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第二百五十一章 立足桑梓,放眼江南  省委一号楼,张青云很不幸被门口站岗的武警挡在了门口。迷迷糊糊一路胡思乱想驾车过来,到门口他才想起自己没有预约。    他连忙给黄姚打电话,还好她在家,她电话打到岗亭,张青云才得以顺利进院子。来到8号楼下,黄姚已经笑吟吟的站在了楼下门口。    “张书记同志,还没有忘记咱蓉城呐!是什么风将您老吹过来了?”张青云下车,黄姚笑嘻嘻的道。    “酸!嘴上说得漂亮,心里指不定在骂我乡巴佬吧!”张青云嗔道。    “乡巴佬也是共和国第一乡巴佬,拐走公主的乡巴佬,你说多牛啊!”黄姚道,脸上神色异常暧昧。    张青云禁不住老脸一红,就知道这事会被人取笑,只是没想到来这么快,看来自己这一辈子,这个拐卖的罪名是无论如何也洗不干净了。    寒暄了几句,黄姚领路来到客厅,张青云面色一正,黄新权正在客厅看报纸,他连忙迎上前去恭声道:“黄书记好!”    “唔!”黄新权用眼瞟了张青云一眼,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将报纸放下,朝黄姚道:“去叫人给他泡茶!”    随即他又朝张青云摆摆手,眼睛盯着张青云手上的礼包,眉头一皱,张青云连忙道:“书记,这都是您家乡的特产,就黄岭的,没有贵重东西!”    黄新权眼中精芒一闪,紧紧的盯着张青云的脸上,张青云神色不变,良久他神色渐渐缓和,道:“先放下吧!拎着东西怎么坐啊?”    张青云讪讪一笑,将东西递给过来上茶的阿姨,自己则在黄新权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桑梓真有如此不堪吗?”黄新权道。    张青云一呆,马上明白他一直在关注自己,肯定对自己在桑梓的种种作为清楚,看来自己即使躲在山旮旯依旧不能逃出他的耳目之外啊。    “桑梓确实比较落后,跟武陵是两个世界,主要就是土地太贫瘠,地理位置太偏远,而且交通不便,发展桑梓,任重道远呐!”张青云道。    黄新权用一种审视的眼睛看着张青云,显然他感觉到了张青云的进步,下去才做几个月的县委书记,人隐隐就有了执一方牛耳的威严和气度,和自己谈话也丝毫不受自己语气的干扰。条理清晰,应对得当,确实是好苗子啊!    突然他想到京城关于张青云的种种传言,嘴角露出一丝不可琢磨的微笑,道:“你这次回来是看赵家丫头的吗?那丫头不错,挺会赚钱的,现在蓉城市委将她捧成财神爷了,嚷嚷着让她当省人大代表,你什么意见?”    张青云脸一红,今天一天已经是几次面对这种尴尬的问题了,怎么年轻的八卦,这老领导,堂堂的部级高官也八卦起来了?    “省人大代表?我没听过,不过我认为不合适!”良久,张青云才想好这个措辞,避重就轻的道。    “恩?”黄新权眉宇一挑,饶有兴致的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她目前还代表不了广大人民!”张青云一本正经的道。    “哈哈!”黄新权终于笑了起来,看向张青云的眼神也多了一种柔和,摆摆手道:“喝茶,喝茶!”客厅的气氛为之一松,有了几分欢快!    随即张青云又详细的跟黄新权讲解了桑梓目前的现状。说明了自己对桑梓经济发展的规划,来之前他就做了详细的准备,所以这一番汇报非常流畅,听得黄新权连连点头。偶尔会提一些棘手的问题,张青云也都一一轻松化解,一老一少谈得甚为投机。    “有了规划就放手去做吧!不要缩手缩脚,桑梓的情况特殊,不要什么事情都追求圆融圆满,时不等人,再不把中心放到经济发展上,到头来吃苦的还是老百姓,你可明白?”黄新权道。    张青云讶然抬头,黄新权这话说得平淡,但其中蕴含得意味却一点也不平淡,竟然有一种肃杀之气。不追求圆融圆满意味着啥?意味着有些事情自己可以乾坤独断,甩脱常委会的束缚?    看来自己在桑梓即将面临的局面黄新权心中也清楚了,有人就是要趁自己立足未稳,企图用常委会来钳制自己,本以为黄新权会说点要团结的话,他倒好,出言如此直接,岂不是鼓励自己搞争斗吗?    “凡是对桑梓人民有利的事就是正确的,就可以做!这不是我说得话,老总书记就是这样教我们的,我们要始终代表人民的利益!不然官字两个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都记着扯皮,还谁去干实事呢?”黄新权又道。脸上的神色尽是严肃。    