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官场

作者:可大可小


  “咦,他怎么来了?”朱代东为了更方便的照顾书记和乡长,现在已经搬到了乡政府办公室住,他是借调人员,也没给安排房子,就在办公室支了张行军床,当然,学校那边的单间宿舍张治春也没有收回,星期天的时候,朱代东就会回学校睡。
  朱代东脑子中的他正是今天中午他陪酒的对象,县公安局副局长赵金海。现在朱代东为了多知道些信息,只要他没睡觉,整个乡政府两栋办公楼都在他的监听之下。赵金海在侯勇的陪同下,刚走进乡政府,他就听了出来。
  难道是来拜会陈书记或是袁乡长?今天晚上不管是陈树立还是袁平都在办公里。朱代东心想。可是马上就发觉不对,赵金海正在向侯勇打听自己的事呢,看来是找自己的。
  随时脚步声的邻近,朱代东更加肯定他们的来意。不要小看这提前知晓的一点信息,有的时候能起到大作用。至少也能保证朱代东能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别人的面前。久而久之,好的印象就留在了别人心中。
  现在朱代东可以凭脚步声就能听出全乡所有的干部。从守门的汪老头到陈树立,只要他们走动,朱代东就能听出来。甚至一些主要的领导,像书记、乡长、三名副乡长以及其他的一些领导,他光凭呼吸声就能辨清是何人。
  “赵局长、侯所长,你们怎么来了?”朱代东开门的时候一脸的“惊讶”,要说现在他的苦恼,也许这个表情让他很是伤脑筋。明明已经提前知道对方来了,可还得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本来下午要走的,结果一睡就过了头,才醒来。”赵金海爽朗的笑道。
  “我们刚去了学校,张校长说你搬到了乡政府。”侯勇解释道,刚才赵局长一醒来,就嚷嚷着要见朱代东,正好他知道朱代东在树木岭中学的宿舍,就随赵金海一道来了。
  “小朱你很不错,要是在部队,肯定是个好兵。”赵金海坐在朱代东的椅子上,大声说道,他中气足,嗓门大,就算是随意的说着话,那声音也是非常具有穿透力。
  “赵局长是县里的领导,我现在也算是你手下的一个兵嘛。”朱代东给他们二位倒了杯茶,微笑着说道。
  “我原来的部队检验一个兵是孬兵还是好兵,首先就要看他能不能喝酒,然后再讲军事技能。能喝酒的人,再差也不会怂到哪去。”赵金海接过朱代东递来的茶杯,大声说道。
  “这样说来,侯所长与我都不算孬兵了啰?”朱代东笑眯眯的说道。
  “侯勇嘛,还需要加强锻炼,两碗酒的量也就刚好达标而已。”赵金海盯着侯勇,笑呵呵的说道。
  “下次赵局再来检查工作,保证再上一个台阶。”侯勇脸上一红,**立正,斩钉截铁的说道。
  “小朱啊,我可是有名的酒桶,你就拿茶来招待我?”对于侯勇的话,赵金海不置可否,听其言观其行,大话谁都会讲。但是他对侯勇还是没有恶感的,如果在酒量上,侯勇都不能入他的眼,恐怕全县就找不出几个能陪他上桌的了。
  “我这里可只有老白干,要不赵局长你稍候,我出去弄一箱五粮液。”朱代东也是脸上一红,他没想到酒刚醒的赵金海的酒虫又开始发作。
  “有老白干就挺好,以前的部队,我们不是喝二锅头就是老白干,这玩意比五粮液还过瘾。”赵金海笑道。
  朱代东晚上没事的时候,自己也会喝两瓶。但他很注意,酒瓶自己会拿到乡政府外面的垃圾堆。从床下拉出一箱老白干,又拿来三个茶杯,乡政府的茶杯,倒满之后,也有半斤,一瓶酒正好倒两杯。
  “我这里只有点卤香干,我再去炒几菜回来。”朱代东搓搓手,感觉有点怠慢,如果是自己与侯勇,那也没什么,可赵金海毕竟是县局的副局长,而且看派出所郑重其事的招待,显然权势颇大。
  “没事,老白干就卤香干,蛮好。来,来,都坐下喝酒。”赵金海摆了摆手,他喝酒还真是很少吃菜,中午那一桌子菜,至少有一半连筷子都没有碰过。
  “赵局长,欢迎光临寒舍,我先干为敬。”朱代东虽然只与赵金海喝了一场酒,但感觉他是个爽直之人,再说中午的情形他也看到了,一大半菜都没动,酒宴就结束了。
  “你个小朱,就是讲得出这么多名堂,好,这杯酒我喝了。”赵金海已经见识过朱代东的酒量,因此他没有再考察,朱代东刚拿起酒杯,他也端了起来,一口喝干。
  “侯所,中午的时候没向你敬酒,失礼之至,现在补上。”朱代东先给赵金海的酒杯倒满,又给自己满上,这才对侯勇说道。
  “刚才赵局说的还真没错,你就是名堂多,中午的时候我敢跟你喝吗?就这,我也只能是舍命陪君子。”侯勇佯怒,中午的时候跟朱代东说以后喝酒用杯子,现在倒也真是杯子,可这是茶杯,一杯也有半斤。
  给侯勇和自己再倒满酒后,朱代东又举起了杯,这次的目标当然换成了赵金海。可是他刚要说话,突然耳中一动,不远处正有一个脚步声传来,很快朱代东就判断出,这是陈树立的脚步声。
  “赵局长,你今天能来我这里,就是给我面子,倍感荣幸,我再敬你一杯。”朱代东大声的说道。
  “小朱,你这话就见外了,中午的时候我就已经交下了你这个朋友,以后不许再叫局长,叫赵大哥。”赵局长佯怒道。
  “赵大哥说得对,今天晚上这里没有什么赵局长,都是朋友,这杯酒我自罚。”朱代东再次大声说道。
  “这才像话嘛,以后来县里,一定要到我那里坐坐吧,现在要找个能喝酒的人实在不容易啊。”赵金海这才转怒为喜,笑着说道。
  朱代东的酒刚喝完,门口适时传来敲门声,他连忙去开门,“陈书记!不好意思打扰到你工作了吧?”
