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今年江南省新增补的全国人大代表一共就两人。但是赶来培训的人却有几十个,看来全国人大代表和地方人大代表是完全两个概念,全国人大代表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参政权的,这才是大家积极性的来源。    和张青云一起增补上去的不是别人,正是武德市常务副市长高谦。在省人大,这是高谦从督察室离开后他和张青云的第一见面。    高谦依然风度翩翩,不过看张青云的眼神则有些复杂,他比张青云整整大了11岁,而且出身豪门,一向都被冠以年轻有为的头衔。但是他的年轻有为,在张青云面前却如此黯淡无光。    不到三十岁的县委书记,全国人大代表,这两项都是环绕在张青云头上的耀眼光环。    张青云的进步不像有些关系户,慢慢靠副职辗转上位,很多人的上位是先在下面执政的时候挂副职,有人为其保驾护航,然后回到机关再升职。张青云不同,他是下放到最困难的地方担任党委一把手,其能力、其奉献精神,都是最有说服力的,他的年轻有为可谓成色十足。    高谦对武陵的官场还是比较关注的。张青云的表现他当然知道,鉴于高系和张青云的关系,他心中的感受注定了好不哪里去。    不过他一向是个内敛阴柔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追求的风度的人,所以张青云和他打招呼,他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什么不满,而是道:    “青云呐!江南最年轻有为的干部非你莫属了,你如此出色我脸上也有光,赶明儿去京城我介绍你认识一下我的弟弟,你们同为青年才俊,自然能惺惺相惜!”    张青云连称一定,心中却暗暗好笑,高谦的弟弟不就是和赵佳瑶订亲的人吗?自己和他惺惺相惜?高谦的风度有些过了。    两人话不投机,自然也就很默契的没有多说。不过培训开始前两人作为增补的人大代表,还是不得不一起配合和大家寒暄。    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都不俗人,不过今天来的除张青云和高谦是党委政府官员外,其他十几人都不是政府领导,本来人大代表中,政府、党委领导是占了很大部分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官员更是比重很大,江南省省委书记、省长均为人大代表,并且分别为江南代表团正副团长。    在来的这些人中间,很多高谦都很熟,尤其是几个国企老总,高谦和他们聊得很愉快,而张青云则完全是礼节性的打招呼,显得有些孤立。    “哎呦!梅总!”高谦迎上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笑逐颜开的道。那人见高谦也是笑逐颜开,两人手紧紧握在一起,神情分外亲热。    “青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江南火电厂董事长梅荣发、梅董事长!”高谦自然扭头对张青云道,又朝对方点头道:“梅董,你们武陵桑梓的县委张青云书记,你可是武陵人啊!”    张青云眼睛微眯,江南火电厂是共和国中部地区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以前是电力部直接管的,本世纪初火电厂才划归省管,这个梅荣发却只能算正厅级了。    含着笑,张青云正欲打招呼,梅荣发佯惊道:“桑梓?那可不是我老家哦,实话说我虽然是武陵人,桑梓我却从未去过,呵呵~,那里可不是个太平地方啊!”    他干笑两声,并没有要伸手的意思,张青云从心底也泛起一丝厌恶,从梅荣发的语气中听出。他对桑梓有着很深的歧视。    语气中傲气逼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有钱人派头让人反胃。张青云感觉大为恶心,道:“看来梅董事长离开家乡太久了,属于飞出来的凤凰,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梅荣发一愣,三角眼眨了两眨,傻子都能听出张青云言辞中的讥讽之意,他脸上尴尬之色一划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惊讶,似乎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如此不给自己的面子,讥讽自己树大忘根!    他沉吟了一下,脸色有些冷的说道:“张书记言过了,武陵其他地方我都是熟悉的,唯独对桑梓呵呵~”他干笑一声,“桑梓的发展路还远,其中关键就是素质问题,不务正业的多,打架斗殴、称王称霸的多,老百姓的素质不上去,都是空中楼阁。