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包厢门口,方小楠将身躯挺了挺。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优雅高傲一点。敲响门,内面传来应答,她才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去。    “方**,我们都在等你大驾啊!”何骏哈哈笑道。    方小楠眉一挑,道:“是吗?”目光流转间,一眼扫到了刘臣,脸色一变,道:“不是张书记吗?这……怎么是你?”    刘臣脸上**了一下,只觉得一股热气只冲脸部,脸上的肉挤成一团,一颗心似乎要被酸楚和羞辱融化,何骏忙道:    “刘县长便是代表桑梓县委政府来的,今天我们聚聚,也就先加强沟通嘛!”    方小楠的脸色很难看,一个人意yin了半天,过来才发现是个龙套角色,市政府以及旅游局的会议,张青云胆敢如此轻视?    她心中泛起了一片阴霾,瞅了一眼何骏,阴阴的道:“何公子自信了吧!沟通啥啊?先等项目顺利立项再说吧!”    何骏瞳孔一收,心中也有些不爽。邱鑫和这个**人怎么一个腔调啊,难不成桑梓真就是张青云的一言堂?    市里立项的项目,就不信这小子还能翻天,一念及此,他淡然道:“今天旅游局已经为项目顺利立项扫清障碍了,我们和桑梓以后是合作关系,桑梓县委、政府要配合我们工作,要为我们施工提供便利,刘县长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在此!”    “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公事公办就行了,刘县长既然负责这一块工作,呵呵~我们肯定会合作愉快的。”方小楠道,脸上的神色一点没有愉快的样子。    一时房间内众人各有心思,邱鑫在想是不是何骏耍了什么花招,拉自己表哥出头,目的是想借这次桑梓旅游契机和张青云叫板吗?    张青云的手段他可是领教过的,他才不愿意自己被人当枪使,邱家在武陵现在本来目标就大,再去搅和体制内的事,落下了口实,后患无穷。    而何骏心中则隐隐有些酸溜溜的感觉,他实在没想到张青云竟然有如此大的威慑力,不就是没来开会吗?值得邱鑫和方小楠两人如此做脸子吗?    瞟了一眼脸早已经猪肝色的刘臣,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失望,自己这个表哥啊,背后有整个江南赵系,还加先前常委会席位的优势,竟然混成了这个熊样。真不是一般的废物。    “那个……邱公子、方**。不好意思,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先告辞了!”刘臣终于忍受不了了,站起身来道。    几人同时一呆,邱鑫和方小楠对望了一眼,邱鑫皮笑肉不笑的道:“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    刘臣站起身来,暗暗的咬了咬牙齿,脸色极其阴沉的出去了,今天的遭遇对他来说真是奇耻大辱,自己堂堂的县长,到市里各方势力眼中狗屁都不是,自己还妄图跟张青云一争高下,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碰了壁,再想桑梓,心中反而没有了先前的浮躁。别人看不起自己,除了张青云的光环以外,很大程度上还不是因为桑梓是个穷地方,话语权少的缘故?    还是书记看得清楚啊!自力更生,发展桑梓才是唯一出路,妄图搞旅游线路。走面子工程,急功近利,看不到出路,依旧被人瞧不起啊……    “嘭!”一声,刘臣关上门,方小楠眼睛一眯,突然想到张青云说过,桑梓的一条狗,那也是桑梓的,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她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笑:    “呵,桑梓的干部火气旺啊!看到没何公子,张青云**出来的人,我们这几人根本就没入人家法眼呢!”    何骏哼了一声,虽然知道方小楠这个女人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但是一提到张青云,他心里还是有些妒意,桑梓不是那小子的一言堂吗?走着瞧吧……    三个各有心思的人,随便喝了几杯酒,气氛确实不够和谐,后面的活动也自然终止了,各自散去……    市委会议室,谢明君召开常委碰头会,今天的重头戏就是挂职干部的问题。谢明君、欧贤龙,党群书记廖伟,常务副市长冉红东,组织部长王鼎出席。    让优秀的机关干部下基层锻炼,是组织上培养、提拔干部一个重要手段。