  “没事,没事,赵局长,你来了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陈树立一脸的笑眯眯,当然,他的目标不是针对朱代东,而是赵金海。
  陈树立身为乡里的一把手,那是要经常去县里的主要领导那里汇报工作的,多汇报多请示,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有次他在跟县委书记汇报工作时,正好碰到了赵金海,当时两人就在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里喝酒。能与县委书记一起喝酒的岂是常人?陈树立到处拖关系,很快就被他打听到,这位县公安局的赵副局长与县委书记竟然关系颇深,知道了这一点,他从此就对赵金海上了心。
  “我知会你一声,你敢来喝酒吗?或者是喝完一碗酒,马上借机溜走?”赵金海可不管陈树立是一把手还是二把手,毫不在意的揶揄道。
  “能与你赵局长喝一碗酒,那也得有几分真本事,放眼全县,有几个人能跟我一样?”陈树立一点也没动怒,反而满脸得意的说道。
  “那可未必,今天晚上这里就有两位能喝的。”赵金海摇了摇头,一如继往的大声说道。
  “侯所长的酒量那是全乡闻名的,小朱也能喝?”陈树立讶然的问。
  “朱秘书可不是能喝,而是非常能喝,特别能喝,赵局长与朱秘书因为喝酒而结为兄弟般的朋友,以后这也算是一段佳话。”侯勇参加工作十几年了,虽然他没有朱代东那份耳力,但当着陈树立的面,他当然会大大的赞扬朱代东,以他现在的地位,能为朱代东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这是我的失误,没有早点发现小朱这个人才。”陈树立一脸的懊悔。
  妈的,我是人才难道是因为喝酒?给你写那么多材料难道就当不起人才这个词?朱代东在一旁听得腹诽不已。
  “现在发现也不晚嘛,小朱,既然陈书记来了,那就一起喝一杯,你也好好敬陈书记几杯,让他见识一下,酒中更有酒中手是怎么回事。”赵金海微笑着说道。
  “好的,赵大哥。”朱代东连忙又拿来一个茶杯,给陈树立也倒满了一杯酒。
  “我先敬赵局长一杯,感谢赵局长来我们树木岭乡检查指导工作。”陈树立端起酒杯,对赵金海说道。
  “我也陪一杯,这杯酒略表乡党委的一片心意。”朱代东也端起了酒杯。
  三天之后,陈树立主持召开乡党委会议,其中有个人事议题,关于乡政府秘书朱代东转正事宜……
  开党委会的时候,朱代东其实也参加了,他负责会议记录。但在讨论自己的转正问题时,他主动回避。当然,这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关系到自己的事,他怎么可能不重视?这是陈树立亲口提出来的,他在会上大力赞扬了朱代东工作踏实、能力过人,又是本科毕业,到乡政府后,任劳任怨,完全应该提前给他转正……让在隔壁房间认真听的朱代东耳膜差点都被刺穿,这话真虚伪。
  会议开完不到一个小时,乡里的组织委员梅文明就正式通知了朱代东,同时到的还有一张任命书,正式任命朱代东为树木岭乡政府秘书。组织关系乡上已经全部办好,现在只需要朱代东自己去一趟树木岭中学将工资工作转到乡财政,那朱代东就正式成为乡政府的一员了。
  看到努力压抑着欣喜的朱代东,梅文明在内心感叹,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性格沉稳、文凭硬、人也年轻,现在看来陈书记对他也很赏识。特别是最后一点,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何况他还是一个外乡人,哪怕他的能力再突出,按照正常程序,一般也会在一年后才会转正,现在提前转正,只以说明他的工作能力很突出或是在某方向很得陈书记赏识。
  至于朱代东的关系或是后台什么的,梅文明是组织委员,相当于是乡政府的组织部长,他比一般人更加清楚,这些,朱代东是没有的。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