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晚上,张青云就在黄连桥乡镇府召开会议听取意见,黄连桥、长梯隘等四乡一镇一把手,农业局陈康进,还有省农科所两位研究员以及农业局几名技术骨干全部与会。    会议中途,主管药材基地的常委副县长姜伟也赶了过来。    会议一开始气氛就比较凝重,主要涉及的问题就是资金,苗圃基础建设要资金,农资产品老百姓不能完全负担,需要政府给予扶持。规划的整个园区公路建设完成,但还欠施工方一百多万。紧接着繁育基地标准化大棚建设、无性繁殖实验室等项目要上马,财政拿不出钱来。    “书记,其他的资金我们都可以暂缓一下,但是药水工程项目可不能拖啊!”姜伟放下手中的钢笔,道。    张青云扫了一眼会议室众人,一语不发。姜伟说的这句话,今天自己已经听了不下十遍了。    “药水工程项目搁浅的事,是谁在乱嚼舌根子,怎么弄得人尽皆知?”张青云瓮声说道。    会议室一片安静,一众人大气谁都不敢透大气,余芳偷偷的瞟了一眼张青云。手心也有了汗珠,没想到这家伙发起火来竟然这样威严,让人没来由的感到紧张,和他平常和和气气的样子差太远了。    “怎么都不说话了?一文钱难道英雄汉了吗?”张青云冷声说道:“老百姓刚刚将积极性提上来,你们倒好,见风就是雨。    刚才下午我还很高兴,见夏书记和伍书记争苗子嘛!以为你们积极性很高,谁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你们是想将改种啊!兵在精不在多,嘿嘿,你们领悟得很深刻嘛!”    随即,张青云声音陡然拔高,道:“我们党自古以来都是艰苦奋斗的,一直以来就是在困难重重中走出来的。”他用手指了指众人,“可是你们呢?自己都稳不住,畏首畏尾,缺乏自信,瞻前顾后。老百姓看到你们这幅模样,谁还有信心?”    众人心中一凛,均抬起头来,张青云道:“作为党员干部,我们要风雨不惧,要有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我们桑梓已经穷了上千年了,要想改变这一局面,我们自己首先就要把腰杆给我挺直了,稳住喽!    全县上下,众志成城。还有什么困难拿不下来?我们要把贫困落后的帽子扔出去,要把桑梓建设好,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力更生……”    张青云越说越激动,洋洋洒洒万余言,没有一句停顿,句句斩钉截铁,下面的人也渐渐受到了感染,大家的士气为之一震。    张青云缓缓起身,用冷冽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他单薄的身躯仿佛一下高大了很多,就像一个正发号施令的将军:    “现在我就地成立药水灌溉工程办,任命姜副县长为工程办主任,陈副县长为副主任,工程办其他人员还有……”他语音一顿,眼睛扫向夏朝松等五人,一一报出他们的名字。    所有人心中栗然又惊讶,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张青云大手一挥道:    “水利工程所需工程材料的资金,我会交代财政局陈集科局长尽量满足你们,但是劳力人手,各乡镇自己解决。”    “散会!”没等众人回应,张青云就宣布了散会。然后自己先快步走了出去。    上了汽车,耿战一看他脸色不好看,车开得很慢,王占民坐在副驾驶坐上不住的朝后瞅,欲言又止!    张青云缓缓按下车窗,贪婪的嗅着外面的芬芳的泥土气息,缓缓的闭上眼睛,良久,开口道:    “王秘书,有什么事情说吧!”    王占民**一直,道:“县委办梁斌主任转来的消息,冉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兼旅游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措辞……措辞严厉……估计是您没有去武陵的原因。”    “恩!”张青云轻哼一声,继续闭目养神,半晌又道:“还有呢?”    王占民呆了呆,虽然他跟张青云才两天,却也见识过他的厉害了。可是没想到冉红东亲自打电话过来批人,他竟然也能如此无动于衷,在整个武陵市,这样牛的县级单位书记可能也绝无仅有了。    冉红东是武陵绝对是的实权人物,本身是常委班子,同时又是旅游局的一把手,下面的很多干部看他都是和谢书记以及欧市长对等的,这样一个人物,他根本就不是很在意?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委,但是单这份气魄就让人从心底佩服!王占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一张很年轻的脸,但自己实在难将他和年轻二字扯到一起。    桑梓现在的情况,别人不清楚。王占民心知肚明,可谓内忧外患,上面在掐脖子拉,内面又暗潮汹涌。下面烧开锅等着下菜,财政局却空空如也。作为一把手书记,张青云心里承受的压力可想而之,可是在这个年轻人脸上看到了压力吗?看到的只有自信和一往无前的气势!    “书记……”王占民道,“您先休息吧!工作明早我再跟您汇报!”    