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市委小一会议室,何茂森大马金刀的坐在常委会头把猴见,下面市全体常委一个个。笔挺而坐。何茂森刚才杀气腾腾的宣布了几项紧急行动通知。    首先第一条便是动用武力弹压目前的局势,清江市军分区配合行动。同时向省公安厅紧急申请异地警力,紧急召集市武警支队支队长和政委来市委待命。整个,行动由何茂森亲自负总责,同时任命张青云为总前指负责人,有临机专断之权。    何茂森的这一决定是三巨头碰头后得出了决议,在会上大家谁敢反对?所以很快通过。    大家达成了共识。所有人心中都清楚。现在整个班子算是彻底绑在一条船上了,要么就成功的将这事处理漂亮。将事情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否则就全部玩完。整个,班子都堕入万劫不复之境。    所以在这样的时教,任何内斗的心思都是危险的,任何人心里还有小九九都要藏严实喽。否则他刻,是所有人的公敌。何茂森可以直接限制其行动,然后等事情处理结束后再严肃查处。    “各位。从现在开始。市委市政府所有副厅以上干部禁止私自外出。所说的一切言论和讲话其发言稿必须送交办公厅审核,任何外出行为需要我的签字方可成行,否则视为严重违纪,大家听明白了吗?。何茂森朗声说道,声音中有一股森然之意”    众人慨然应话。张青云心中突然有了一丝紧张,老实说这样的杀伐决断的事情他为官以来还从未干过,清江的情况他清楚,在乐田区。那一块区域就有十几万工人,现在要弹压住如此规模的闹事,而且先要武力弹压其难度可想而知。    绝对不能出现流血事件,更不能出现惨案,一切逮捕行动必须干净利落,不能演变成斗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的情况很清楚,在所有的常委和市领导中,只有张青云和军区谭秋司令员可以自由离开市委大院去策刮、指挥这次行动。其余所有常委包括何茂森在内全部需坐镇市府院子。随时准备审议张青云等人提交上来的行动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事情紧急。张青云所拥有的临机专断的权利极大,经历了这一茬,不管情况如何演变,以后何茂森和张青云为敌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两人不单是现在要捆在一起,将来也要捆在一起。因为这次行动究竟以后如何评判,唯有张青云和何茂森两个人与此攸关最深。两个,人不站成一条线,被人背后捅阴刀子的几率极大。常委会散会以后。大家各就各位便开始行动,省公安厅领导早知道事情紧急,非常配合,按照张青云的要求,由巴陵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韦强带队。从全省公安战线抽调了上千名精英干警携带全副装备火速赶往清江市乐田区中学集结。    于此同时,清江武警支队全体数百名武警也迅速靠向乐田中学待命,清江军分区迅速开始对整个。清江市外围实施交通管制,军分区紧急调集了上千部队隐隐开始对乐田区形成合围的态势。    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进行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感觉不到,在短短4个小时中。面积不足6平方公里的乐田区就集结了数年部队、干警,而且外围还有更多的人手准备整装待发。    下午一点半,张青云准时赶到乐田中学。公安厅特别行动组组长韦强,清江市武警支队支队长文怨,政委肖书月。清江军分区司令员谭秋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在行动方面,张青云充分尊重谭秋的意思,谭秋制定了一个分割包围,各个,击破的策略。具体说来就是集中优势兵力。一个个厂区肃清闹事分子,整个。行动晚上进行。到第二天凌晨前完成行动,行动结果清早向公众公布,同时开始发动宣传攻势,多手齐抓,彻底解决问题。    谭秋的提议得到了张青云的首肯,张青云迅速将行动方案上报何茂森。何茂森回复很快,只有十五分钟便将这一行动计划确定下来。    行动计戈一旦确定,参加晚上行动的所有人员全部要开始行动。张青云也是亲临一线做动员。这次行动对普通士兵是保密的。只对他们告知有不法分子进工厂闹事。破坏国家财产,经上级批准,晚上对其实施逮捕。至于具体的细节分工。张青云就不管了。各个行动队都有各自的任务,最后精确到每个人都有个子的任务。    进来调过来的都是精兵强将。