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第四百二十三章大风起兮蓉城,似乎切都恢复了平是陈琳最斩显得有馋拙淋,现在挂职干部的问题已经群渐成了省城大家关注的焦点,每到这个时候。组织部以前都是快到斩乱麻,可是今年主管领导换了,策略也改变了。让陈琳不得不小心应对。    事情在组织部考察这一环节时间拖得越久,作为干部处长他压力也就越大,最近他很害怕接电话,因为各路“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    他本想将事情往张青云身上推。可是张青云从武陵一回来,就有道消息说他在武陵组织部汇报会上竟然抢了省委书记的风头,对这样一个人,陈琳本身就敬畏得不行,那些“打招呼”的当事人似乎也不愿意跟他接触,这个念头他便就烂在肚子甚了。    待到终于有些扛不住了,陈琳硬着头皮去请示,张青云却说时间还很充裕,干部考察这一环节多用点心是必要的,陈琳本来想到苦水,可是一听这话,便乖乖退出来了,开始禁口。    张青云也听到了一些不利于自己的小道消息,不过对此他并不在意。工作起来反而变得放松了很多。自己权限范围内的事,该怎么做便怎做。超出了权限,他便往上递。反正这段时间刘进然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好像特别忙,外出视察特别多,组织部内面处处凸显诡异。    赵佳瑶这段时间呆在蓉城,有尹素娥和伍姨精心伺候,她人精神状态非常好。尹素娥整天乐滋滋的。儿媳妇怀孕没出异常,那是张家有福。    张青云现在也是模范丈夫,一下班准时回家陪老婆家人,看到赵佳瑶的肚子渐渐长大,想起里面孕育了小生命,他心中就激动。    刃而立,今年自己将要接受上天最大的恩赐,今年以后,自己脑袋上又多了一个“爸爸”的头衔,单此一项就注定了今年的不平凡。    可惜赵佳瑶不可能一直呆在蓉城。自己和她的孩子将在京城出生,一来赵佳瑶离京城太久,还是有些担心公司的事情。二来,赵老将军在京城,听说她有了身孕,意思也是让她回京。    张青云心中虽然有些不舍,可是理智毕竟占了上风,趁赵佳瑶现在还没有完全显怀,张青云将她和张德年两老送走了。    送走了他们,家里又变得只有孤零零一个人,张青云第一次感到了无奈,人民公仆的无奈!想起赵老将军的原话,意思也就是京城条件不比蓉城差,赵佳瑶在京城呆着至少可以让张青云工作不分心。    摊上了这么一个老革命的爷爷。张青云第一觉得老头子有点残酷。不过他老人家既然发话了,张青云也只要将全副心身转投到工作上来。    现在蓉城的局势有些微妙,虽然他不了解常委会内面的情况,但是这个阶段刘进然这头狐狸肯定在绞尽脑汁的和占书记博弈,不说取胜。他至少是在想让自己买个好价钱。    这一点从这段时间他诡异的行动就可以看出来,他亲自抓全省范围内的组织思想工作,几乎天天都是车马劳顿下去视察,在省电视台上露脸率非常高。    张青云心中清楚,自己在武陵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这只狐狸的法眼,可是他迟迟不动,肯定也是在等待机会。不过张青云注定了不会让他等到好时机出现,挂职干部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这个鸿沟他越不过去,很快他就要找自己谈话。    就这样,刘进然在和占书记博弈的时候,在组织部内部和张青云的关系也开始微妙,两人似乎都在考究对方的忍耐力,看谁最先扛不住。    张青云不能像刘进然那般天天出去视察,但是他现在手上的事情也不少。他在这期间见了陈景云等参加党校培的一彪人,跟他们说了一下目前武陵干部制度改革的情况。    李秋实在张青云的暗示下,同时也是为了表明武陵市委组织部对加强干部培教育工作的重视,他对这批武陵方面参加省党校培的同志非常重视,所有的干部被批准参加公选。    而陈景云更是用组织推荐的办法。拟定将其提拔为市旅游局正处级常务副局长,现在桑挥的户外运动中心在武陵旅游中占的比重日益增大。陈景云在桑樟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工作经验和旅游开发经验没有问题。    同时从履历、资历来说也没有问题,只要市常委会通过,陈景云坐上常务副局长的位子断无问题。    张青云判断罩力反对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次是组织推荐,按照干部任用条例李秋实上报了省委组织部。张青云回复很快,卓力不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毕竟他现在的主要精力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武陵整个干部制度改革现在扑朔迷离,他和张青云现在实在是敌友难分了,现在大家都在等省专的最新指示,新指示一出来。萃力可能求张青云的时候多,这个时候把路封死,他不会那么蠢。    陈景云心中清楚,这次自己能走狗屎运,全都是张青云的功劳,所以明知张青云不喜收礼,他还是专门捎人去鸭子河买了一点菊花鱼孝敬。    当车停在雍景园楼下,他一个人从后座箱拎东西的时候,随行的胥平等人脸色就变了,张青云瞪了他一眼道:“老陈,你这是干啥?老胥他们都知道规矩,就你不知道规矩?”    陈景云嘿嘿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规矩,只是我们来您这里每次又吃又喝,这次不过是自己带点菜而已!”    他这样一说,胥平和曹兵几个脸色松了一点,张青云皱皱眉头道:“那行,我家里锅碗瓢盆都齐全。今**就当一回厨子,给我省一顿饭钱!”    几人同时一愣,胥平和曹兵几人连忙笑了起来,陈景云脸一苦,不过见张青云不像在开玩笑,也就愉快的答应了。    几人上楼,陈景云果然去忙活,胥平几人想上去帮忙,张青云摆摆手道:“你们坐,凭老陈的手艺,还要我们几个帮忙?”    胥平几人讪讪笑笑,没再动。心中却觉得凹曰况姗旬书晒)小说芥伞坏是老陈和张部长关系是这份本事自只学不了儿竹比以后在工作上多努力了。    陈景云今天也很高兴,虽然被命令当厨子,可是想想自己送的东西没被拒绝,心中就觉得舒了一口气。