张青云连连称是,心中底气也更足了,他原先的设想是周旋,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软弱了,既然黄书记有言在先,以后桑梓谁敢乱出幺蛾子,就别怪姓张的不讲情面了。管他高系还是赵系,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哪里还有那么多顾忌呢?    “青云呐!你要记住,蛇有蛇道,龙有龙途!别人走的路并不一定适合你,你要仔细琢磨怎样走出自己的路来。    做官之人,最大的悲哀不是经常被领导批,而是领导连你的名字都记不住,你行为处事我倒不担心,但是视野还是有些窄。对了,你去过黄岭尖了吗?”黄新权淡淡的道。    张青云面色一正,**直了起来,不自觉的点点头,心中却在消化他的话。黄新权意味深长的一笑,道:“站在黄岭尖上放眼四顾,看到的可不止是桑梓啊!我父亲当年就曾说过,当然我也是听母亲后来说的。他说站在黄岭尖上北可望金陵繁华,南可观巴蜀渔火,西望大漠孤烟直,南眺东海浪翻腾。    小时候我很好奇,后来来江南专程回老家祭祖去过黄岭尖,可父亲说的那些景色我什么都没看到,当时心中甚为失望,现在又过了几十年了,你现在可曾看到如此景致?”    张青云一呆,渐渐的心中热血沸腾,一瞬间他懂了黄新权的意思。所谓金陵繁华、巴蜀渔火。大漠孤烟,东海浪并不是眼睛看到的,而是心中想到的。    立足桑梓,放眼天下,这是已故黄老将军当时的xiong襟和气度,黄新权借用**前辈的原话,实际上是鼓励自己不要将眼睛看在一点,而要xiong怀东西南北,锦绣江山,一念及此,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沸腾,xiong中豪气渐渐升腾,满怀激动的道:    “书记!我懂了,老将军的话我会铭记在心,他朝我定再去黄岭尖,观我华夏盛世!”    “哈哈!”黄新权开怀一笑,显得心中很是爽快,心中却想,面前的这小子,假以时日,定能龙腾九天,可怜赵系鼠目寸光,白白弃掉如此良才美玉,这帮猢狲,真是愧为赵老将军之后啊!    辞别黄新权,张青云驾车风驰电掣,激荡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定。立足桑梓,放眼江南,那是一种怎样的豪迈啊!    黄新权说蛇有蛇路,龙有龙途,其实也是在给自己指点,那就是自己的定位。自己现在已经被赵系放弃,虽然依旧有靠山,但难免会后劲不足。    黄新权的意思是要让自己走能臣铁腕的路子,好一个不怕挨骂,就怕被遗忘,姜果然是老的辣!不管社会如何发展。也不管官场如何风云诡谲,党和人民终究需要能干事实的人,黄新权的话和自己的“猫狗哲学”不谋而合。    只是他说得更白,更能让人明白方向,也更能引起人的共鸣。铁腕能臣,就让一切从桑梓开始吧!    一想到桑梓,张青云不由得心理一松,一直紧绷的弦,今夜彻底得到**。大xiong怀定然有大气度,自己既然有立足桑梓,放眼江南的豪气。那市委某些人企图搞些小手段、小阴谋的手法,跟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有戏又有什么区别呢?    刘臣,何坤的亲外甥,听说家境挺殷实的,从小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人,竟然也下到桑梓挂职代县长,看来何家是下了大本钱了。    既然自己是赵系出身,心中和赵系官员总有点香火情吧!刘臣同志如此要求进步,自己就在桑梓教教他为官之道吧……    一路胡思乱想,张青云突然扭头四顾,车竟然不知开到了那个旮旯里面,一脚刹车将车停稳,抬手看看表,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都已经快凌晨了,都不知自己一个人疯飙个啥!    辨明方向,张青云重新发动汽车,却不知要开往何处,清江花园?雍景园?维亚纳酒店?    良久,他用力的甩甩头,觉得有些茫然,突然想到了赵佳瑶最后的那句话:“你有房间的钥匙吗?”    他情不自禁****口袋,悉悉索索**出了一串钥匙,自己既然有家的钥匙,这么晚了,还是回去吧!    再说耿霜那里,这么晚了,那丫头又不知道自己要过去,定然是早就睡着了吧?一念及此,他脚下一松,车风驰电掣而去,目标——雍景园。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