”李金心中暗骂,可是脸上却还是笑眯眯的。
  “李乡长,其实真没什么可见的,只要他一交罚款,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侯勇笑道。
  “那好,要交多少罚款?”李金故作糊涂的问。
  “鉴于江崇义的态度,我们决定对他严惩,罚款三万元。”侯勇说道,这个数目其实是朱代东定的,当时就连侯勇也觉得有点高了,就算江崇义再有钱,也不可能罚三万元啊,现在树木岭能称得上万元户的屈指可数,这一罚,一次就罚出三个万元户,侯勇也觉得有点悬。
  但是朱代东的意思也很明确,三万元不是目的,为了争取几天的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江崇义交不出罚款。否则侯勇要把江崇义关在派出所三天以上,没有个合适的理由是很难的。朱代东可不想侯勇因为帮自己,而疸他香山犯错误。
  “三万元?侯所长,你这是罚款还是抢钱啊?”李金愠怒道。
  “李乡长,按照治安管理条例,不要说三万,再多罚点,也是合情合理的。”侯勇脸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李金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侯勇欺人太甚!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去见袁乡长。”李金说道,自己没有分管政法,侯勇不给自己面子,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件事只有请袁平出面,否则就像张治春说的,会耽误事。
  李金闯进袁平的办公室,把江崇义的事一说,袁平也是怒形于色。可是这次理又在派出所,怪只能怪江崇义,竟然在这样的时候还有心情去玩牌,而且还玩的这么大。
  袁平拿起桌上的电话,想了想又放下,他决定亲自去派出所找侯勇。而在袁平去派出所的时候,朱代东已经到达县城,来到了纪委,并且来到了常怀庆副书记的办公室。
  “常书记,我是树木岭乡的副乡长,我叫朱代东。这次来是因为您在我们乡还有张欠条没有结清,您看看这是不是您的签名。”朱代东把常怀庆的欠条双手送到他面前。
  “到纪委来要债,你胆子不小嘛。”常怀庆接过欠条,扫了一眼,就放在桌上,凌厉的目光望着朱代东,过了一会,才哧哧笑道。
  “这是我们袁乡长特别叮嘱的,乡里所有的外债全部要讨回来。”朱代东毫无畏惧的迎上常怀庆的目光,轻轻的说道。
  自从他来到乡政府,特别是在跟陈树立关系走近之后,袁平可是没少给他穿小鞋。就拿这次的讨债来说,这只鞋子实在是有些小,朱代东是万万穿不上的。泥人都有三分火,何况朱代东这么一个大活人?人不犯人,我不犯人,人若犯人,我干嘛不犯犯人?因此现在朱代东才特意把袁平带出来,而且在说到“袁乡长”这三个字时,咬得特别重,生怕常怀庆听不出来似的。
  “袁平?你等会,我给他打个电话。”常怀庆有些不相信,袁平好歹也是个一乡之长,怎么会做出如此目不见睫的事来。
  “可以,来之有我们袁乡长也特意交待过,乡里的钱就是老百姓的钱,不能让老百姓吃亏,你看看,连催款单都准备好了。”朱代东从包里拿了张打印好并且盖了树木岭乡政府公章的催款单递给常怀庆。
  常怀庆边接过催款单,边给袁平办公室挂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只是那边却一直没有人接听。常怀庆挂了电话,又把电话打到办公室,这次倒很快有人接了,常怀庆问袁平是不是下村了,办公室的人肯定的回答,没有,半个小时前还给袁乡长送过材料呢。
  常怀庆挂上电话后,脸色有些深沉,袁平是不是算好了时间在躲自己?自己借树木岭的这笔钱,他还是有印象的。当初是到树木岭办案子,一连待了半个多月。当时纪委是独立办案,所有的经费和伙食都由县里出,因为待的时间长了些,带去的钱不够,才找乡政府借了点钱把食宿费结清。当时原本树木岭是要代纪委付这笔钱的,可是常怀庆却没有同意。这还是陈树立前任手里的中,当时记得袁平已经在树木岭担任副乡长了,应该清楚这件事才对啊。
  常怀庆当时也不是副书记,事情都过了这么些年,袁平这是想干什么?因为朱代东一直强调,这是出自袁平的授意,常怀庆也就把袁平当成了这一切的幕后指使。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任何事情都有他的必然性,现在树木岭专门派了名副乡长来纪委要这笔钱,常怀庆就不得不考虑这背后是否有其他原因。
  按理说,纪委还这笔钱是天经地义的,只是事情都过了这么久,当初常怀庆原本也是想,一回到县里,马上给树木岭清了这笔款,可是他一回到县里后,马上又接手一件新案子,而且还要去外地。当时他是连坐下来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就不要说去还树木岭的这笔钱了。到了后面,他手头上的事是越做越多,就慢慢把这件事抛之脑后,没想到,几年之后,树木岭却因为这笔钱而找上门来。
  袁平是要标新立异,还是想说他自己两袖清风?常怀庆突然想到抽屉里的一封检举信,告的是树木岭的学区主任张治春,但在里面也提到了李金。常怀庆这几年不常去树木岭了,可是他却知道,李金与袁平的关系极好。难道这就是原因?
  朱代东见常怀庆沉吟了一会,可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常怀庆已经考虑到了那么多问题。
  “朱代东同志,你是树木岭的副乡长,你对你们乡长袁平同志是怎么看的?”常怀庆的目光紧紧盯着朱代东问。
  “我们袁乡长工作能力强,作风过硬,廉洁自律,对待干部严厉,是不可多得的领导干部。”朱代东将袁平夸赞了一番。
  “是吗?”常怀庆也知道,从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口中,是很难听到真心话的,朱代东的回答,滴水不漏,是简直的空话加套话。
  “我写个条子,你去财务室领钱吧。”常怀庆没有再说什么,写了张付款条子给朱代东。
  “多谢常书记支持我们的工作。”朱代东站起来,躬了躬身说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树木岭不收我的利息就已经非常感谢了。”常怀庆站起来,呵呵笑道。
  等朱代东一走,常怀庆马上给树木岭的纪律委员张长会打了个电话,这次电话一通,张长会的声音马上就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长会同志吧,我是常怀庆。”
  “常书记你好。”张长会正在看文件,连忙站起来说道。
  “我有个事想问你一下,有人检举树木岭学区主任张治春在此次为学区购买文化器材教学仪器等设备时,有收受好处的嫌疑,你知不知道这事?”常怀庆问。
  “常书记,这件事我知道,现在我手上就正拿着那份检举信呢,这件事我们陈书记已经做了指示,一定要严查到底,我相信也很快会水落石出,等结果了出来,我马上便向您汇报。”张长会说道。
  “好,今年的‘普九’验收是王县长亲自抓的一件大事,而这事又事关‘普九’验收,因此,我想派人下来协助你一起办案。当然,这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为了尽快查出结果,人多力量大嘛。”常怀庆笑道。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