基本没有新:”仓都是有实战经验的部队,所以素质是可以讨硬的侧几是张青云唯一可以用来安慰自己的地方。    老实说他很紧张,他不知兵事,看到自己面前黑压压的全是装备精良的部队,而且马上要实施雷霆行动,他的心就噗通、噗通跳个不停。所谓杀伐决断。说是一回事。真正要动手做了则是另外一回事情。    张青云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他心中清楚一点,无论如何,自己作为总前的书记是不能露怯意的。相反,自己更需要必胜的信心和勇气去感染其他的指战员,给他们减压。    在所有的指战员中。张青云看出最镇定的是文怨。他不愧是老武警身经百战的人,面对这样的局势他显得游刃有余、指挥若定,朝那里一站,举手投足间刻,能给人信任感,而韦强这个新兵蛋子就只围着他转。    晚饭被提前到五点,张青云趁这个机会和总前几名成员最后一次碰头,他端起杯中的茶道:“同志们,这是我们总前最后的一次碰头。刚才何书记传话过来,省委领导已经认同了我们的行动,并相信我们一定能将这件事情妥善处理,现在我以茶代酒。跟大家喝一杯!”    “嘭!嘭!”几声清脆的碰杯声,张青云突然觉得杯中的茶溅得厉害。一看对方杯子的主人,韦强神色严肃。嘴唇乌青,动作幅度大得惊人,显得很激动。    “这小子是吓的”。张青云心中暗道。他自己心中也很紧张,但是还是撒了一个,谎来鼓舞士气,也许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谎言。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决定做了。就不能回头。    饭堂很静,大家都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那一份饭菜,极少有人交谈的。张青云悄悄的走到韦强身边瞪了他。眼。压低声音道:“你他娘的**都吓破了吧?行不行啊?不行晚上我重新换人    韦强是死要面子的人,一听这话连忙挺起xiong脯道:“什么话!我可不是蛋子了,执行过的任务多海里去了    张青云嘴角弯起一个,**。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手却抽不回了了,韦强突然抓着张青云的手结结巴巴的道:“可是青云,今晚我们面对的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这,,我心里害怕啊!”    张青云心一颤,面上却古井不波道:“所以行动要干净利落,最好不伤人。更不可以引起骚乱。明白吗?”    韦强眼巴巴的看着张青云。木然的点点头。张青云皱皱眉头道:“你明白个,屁,你要清楚,我们如果现在不行动,那帮带头肇事的人就会鼓动这十几万工人去围攻省委、去蓉城示威!知道什么叫擒贼先擒王吗?现在我们就是这样干的,看到你手上的名单了吗?这些人都不是善男信女。都是违法分子,要立剩。马上将他们逮捕归案,明白吗?。    “明白”。韦强下意识的双脚**,他的脸上也渐渐恢复了一丝**,嘴唇的乌青渐渐裢去,眼中的精芒闪动。这家伙终于活过来了。    韦强活过来了,张青云却感觉自己要被压力给打垮了,作为总前书记。他在乐田中学有一间专门的休息间,他挥挥手示意几人止步。他自己慢慢的**到休息间门口,推门进去然后迅速将门关上并反锁,忙完这一切,他一个踉跄竟然没站稳差点摔倒。他深吸一口气,高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终于坐在了沙发上,**一软便倒在了沙发上。    他觉得呼吸非常困难,隐隐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今天晚上的安排他作为前委书记是了解部署的。韦强的特别行动队和武警支队是执行逮捕任务的,而军分区对整个,乐田形成合围却是另有用意。    一旦弹压不住局面,弓发动乱怎么办?是命令军队上去镇压吗?张青云一想到这里手心就冒汗。心里就发虚。整个头部都晕成一片。他不敢想这个问,    “啪!” 张青云突然一抬手将桌上的茶杯掀在了地上,借此缓了一口气。浑身却依旧颤抖不止,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乐田这帮骄横的企业老总也得治治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惹出来的,张青云发誓,一定要让这帮逃避责任的家伙好看。趁着这次机会给何茂森挖个坑。逼他在这个问题上和自己站成一线才是上上策,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