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老道,这酒怎么样?”朱代东笑嘻嘻的问,初四的时候,他动身来了武当山,在家里他实在有些压抑,虽然老爸老妈的工作好像做通了,但是朱代东总觉得他们望自己自己背影时的幽怨,可是结婚这样的大事,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因此他选择在初四时就来见无名道长,而见老道,只需要带一样东西就可以了。
  “精品老白干果然不错,可惜,十五年的陈酿,喝一口少一口了。”无名道长望着空空如也的酒瓶,叹了口气说道。他师父已经化羽成仙,现在他已经是武当山上的重量级人物,师父的临终托付让他只好在武当山上住下来,他的许多习惯也因此被迫做了调整。比如现在,他得知朱代东来了之后,就只能带着他悄悄来到后山一处人迹罕至之处,现在他可是“真人”,在别人面前可是绝对不能沾半滴酒的。
  “你就知足吧,现在这酒就算在雨花县,都绝对不会超过一千瓶,你一次就喝了一箱,还想怎么样?”朱代东带了两箱树木岭酒来见无名道长,当然,在路上,他已经把外包装都换了,用一只牛仔包背着,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
  “还不都是因为你?我只喝了六瓶!”无名道长气道,他现在武当山上的名气很大,想要偷偷下山喝点小酒基本上不可能,而山上自己的徒子徒孙也是绝对不会支持他喝酒的,为了喝次酒,就只有眼巴巴的等着朱代东来看他。
  可是朱代东又哪有那么多时间来,一年能来个次把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朱代东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共才带了两箱酒,可他自己却喝了六瓶,这让无名道长如何不恼?
  “要不你找个隐秘的地方,我一次给你买几十箱酒存着?”朱代东倒没有想着多喝了他的酒,刚开始遇到无名道长时,他是借酒浇愁,但是这一年多以来,朱代东的酒量虽大,但却并不常喝了。今天也是见到无名道长,心情**,这才多喝了点,没想到让对方心痛了。
  “这倒是个办法,我算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瓶,就得七百三十瓶,再除以十二,你买个六十箱就行。也不要太好的酒,这里有种高粱大曲还可以,要五十六度一斤装的那种。”无名道长眼前一亮,马上算起数来。也许也确实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保证自己一年四季不会断了酒。
  朱代东最终却买了八十箱,按他的说法,逢年过节的时候,二瓶可能不够吧?再说了,明年自己什么时候来还不知道,因此,他除了留下回树木岭的车费外,其余的钱全部买了酒。武云大曲零售一块五一瓶,一次买八十箱也要一块二,花了朱代东一千多块钱。
  两个月的工资花出去就是为了给无名道长买酒,朱代东花起来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甚至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钱的问题,对他来说,可以满足无名道长的要求,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八十箱酒先运到半山腰上,朱代东与无名道长花了足足一个晚上才把所有的酒全部搬到武当山后面一座无名山头的一处岩洞里,为了保证自己喝酒的安全性,无名道长是大大降低了便利性。
  看到整整齐齐的八十箱酒,无名道长喜笑颜开,望着那些酒,就像一头狼看到一群绵羊似的,又或是一个色中饿鬼到了一群美貌女子一样,神不守舍。
  “你的龟息**修炼得怎么样了?”无名道长如饥似渴的看了好一阵后,才打开一箱,拿出两瓶酒,一瓶扔给朱代东,问。
  “天天都练着,现在对于听力的控制愈发得心应手,已经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了。”朱代东说道。
  “那是当然,龟息**你只要会此皮毛就足以应付你的困境!”无名道长神气活现的说道,这两年他在武当山上过的可真是憋闷,在外人面前,他得表现出一副得道高深的样子,也只有在朱代东面前,才能无拘无束,天南地北胡侃一番。
  “按你的说法,我还只是处于皮毛状态?那要是这样的话,你应该也就刚入门吧?”朱代东笑道。
  “我已经是巅峰达顶了,而且你修炼的是龟息**简化版,要追上我,这辈子也别想了。”无名道长得意的笑道。“来,再来一瓶,以前一直没试出你的深浅,今天有了八十箱酒,一定要把你的酒量试出来。”
  “你不怕我把这些酒全部喝光?”朱代东威胁道。
  “那就以十箱为限吧,如果你能喝一百斤酒,我就真的服了你了。”老道搬来两箱酒,一人一箱,他还真担心朱代东会把这些酒喝光,自从认识朱代东之后,好像就从来没有见他喝醉过。今天晚上有足够的酒,一定要让他在这里醉一次。
  “只要你不心疼就好。”朱代东也想试试自己的酒量到底有多大,昨天晚上他只喝了六瓶,一点事也没有,而今天晚上有几十箱酒在这里,可以一试。
  无名道长的酒量也着实惊人,他在喝了一箱大曲之后,才倒下,而且是一着地,也不管地上是否冰凉,马上就进入了梦乡。朱代东用酒箱平铺在地上做了张床,把他抱到床上。自己再次打开一箱酒,一个人独饮起来。