张青云一睁眼,道:“怎么了?担心我神经脆弱承受不了?”    王占民脸上泛起一丝不自然,嘿了一声道:“教育局那边肖局长,交通局……”    张青云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笑道:“也是资金问题吧!人家能扣我们的水利工程款,其他的拨款他们也能扣。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王占民闪过一道异彩,没有做声,张青云嘴角露出一丝讥诮,指了指窗外一望无际的药材园道:“看到了吗?这是一万多亩药材,我们能种一万多亩药材,就有能力不让这些药材活活的**。    你别忘记,桑梓有30多万群众,30多万口唾沫就是一条河。所以事情的成败不在于上面是否有拨款,而在于我们内部是否团结一心。否则再多的拨款又怎么样?”    王占民目光一闪,回过头去,张青云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是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激动,他是土生土长的桑梓人,这么多年见惯了官场的尔虞我诈、钩心斗角,却从未见过张青云这样的官员。    从他对付刘德才和朱子恒的手段看,这人分明是个狠角儿,谁曾想到自己大缪了。一心为民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可能不合适,因为他从来不将这些东西挂在嘴边,也很少轰轰烈烈的大唱高调,而且在官场上也没有铁骨铮铮的样子,阴谋诡计、小刀子他都是高手。    可是将这些东西全部抛开,他却是少有的有责任感的官员。有所为有所不为,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目的却是要斗出一个富裕桑梓,确实给人一种别样的感受……    武陵大酒店包房,刘臣和何骏相对而坐,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凝重。    刘臣脸色更是难看,今天他到市政府开了一天会,想到那些人给自己的脸色心中就憋得慌。几乎每领导见自己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皱眉,接下来就是一句话:“张青云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有没有将市委市政府放在眼里?”    这句话是批张青云,但是刘臣却觉得比挨一耳光还难受。他心里清楚,在市领导心中,真正能够代表桑梓的不是自己,这是一种漠视,好像自己一堂堂县长过来开会,那就成了桑梓派来跑龙套的角色了。    更可气的是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在领导面前还得陪笑解释,那种感觉简直被做*子还难受。    “叮,叮,叮!”有人敲门,何骏神色一动,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邱鑫满脸含笑的进来,一见刘臣不由一呆,何骏忙笑道:“这是桑梓刘县长,全权代表桑梓过来旅游局开会的!”    邱鑫脸色变了变了,刘臣连忙起身伸出手来,邱鑫手和他碰了一下,怕感染瘟疫似的缩了回去,在何骏旁边坐了下来。    “刘县长,这位是小邱公子,也是旅游开发总公司的股东之一,今天我们一起吃个饭,目的就是大家先认识一下,以后方便合作嘛!”何骏道。    刘臣连连点头,邱鑫则皱皱眉头。道:“方**是怎么回事啊?老是让人等!”他一开口,刘臣刚酝酿好的一句话只好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屋里的气氛立马有了几分怪异。    方小楠今天心情很好,旅游局那边传来消息,桑梓旅游开发项目立项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市政府主导,桑梓方面配合,工程继续由旅游开发总公司挑大梁。    一听到这个消息,方小楠只觉得如闻天籁,市委主导的旅游项目,自己公司开发,在桑梓配合问题上自己就可以尽情的出幺蛾子,他张青云不是得意吗?自己拖死他,随便使个小手段,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别的不说,公路硬化的时候,找个由头将交通堵塞一两天,都够他喝一壶的了。自己要狠狠的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候的小子踩在脚下,要让他给自己叩头,舔自己的脚丫子!    方小楠越想越快意,越想越离谱,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张青云狗一般的模样,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一个人在尽情的意yin,似乎马上就可以见证张青云的狼狈了。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