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第四百一十六章 给点颜色看看 各青云饶有兴致的看了郭周群眼。心中暗暗怀川一种做派显然是没把自己这个副部长放在眼里,再看郭周群四十出头了才在混上副厅,想来在郭家也并不走出类拔萃的人,可是这范儿却比郭雨这种郭家年轻一代的青年才俊大多了。    游刃有余一直是张青云所追求的,可是权利这种东西有时候却难以琢磨。张青云网被加担子,手握重权,可是最近行为做事却滞涩了很多。远远没有了往日的洒脱和自然了,这也算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吧!    不过郭周群这一闹,张青云心头却放松了不少。对自己手中所谓的“权利”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再想起当初黄书记,丁嘱自己的“公平、公正”四个字,心中渐渐的踏实,他明白了一件事情,先前自己的瞻前顾后,总琢磨平衡之道,其实是自己内心不自信的表现。    这是任何一个初掌权的人都会有的心态,总觉得自己的决断可能得罪人,可能给自己树敌,可能影响很大。殊不知越这样越是大缪了。    因为手中一旦有了权利,总归就会要决断,而有决断就肯定会影响到一批人,如天天琢磨,事情也就不用做了。    况且,自己的意见根本就代表不了组织部的意见,而刘进然说的要一碗水端平也就是一句废话,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会有平衡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明明有多个候选人,可是名额只有一个,这水怎么能端平?都是徒给自己增加烦恼。    一念及此,张青云当场就把这个郭周群在心里给枪毙了,这个人表现很不成熟,副市长是什么位置?那是数百万人口的父母官,像这个郭周群对自己态度尚且如此,指望他能对老百姓态度如何?    而此时梦飞碰了一个小钉子后,再也不提郭周群的事情,张青云当然更不会提这茬子荆情。    这下轮到姓郭的人不自在了,矜持的人往往都是别人说到了他的痒处。田芳拍马屁。郭周群矜持那是他喜欢拜    梦飞提衡水挂职的事情,郭周群故作矜持,那也是他心中挂着这事。总希望张青云能识时务,主动提出这事,最好是能拍拍xiong脯更好。那样他心里有底不说,虚荣心也可以得到很大的满足。    对自己衡水市挂职副市长的事儿,郭周群是有绝对把握的,前两天他还跟占书记这个堂姐夫通过电话。占书记虽然在电话中没明说,但是口气还是非常支持的。    而且占书记的儿子也透露了他老爸在京城见过江南组织部刘部长。两人聊得很愉快。在郭周群想来。省委书记既然能私会组织部长。那说明两人已经站在了一条线。    自己资历够、水平够,再加上这层铁关系,他刘部长会不给这份面子?所以眼前这个张青云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组织部那些考察员他见多了。他以前大小也是副厅长,也是经常打电话给组织部打招呼的那类人,张青云虽然是副部长,但前段时间到处在传这小子靠边站了,而且年纪如此轻,估计也说不上什么话。    当然更重要的是郭周群内心有一种骄傲,郭家的人都有这种骄傲,自己总不能去低三下四的去跟一个只负责办事的副部长套近乎吧?所以当他看到梦飞有这种意图的时候。他马上就制止了,他相信这个张青云肯定会识趣的。    可是他显然错了,张青云和梦飞两人都再也不提此事,张青云就不用说了。另外梦飞毕竟也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刚才尴尬过了哪里会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那个”张部长,这次挂职干部的事情。大概在几月能尘埃落定。这说下去就下去,蓉城这边很多事要交代啊!”郭周群道,心里还是忍不住,又挑起了这个话题。    张青云用旁边的热毛巾擦了擦手,道:“这个难说!最近很忙,都在忙武陵的事情,我还真没忙到这方面去!”    郭周群一愣,听出了张青云在打官腔,心头不由得不爽,道:“上面天天都在抓工作效率,你们组织部可要做表率哦!”    张青云皱皱眉头,眯眼瞧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不爽。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张青云到嘴边的一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梦飞应了一声,推门进来的是一名穿红色围裙,蓝色马甲的服务员。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面放着一瓶约。    女孩很会说话,上前浅浅一笑,对张青云道:“您好!为欢迎张部长光临,我们总经理特意让我上来送一瓶酒,希望您和您的客人能尽兴!”    说完,她优雅的用手将酒放在桌上,将盘子扣在左手上鞠躬一下。然后退后两步等着张青云的回话。    “那就替我谢谢你们总经理了!”张青云淡淡的道,心中却在怀疑倪秋月究竟跟那个什么童总警告了没有,怎么还来这一套。    “不客气,您是我们的贵宾!都是应该的!”女孩甜甜笑道,缓缓退了出去。梦飞拿起酒瞅了瞅。抬头盯了张青云一眼,心里暗暗震惊。    这酒的价值可不菲啊,五千多块。比这一桌子饭菜都要贵,这说送就送了?    张青云抬头手道:“别人送了就开瓶吧!这不算受贿的东西  你们放心。我和我老婆一年在这里消费的多。这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梦飞连忙一笑,他早知道张青云很有钱。张青云这样一说他立马坦然。郭周群脸上却涨红,他发现自己心中那点郭家的优越感在张青云面前在一点点消失。    所谓优越感,就是有钱有势,可是无论从哪一方面自己和这今年轻人似乎都有不小的差距。人家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走到哪里都是大半格。