  事实证明,朱代东的酒量也是有限度的,只是这个限度有些惊人,如果说出来,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当他喝完两箱高粱大曲后,终于头昏脑胀,费力的爬到“酒床”上后,刚摆好龟息**的姿势,马上也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两人都睡的很长,无名道长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而朱代东睁开眼睛时,发现外面还是漆黑一团,只有无名道长就着花生米在独酎。
  “不会吧,你怎么这么快就醒来了?”朱代东还以为是昨天晚上呢。
  “今天初六了,等天一亮就是初七,你说你睡了多久?”无名道长下午醒来见到地上的空瓶后,也是吓了一跳,现在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了,十二斤,可是朱代东呢,二十四斤,我的天啦,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是内心已经服了朱代东。
  “我睡了一天一夜?”朱代东讶道,突然,他的耳朵一颤,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声音一起,连忙爬起来,走到洞口,仔细的倾听起来。
  他的呼吸有时急促有时缓慢,有时甚至都忘记了呼吸,全神贯注的听着耳朵传来的一切声音。
  “老道,我的听力好像又发生了些变化。”良久,朱代东才长长的呼了口气,慢悠悠的说道。
  “什么变化?”无名道长一怔,该不会是喝醉酒后,龟息**失去了作用吧?这应该不可能的啊。
  “变化很大,一直我还无法全部说出来,但是最显著的一点是,远处和近处的声音都不会刺痛我的耳膜,你到我耳边大声喊一句试试?”朱代东走到无名道长身边,说道。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的听力非常灵敏,以前还要靠棉花团来阻隔声音,现在就算是你修炼了龟息**,也不能这样折腾吧?”无名道长皱着眉头说道。
  “无妨,你尽可一试。”朱代东信心十足的说道。
  “啊!”无名道长突然趴在朱代东的耳力,大声叫了一句。
  无名道长想看朱代东脸上痛苦的样子,可是除了朱代东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外,毫无异样。这下无名道长也来兴趣了,“你有什么感觉?”
  “就好像你用现在这么大的声音在我耳边喊一样,我的耳朵好像有了自我调节的作用,远处的声音会自动放大,近处的声音就自动减弱,但都能让我听到,而且还能分辨清楚到底是远处还是近处的声音。”朱代东喜滋滋的说道。
  “这说明你已经把龟息**修炼到了收发由心的境界,现在你是不是完全忘了龟息**似的?”无名道长很快便明白了朱代东听力改变的原因,现在朱代东修炼的这套龟息**简化版可是他一手定制的,对于朱代东出现的问题,他也最有发言权。
  “还真是这样,以前我要控制听力的大小,总要去调节,这种调节就像无级变速开关一样,但是现在,这个调节的开关却由我的耳朵来控制了,我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可以不用去调节。”朱代东兴奋的道,如果真是这样,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
  现在朱代东的情况就是:他的听力也许是别人的一百倍或者是一千倍,但是在朱代东自己感觉上来,却与普通人无异。他再也无需因为听力太灵敏而在耳内塞棉花团,也无需刻意的去运用龟息**,在他的听力范围内,所以的声音他都能听清,但是又不会干扰他的大脑。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自从有了这么灵敏的听觉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拘无束。如果说他以前运用龟息**,只相当于给一个断肢的残疾人装了条义肢的话,那现在就是让这个断肢之人再次重新长出一条完好无损的腿。两者在外人看来差别也许不大,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中间的差别之大是以万里计的。
  “难道是酒?”无名道长一时也无法解释这个原因。
  “还真可能是,去年我在县里喝了几斤茅台,结果听力更加运用自如,可惜,事后不久又恢复了过来,直到今天,才是真正的圆满。”朱代东点了点头,还真有可能是这么个原因。
  “这对你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半个月之内,你每天都要喝一箱酒以上,晚上龟息**的修炼更是一天都不能停,修炼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是不能巩固,后果难以预料。”无名道长微微颌首,朱代东的情况是独一无二的,当初也是因为他天天喝酒,才让他的听力慢慢增长的,也许酒真的是他听力的护鼎。
  “好。”朱代东太享受这样的感觉了,现在他的听力不但比正常人要强得多,而且对于突发的声音,也比普通要容易应付。比如突然出现的爆炸声,也许能让普通人当场失聪,但对朱代东而言,只要不伤着他的耳朵,就会像普通的爆竹一样,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