每年人大会前后,是干部下去挂职的**。这个时候也是各大佬角逐最激烈的时候。    谢明君居中而坐,头靠在后面的躺椅上。总让人感觉他似乎精神有些萎靡,桌上的茶杯散发出的腾腾热气让他面前有些云雾缭绕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丝神秘。    “书记……”王鼎恭声道。谢明君恩了一声,竖起**,眼睛突然一亮,如果昙花般滑过众人的脸颊,马上又变得浑浊无神。    “你先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吧?不要长篇大作,说关键点!”谢明君道。    王鼎点点头,翻开文件夹,道:“这次下去挂职,市委组织部已经征询了下级党委的意见,具体名单基本已经确定。    但是……慈溪县县长人选暂时还有争议,还有桑梓方面还没有对我们的征询进行反馈……”    王鼎话一落音,会议室立刻安静,冉红东作势几次准备发言,但人事方面他毕竟没有发言权,终究忍住了。    欧贤龙喝了一口茶,放下钢笔,皱眉道:“张青云窝在那山旮旯最近在忙些啥呢?当他的土皇帝去了?最近在我耳边嚷嚷针对他的不在少数。”    王鼎讪讪一笑,心中也很是恼火,别的县一听说要派挂职干部下去,天天打电话上来抱怨、牢骚,唯独张青云一点反应没有。    这次廖书记指示。给桑梓又安排了三个副处,还有两人正科级副局长,王鼎心里是万分不愿意的,毕竟这几个人没有一个跟自己一条心的,桑梓他下了血本,可不想再让别人往里面塞人。    他之所以没有反对,就是想等张青云反弹,谁曾想这小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廖伟放下茶杯,敲了敲桌面,哈哈笑道:“行了,行了!市长。您就别生气了,年轻干部我们可以鼓励他们有点个性,小节方面不伤大雅嘛!”他顿了顿,又道:    “至于慈溪县县长的人选,我还是坚持让王平同志上,慈溪现在在我市旅游产业方面正扮演着生力军的角色,班子的能力必然也要水涨船高。王平同志工作经验丰富,在下面和市机关都做过领导岗位,他去慈溪,是再合适不过了。”    欧贤龙眉头一皱,王鼎也张了一下嘴。廖伟和谢书记一向在人事问题上意见并不统一,他这样高调的站出来推王平,是什么目的呢?    “咳!”谢明君咳了一下,几人都看向了他,他遮掉眼睛,用浑浊的目光看了一眼王鼎,道:“桑梓那边张青云你就不要担心他有什么意见了,他早就跟我说过了,桑梓缺的就是干部,他是不会有意见的。”    王鼎脸色变了变,干笑了一下,心中才明白谢明君和廖伟默契了一次,王平出任慈溪的县长,换廖伟塞几个人去桑梓。    他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可能被张青云暗算了一把,自己刚想拿桑梓组织部的干部整风运动做文章,他却唱了这么一出。    “那个……桑梓副县长的事太**,上次就为这事闹得沸沸扬扬,他张青云还真不涨记性?”欧贤龙道,这次去桑梓挂职的干部中,没他什么人,但是王鼎一向靠他比较近,他也要说句话的。    廖伟干笑一声,道:“张青云那个小子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他要的几个副处全是出任乡党委书记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桑梓不养吃闲饭的干部。    县里机关多余的人,全部要下到乡里去任职,乡干部要下到村级任职。这样层层往下。将拳头缩紧,目的就是要加强基层建设。    桑梓准备培养几名副处、甚至处级的乡党委书记和一大批副科、甚至科级的村支书,这个是附和中央系列文件精神的。我已经批准了,如果真有效果,我和谢书记商量了,明年我们全市都可以推广!”    会议室虽然只有五六个人,但是一听廖伟这话,都坐直了**。尤其是王鼎,脸色更是惊讶,张青云这是釜底抽薪。从下而上,将乡级单位完全掌控,还处级的乡党委书记?刘臣不听招呼,是不是也要被他打下去出任乡党委书记啊?一念及此,他刚准备开口,谢明君道:    “桑梓的情况有些特殊,干部尤其是基层的干部底子薄,张青云的这个方法也不失为好办法。组织上派干部下基层锻炼,就要真正的达到锻炼的效果,不能走过场,从这一点说,他的观点我是赞同的。”    王鼎心里暗暗发苦,欧贤龙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桑梓并不是他的地盘,但是谢明君这个老狐狸今天的表现却引起了他的警惕。谢明君从来就不做没有意义的事,而且将王平**慈溪,这是公然将爪子伸到了自己地盘上……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