下放那至少都是一个市常委口钱就不用说了,看看人家的派头,酒店免费增送的东西比这一桌子菜都金贵,让人不得不自惭形秽。    接下来,郭周群一句话都没说。倒是梦飞经常和张青云说话,两人说的尽是一些党校学习的话题,倒也相谈甚欢,倒是让郭周群有些插不上嘴顾饭吃得索然矛后走的更是狼        宴席散去,张青云故意拖后一步,果然上来一名西装笔挺的小年轻道:“张部长,我们总经理想跟您问声好,不知您是否能在白忙中抽出一点时间呢?”    张青云皱皱眉头,这个姓童的女人。自己倒要看看有多少把戏。网才硬是让他玩了一把送酒的把戏。是想用行贿的办法来套住自己?    张青云点点头,跟在年轻人后面乘电梯上到顶楼,这里的包房条件明显比刚才要还很多,四周的玻璃幕墙是透明的,整个蓉城的夜景可以尽收眼底。    张青云一眼便瞅见了一个很有**的女人,女人已经不是很年轻了。看上去比倪秋月还要大点,但是在一身黑色制服的衬托下却显得很有型。    尤其是一双勾魂双眸,好似有魔力一般,总让人能从内面看到一种媚的味道,这就是童小丽?张青云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女人跟那全部秘书是什么不正当男女关系。    因为从简历上看,邱省长的秘书部晓平几年四十七岁了,而这个女人绝对还没有四十岁,再加上这种媚态怎么也不像是一名厅级干部的夫人。    “张部长,想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不过最后还是感谢您能赏脸,我便是童丽!”童小丽格格笑道,说得很端庄,但总让人能感觉到媚的味道。    张青云淡淡一笑,伸出手来和她握了一下,道:“今天网和朋友吃饭,童总如此有诚意,我怎好拒绝?”    童小丽边招呼张青云坐下边打量他,她其实以前不认识张青云,今天是第一次见,这个。张部长和他想象中的人完全不一样,在他想来省委组织部的实权副部长,那怎么着也得四五十岁吧。可结果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这种反差,饶是她阅人无数,也感觉一时难以适应。    她忙叫了两杯咖啡,亲手给张青云端起放在他面前。道:“您是我们的贵客,一直是久仰大名。可惜缘恺一面,今日总算见到真人了。”    “你们的贵客多了!个,个都见面。你这个总经理岂不是成了接待员吗?”张青云洒然一笑道。    童小丽一愣,听出来张青云话中的含义,没想到这人年纪不大,眼睛却很犀利。一念及此,她也不再做作,道:“实话跟您说张部长  我家先生叫部晓平,也在省委工作。现在省委不是在提挂职干部这茬吗?我家里那位太老实。    老害怕跟领导沟通,这不,我今日也就是借此机会跟您问一下情况。看看咱家那位领导究竟对他是什么看法!”    张青云眼睛一愣不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这马屁拍得够让人痒的了,部晓平是省长秘书,和自己是同级别,自己咋就糊里糊涂的能领导他了呢?    这女人说话目标明确,干净利落。而且说辞也是人家什么痒他说什么。倪秋月能找到这么一个交际花总经理,眼睛也是够毒的了。    “童**,你知不知道组织纪律是不允许问这个话题的?你这可是让你家先生犯错啊!”张青云不经意的笑道。    女人脸色变了变,刚才她早留心下面包房的人了,民政厅郭副厅长正是部晓平的对手。张部长能和他一起吃饭,咋自己能问个问题就违反纪律了呢?    一念及此,她忙将这话委婉的说了出来。张青云听得哈哈大笑,道:“我们是朋友聚餐,不谈工作,这并不算违反纪律!”    童小丽一听这话,有些忍不住了。道:“张部长,您这就有些偏心了!组织上一向都是讲求公平、公正的。我们是很有诚意的,希望部长您也给我们一次机会!”    张青云咬咬嘴唇,这行贿受贿之事估计就是这样来的吧!自己还没说啥,这童小丽就开始说“诚意”了。她就笃信自己刚才和郭厅长一定有默契?    见张青云没作声,童小丽心头一喜,同时又有些鄙夷。什么组织部副部长,一楞头小伙,一说到钱眼睛都直了,郜晓平还说什么其为人正直,害怕弄巧成拙,老娘活了半辈子了,就还没见过正直的官员。    “张部长,您放心!我家老郜是个可靠的人,不然也不会被邱省长看上不是?”她边说边起身从皮包里抽出一个信封,脸上的神色丝毫不变,手扣在桌子上,将信封缓缓推过来道:“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万望您不要推辞!”    张青云笑笑,将信封拿在手中,**封口,仔细的朝内面瞅了瞅,童小丽皱皱眉头心头更是厌恶,不过脸上却笑得更殷勤了,道:“一点意思,密码六个八!”    张青云才发现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崭新的。张青云咧嘴一笑,将卡放在口袋里面,道:“卡我先拿着,不过你是取回去的,可能的地点  是在纪委,希望你有点心理准备!”    童小丽脸色霎变,手上捏的咖啡杯一下掉在了地上,慌忙道:“你”你”她一时激动,竟然语无伦次。良久,她渐渐恢复冷静。脸色却没有了笑容,却而代之的是阴翳,道:    “张部长,我们尊敬您,但也希望您也不要逼人太甚!他郭厅长有个硬靠山,您也不要把其他人都当软柿子捏,”    张青云哼了一声,笑容立剪收拢,道:“你尊敬我?”他指了指信封。“这就是你的尊敬?”    童小丽神色一滞,说不出话来。张青云声音一寒,突然拔高道:“你也不用威胁我!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己去纪委拿东西,另一个。就是让高谦或者倪秋月来找我!我到要看看高系是不是正就如此不顶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得出来?”    说完,他长身而起,怒气冲冲的出去了。倪秋月这个妮子,敢拿自己的话当耳边风,不让她涨点记性。她是不知道厉害的”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