张书记年轻有为,定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不是吗?”    张青云干笑一声,道:“好,梅董事长一言中的,回头我就要宣传部把您说的这几句肺腑之言做成标语。我们正在搞旅游开发,到时候就挂在黄老将军故居门口,以此来鞭策我全县数十万百姓共同进步!”    梅荣发脸色煞白,张青云言辞之锋利超出了他的预计。他的本意是暗讽桑梓民风彪悍,有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意思。那曾想张青云竟然把这句话和黄老将军挂上了勾,要知道老将军当初闹**的时候,国民政府不也称其为“匪”吗?    他不由得深深的看了张青云一眼,他这个年纪可是经历过十年动乱的,幸亏现在是言论自由的社会了,不然就凭这小子一句话,如果在当年,自己就得下地狱!    高谦在一旁也很尴尬,他和张青云在一起隐隐以领导自居,在他看来张青云和自己在一起交际,就跟当年在督察室他陪自己一起视察一样,谁是主角,谁是配角一目了然。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错了,张青云现在可不是自己的下属,人家是桑梓县党委一把手。他出言维护桑梓的尊严堂堂正正,自己一时也无法插嘴。    他敏锐感觉了张青云气质的变化,以前在督察室张青云说话可没有如此犀利过。看来执过一方牛耳,当过父母官的张青云,威严气度和胆识都不是几年前能比的了。    他不由得有些忏怒梅荣发太不地道,觉得有些扫兴,辱人者人恒辱之,梅荣发有些太趾高气扬了。不合高谦笑面虎的脾胃。梅荣发本是高系的人,看来他这个董事长当得太久,迟早是个定时炸弹。    “嘿!” 梅荣发尴尬了哼了一声,样子因为难堪而有些狰狞,一双三角眼如刀斧,很好的映照了起内心的怨毒和羞愤,可是在这种场合他不能翻脸,也不敢翻脸。因为全国人大代表就要有全国人大代表的气度,而他恰恰是个气量很小的人,看来人大代表这个身份对他束缚还是很大的。    瞟了一眼高谦,梅荣发也感觉到他神色的不愉。只好干笑一声道:“张书记年轻有为,这次咱也算是混了个脸熟,以后定要会多多亲近才好!”    张青云神色不变,含笑看着他,梅荣发和自己工作不会有太多交集,桑梓也没有重要的需要依托电力的企业,这家伙典型是色厉内荏了。便道:    “梅董事长客气了,桑梓蓉城相隔太远,你我能初次接触还是托了这次人大班的福。您是老人大代表了,还能如此积极参加学习,我很佩服啊!”    说完,他很自然一笑,转头跟别人打招呼了。梅荣发**得脸涨得通红,张青云没有给他留丝毫面子,最后一寸遮羞布都给他扯了下来,说梅荣发是老人大代表依旧来培训,实际上是暗讽梅荣发还不合格。    张青云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忘本的人,可是社会上总会有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个土包子,可出去混了几天,回来就抱怨家乡条件落后,饮食不习惯、乡下人素质低下云云。这种人混得越有出息越要打压。混得连自己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了,其人品可想而知了。    这也是张青云毫不犹疑的和梅荣发撕破脸皮的根源,梅荣发的为人超过了张青云识人的底线,永远不可能合作,永远不可能搭班子,因为张青云清楚,一旦有机会,自己会毫不犹疑的将其打压,毋庸置疑。    一连几天,张青云都呆在蓉城,凌雪飞也在蓉城筹备演唱会,张青云几次想去看看他,可因为上次餐厅事件心里总是有疙瘩,再加上人大这一茬事,就没能成行。    而赵佳瑶这边两人感情倒是迅速升温,对搂搂抱抱这女人已经不太抗拒了。两人在家里经常相拥看电视,说笑。    不过张青云终究没敢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说来也丢人,他自诩不是柳下惠,但是面对赵佳瑶真要临门一脚的时候总会胆怯,暗地里都不知跟自己鼓了多少气了。    可是临阵时似乎又忘记了。张青云清楚,这一切都因为赵佳瑶身份的特殊,她是天之娇女,却又为自己付出太多,自己从内心对她是敬重的,很多事情都不自然的尊重她,甚至包括**女爱。    张青云每次要采取更进一步的时候,他感觉到赵佳瑶其实有点害怕,虽然没表现出抗拒,但是她的肢体却表示她还不太愿意,还有顾虑。    两人这一停滞不要紧,害得张青云几个晚上谁不好觉,家有国色天香却没得碰,其痛苦煎熬可想而之了……
布衣官道全文在线阅读,布衣官道全集,布衣官道txt下载,更多好看的经典官场小说尽在官场中文网-(www.gcwang.**)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