他知道凭张青云的身份,几斤鱼根本不值一提,只是书记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一点心意不到总感觉心里不是滋味,能亲手下厨给书记做顿饭。也算是应该的。    张青云几人在客厅聊天,一会儿便闻到了厨房在飘香,张青云神色一动,道:“哎呀,今天才发现老陈是个全才,这鱼光噢味道就不错!”    正在这时,陈景云笑嘻嘻的过来说饭菜准备好了!张青云站起身来请大家落座,自己到酒柜里拿了瓶灼,家宴正式开席。    今天这顿饭大家都吃得很高兴。和当初灰溜溜被赶到党校时的情形完全不同,陈景云的提拔让另外几位精神大振。没有了当初被排挤的感觉,大家都相信各自回去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张青云问起几人的学习成绩,陈景云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看,张青云嘿了一声,道:“老陈,你说!”    “那个”呵呵,都还行,这次结业不比往常,都是硬本事,”陈景云弱弱的道。    “别嬉皮笑脸,是不是你在几人中得分最低啊?”张青云正色道。    陈景云立马蔫了,道:“我可是都合格的,呵呵。书记您也知道。我文化水平本来就不行跟老胥他们这种知识分子差距摆在那里,不过说到学习我到是最认真的,不信你可以问!”    “对,这个。我可以作证!这脑子笨是天生的,书记您就不要让老陈难堪了!”胥平笑道。    他话一说完,几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唯独陈景云有些很不服气,脸涨得有些红。张青云摆摆手道:“别了,老陈。学到老。活到老!在新岗位上对个人能力要求更高,你可不要掉以轻心!    陈景云一听这话,眼睛一亮。道:“我那个”市常委会通过了任命?”    张青云脸色一变,才发觉自己刚才不小心说漏了嘴,忙道:“武陵常委会的情况我能知道吗?不要肆意揣测,耐心等待组织通知吧!”    “是,是!”陈景云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嘴巴咧得老大,在几人妒忌的眼神中,他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从张青云的话中,他判断事儿成了,为官之人,谁不想往上爬?    武陵旅游局是武陵最要害的部门。担任局长的都是市委领导,自己能当上常务副局长,那在武陵也是威风八面。陈景云本来就算是个感性的人,现在乍闻喜讯,心中更是激动。    一杯酒喝下肚子,抬头网想说点什么。看见张青云皱眉,他吓得连忙将舌头缩了回去。    张青云的性格他是清楚的,最不喜欢张扬跋扈的人,自己险些因的意忘形坏大事了。    一念及此,他马上老实了不少,大家吃完饭,他更是主动收拾,将厨房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才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客人,张青云一个人形影相吊,给赵佳瑶打电话还没耻畅快,电话内面传来老妈的声音:“打电话不准超过五分钟,辐射辐射知道吗?影响孩子的。”    张青云无语了,只好转播耿霜。耿霜现在京城、黄海两边跑,事情也很多,不过接到张青云的电话,她却显得非常高兴,道:“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主动给我打芒话了?”    张青云老脸一红,道:“你说啥话呢?我百忙之中跟你打电话还错了?”耿霜格格一笑,道:“没错。没错!你做的事情永远不会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佳瑶回京城了。你是百无聊赖,是不是?”    张青云脸上有些挂不住。还好耿霜很善解人意,扯开了话题,两人渐渐越聊越投入,张青云终究还是忍不住让她来蓉城,不过遭到耿霜义正言辞的拒绝,张青云对此感到很无助!    “哦,对了!青云,上次你让我在美国照顾的那个小妹妹回国了。她说他爸的事情结果出来了,组织上考虑到有人曾今对其进行过歧视。对那个县长减了刑,她的大学学籍也恢复了!”耿霜突然道。    张青云眉头一皱,他知道耿霜说的是朱丽霞,这事他还真不知道,他心中忽地一动,想到了邱鑫,对朱子恒减刑,邱鑫事发了吗?    “阿霜,我知道了!今天先这样,对了,你知道小女孩的联系方式吧?你发过来给我!”张青云道。    挂了电话,他便打开电脑开始浏览江北纪委的网站,第一条赫然便是江北省委副书记邱建波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双规了!时间是一个星期前。    张青云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心中不知是喜是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邱鑫奸诈绝伦,没栽在江南。终究还是栽在了江北,这个。人已经成为了历史了,江北邱氏父子也成为了历史。    不过从另一方面,江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其背后必然有很深的东西。从邱副书记的背景来看,他和虞翔红应该属于汪系。这动静这么大。十有**是大派系之间在博弈,不过随着邱副书记的到台,汪系败局已定!    江北和江南仅一江之隔,这场火会烧到江南吗?张青云隐隐感觉江南现在似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对江南的班子是个巨大的考验,同时对自己这些人还可能也会增加很多变数”,    张青云又想到了虞翔红,他确信一点,自己目前在江南和汪系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了,他们现在自顾无暇,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自己目前也没能力去卷入这场博弈中。    一念及此,他嘴角弯起一个**,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老主席这话道理深刻,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