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看着下面的人群。张青云深吸一口气,强行的平定自己的心绪。让张青云感到欣慰的是,这里的乡亲比几年前日子确实宽裕了很多。    这从他们的穿着和手上的烟卷就可以看出来,村里的土坯房子也已经基本绝迹了,都住上了砖瓦结构的平房,联合村的发展算是迈上了坚实的一步!    “都让开,都让开!你们这么多人围着张主任的车是真想造反呐!快,快!”人群后面突然传来嚷嚷声,几个带帽子的公安干警开始驱散人群。    有两人动作很快,直接往前面窜,三步两步就蹿到了张青云的身边。    “张主任,您……您没事吧?”其中一人客气的道,生面孔,张青云从未见过。    “叫他们马上住手,你们干什么啊?想干扰我调研吗?”张青云冷声说道,脸色铁青,看来盯自己的人很多啊,鼻子比狗还灵,自己刚进村,他们后脚就到。    这事下面的村民也不干了,开始纷纷嚷嚷为什么公安不让大家和张书记唠嗑。一时场面很是混乱。    “张主任……您看……为您安全考虑!”那兄弟又道。    “马上执行,在不执行,我就给你们邱局打电话!”张青云阴冷的说道。    那警员一呆,一抬头看见张青云冷冽的眼神,心**,马上朝下面“维持秩序”的几人嚷了几声,几人才停手,被驱散的人又一窝蜂一般的围了过来。    几名警员大为紧张,显然还没弄明白情况,张青云推了他们一把,自己走了出去,人群立马安静,很自然给他让开了路,张青云一直走到村部门口的旗杆的高台下,大家又很自然的围了过来。    几名警察兄弟对望了几眼,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围攻领导,人家这是拥护领导,一时大家脸色都便得很难看。这几人是邱镇东入主公安局后新提拔的几名巡警,以前没有见过张青云,只接到任务要保护他的安全,没想到这下糗大了。    站在旗杆上,张青云右手搂着二狗子,抬手虚压,场面立马安静了下来。    “乡亲们,几年没见大家了,很想你们呐!”张青云高声道。    人群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偶尔夹杂着“张书记。我们也很挂念你!”的呼喝声,一时气氛渐渐高涨。    “这次来咱们村感触很深,看到大家住上了新房子,生活也比以往好了,我心里是最高兴的。”    人群又是一阵笑,一些胆大的人更是嚷嚷要张青云回来,带领大家继续发展柑橘。张青云心中异常高兴,本想是想实地看一下橘园改茶园的状况,现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很难开口。    只好和大家家长里短的闲唠了起来。    “哎!张书记,听说您现在进省里当大官了,咋还有机会回来看咱呢?”这次问话的谷成财,联合村的支部书记,嘴里还含着旱烟袋。    “回家了,总得看一下大家吧?这几年大家的橘子卖得如何?”张青云含笑道。    “好!好!尤其是当年嫁接的椪柑和芦柑最受欢迎,城里人现在爱吃那个,能卖到好价钱。我们村念着你的话,这几年无籽柑橘品种已经没有了……”    张青云欣慰的点点头,话锋一转道:“那我听说有橘园改茶园的事,这究竟怎么个改法啊?”    “我们村没有改茶园的,改茶园的是无籽柑橘品种。其他村有,不过大改的都没集中在咱月全。莲花乡那边多。橘子没销路,不改茶园咋办呐!”谷成财道。    人群附和,渐渐又扯到张青云身上去了,说还是张书记有远见,当初就预想到这种情况了,先帮相亲们想到前面了云云。    张青云脸色变了变,心中暗骂武德之是个老鬼,看这架势橘园改茶园就是厉刚他的主意,他应该是同意的,估计是有人掣肘,这个妖人竟然自己告自己让人来察。    一念及此,张青云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武德之那个老东西奸诈似鬼,能让别人就那么瞧透用心吗?    好算计,卞辉煌很容易被钻空子,他是最不希望橘园改茶园的,他恨不得雍平橘子都销售不出去,他收橘子的价钱就更低。    张青云心中笑了笑,对杨刚云这个人更是好奇,这是哪里来的一尊菩萨,厉刚和武德之联手,还要求外援帮忙,这新任县长也太有作为了吧?    张青云收拢了心思,心中却有了主意,一放松,干脆招呼大伙儿就地坐下,自己也在旗杆台子上席地而坐和大家闲聊起来,聊春耕、聊橘子、聊家常里短,张青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    聊了几个小时。张青云看看天色,午饭时间都过了,今天这天不错,连忙招呼大家去忙农活,各家纷纷拉他去自己家吃饭,这一点上二狗子当然会有优势,拖着拽着就把张青云往家里拽,其他人争不过他,也只好不情愿的散去。    “二狗子,咋没看到你妹妹呢?”张青云搂着他,两人朝前走。    “妹妹在帮妈忙活,妈刚才远远就瞅见了你,招呼她回家帮忙准备饭菜去了,这不就没过来。我个小,就挤到前面来了。”二狗子有些得意的说道。    张青云心一暖,又有些过意不去,回头想问问小谢车上有什么礼物没有,谁知咔嚓、咔嚓几声,看到了一个熟悉人影,那个白骨精记者。    张青云脸色一变,对记者他有一种天生的**,这帮无冕之王有些纯粹是凭心情写文章,自己刚才的行为。完全可以被他们成功塑造成一个政客。    再说这个白骨精可不是党宣传的喉舌,人家是网络,网络玩的就是眼球经济。明星皱眉说肚子不舒服,他们就可以用“XX惊现怀孕征兆,XX疑似孩子生父”作为新闻标题。    “您好!您是张主任吧?刚才的那一幕确实很感人,您以前做过这一块的父母官吧?”白骨精优雅的收了相机,含笑上前道。    张青云笑笑,反问道:“如果我不回答,是不是违反新闻法?”    白骨精一呆,没想到张青云言辞如此犀利,不过一瞬间便反应过来道:“张主任您说笑了。您有不回答的权利。但是作为记者,我也有*农村采访的权利,您说呢?”    “恩!那就好!我祝你采访愉快!“张青云道,然后一扯二狗子,两人快步朝前走去。    远远,张青云就在二狗子前面的田埂上看到花妹子蹦蹦跳跳的迎了上来,小丫头跑得很快,三步变两步,很快就到了张青云面前。她今天穿得很考究,一套红色的平绒衣服,后面扎着个小马尾,显得很是活泼可爱。    “张叔叔!”老远她就叫道,然后上前一手挽着张青云的胳膊,头就往下埋,似乎整个身体都要吊在张青云的手上。    张青云**了**她的脑袋,夸她漂亮不少,小丫头脸红扑扑的,竟然知道羞涩了,看来离大丫头不远了。    一左一右,两个孩子领簇拥着张青云,司机小谢跟在后面,来到花妹子家,董嫂围着兜,擦擦手,喜笑颜开的跟张青云打招呼,口称张书记。    “董嫂,每来一次都麻烦你一次,这实在是过意不去啊!”张青云道。    “张书记尽说些见外的话,咱家穷,您能来是看得起嫂子,这几年功夫,听人说您进省城了,还想以后见不上您了呢?    谁知您还没忘记咱村的父老乡亲,过来看……”董嫂说道,话说一半眼睛不住的朝张青云后面瞟,后面的话怔怔没有说出口。    张青云回头,眉头拧成了疙瘩。又是那该死的白骨精记者,张青云还没开口,白骨精先笑道:“张主任,党有政策,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是要违反纪律吗?”    张青云哂笑,这帮记者就是靠嘴皮子利索讨吃的,开始在这地方抓小辫子了。他沉吟了一下,刚要说话,见二狗子横眉冷目的走上前道:    “您是啥人?咋说张叔叔违反纪律呢?张叔是咱村的恩人,我看你才是坏人,尽缠着张叔说话。”    “不怕羞,不怕羞!”花妹子用手边刮脸边道,“张叔叔又不喜欢你……”    “你们……”白骨精脸一红,没想到她随便说一句话,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被两个小孩子取笑,而且话说得越来越难听。    张青云连忙叫住花妹子和二狗子,董嫂在一旁上前道:“大妹子,您咋能这么说话呢?咱村哪家不是等这盼着想张书记上家吃顿饭,咱村有今天,都是张书记带领咱干出来的,和着吃顿饭就违反纪律了?”    白骨精面红耳赤,想开口却发觉自己以前的嘴皮子排不上用场了,一时异常尴尬!    张青云叫了一声董嫂,清了请嗓子道:“记者同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党的工作方式也是灵活的。你不是要*农村吗?干脆也违反一下纪律,吃顿饭,养足精神,下午继续你伟大的新闻事业,如何?”    白骨精猛然抬头,心中却记恨上了张青云,都是这家伙惹自己尴尬的,刚想开口,张青云却道:“看看……资产阶级思想又抬头了。嫌农村苦,农村人做的饭不卫生。你呀!就应该呆在京城不出来,总比你走马观花,**的*农村有意义。”    白骨精脸色发绿,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官员扣帽子的本事炉火纯青到这个地步。自己答应吃饭,面子拉不下去,不答应吃饭,娇生惯养的帽子是戴定了。    “大妹子,不嫌弃咱穷,做得饭菜不卫生,就一起吃吧?刚才俺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俺农村人,没文化,就是心直口快……”董嫂连忙上前道。    二狗子和花妹子也好说话,一个拿碗一个抽筷,和着厨房的桌子上菜早就上齐了。    “记者同志,还是一起吃点吧?”张青云笑道,白骨精赌气的瞪了他一眼,一旁的董嫂早将饭递在了她手上,连连请她入座。    “小谢!也来吃点,尝尝董嫂的手艺。在城里想吃到这么实在的泥鳅钻豆腐可不容易的。”    小谢得了张青云的指令,才上前坐在张青云的下首。    吃饭中途,二狗子和花妹子不住的问张青云的问题,张青云则考他们算术题,宾主尽欢。偶尔张青云会瞟一眼旁边的白骨精,弄得白骨精不好意思先放碗,害怕又被人说娇气。    张青云暗暗好笑,对这个记者感官还不错,跟小报娱记不在一个档次上。白骨精一连盛了几次饭,张青云还没吃饭,她确实撑得不行了,只好叫大家慢吃,先放下碗筷。    “咦?看不出来,饭量挺大啊?女孩子吃太多可不利于保持身材哦?”张青云不经意的扭头道。    白骨精差点噎死,刚好董嫂过来给她上茶,她心一暖,才缓过气来。心里也对这里相亲的淳朴很是感慨,现在城里人都现实到了骨子里,也只有在乡下,才能找到如此温馨的感觉。    吃过饭,董嫂收拾,张青云则继续和孩子们闹。突然心一动,道:“记者同志,给我们拍几张照片做个纪念吧?”    白骨精一惊,刚才这人对自己畏若蛇蝎,现在咋主动要求自己拍照了呢?不过新闻工作者的嗅觉,她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连忙拿起相机,给大家拍了起来。    花妹子和二狗子兴奋异常,就董嫂有点羞涩,不过还是拍了几张。不过每个人拍照都要拉上张青云,这倒让他出镜率最高了。    “张主任,你现在能接受我的采访吗?”白骨精忙活了半天,上前眼巴巴的道。    张青云点点头,开口道:“雍平的问题,并不是外面盛传的那样,三农问题不存在,你刚才也看乡亲见相亲们的情况了,雍平县党委政府的政策是得人心的。”    白骨精一呆,看了张青云一眼,眼珠一转道:“那您对雍平百姓殴打督察员的事如何看,是督察员说了什么言辞,惹怒了这些淳朴的百姓?不然大家为什么非要拳脚相加?”    张青云眼睛飘忽的看了白骨精记者一眼,记者就是记者,问的问题总是让人心里嗝得慌……    白骨精看到张青云皱眉的神情,心里暗自得意,这家伙刚才如此奚落自己,现在终于让自己给难住了,我看他怎么应付。    “记者同志,首先你问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就有问题,把雍平县委县政府放在了省督察室的对立面,这是很错误的。    你也知道,任何政策的执行,都有可能影响某一小搓人的利益。就雍平橘园改茶园来说,最不高兴的当然是有一些不法橘商。    雍平的橘子不滞销了,他们收购成本必定升高……”    “你的意思是不法橘商纠集人殴打了省委督察员?”白骨精插嘴问道。    张青云瞟了她一眼,心里泛起一丝不爽,道:“谁说督察员遭殴打了?你亲眼看见过吗?外面以讹传讹,你们记者就当新闻材料。    实话跟你说,我们第一批督察员早就回省委了,我们这次来主要的任务就是要肃清宣传,找到造谣的源头,然后严惩之……”    白骨精嘴张得老大,张青云的回答太出乎他的意料,一时她很是狐疑,可是见张青云义正言辞,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又不由得有些信。    张青云心中冷笑,刚才自己如果不是被这女人逼急了,还真没想出如何善后的问题,现在他心里有底了,只要杨刚明那边不出乱子,他就有信心把这件事的消极影响抹平。    一直到下午六点,张青云和小谢开车返回,一路上张青云不住的琢磨怎样让事情按照自己设想的走,这里面杨刚明无疑是个关键人物,一个能让厉刚和武德之联手花如此大代价对付的人,自有其过人之处。    电话响起,张青云接听,是许巍来的电话。许巍说县人民医院的医生称病人还需继续住院观察,不建议提前出院。    张青云心里暗暗冷笑,事情果然不出所料,随便试探一下,后面就有暗涌。医生的话虽然不管用,但是架不住人家高帽子。省委的领导生病大意不得,不然谁负得起责?    张青云清楚,马春年两个倒霉鬼还得呆一段时间才行。    缓缓打开车窗,车已经到了雍平街上,他心一动,道:“向左,上沿河道。”    小谢一扭头,没有丝毫迟疑将车开上了沿河道。自从见了今天的一幕,这小伙看张青云的眼神也有些变了。    他到省委开车,很多省领导下去视察气氛都还没有今天那样热烈,更没有今天那么真,眼前的这个张主任,年纪虽然轻,但是阅历可不是其他混机关的人能比的。    没几把刷子的人,老百姓能够如此拥护他?车一进村,那阵势,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衣服都**了,是吓的。这万一秩序已坏,后果不堪设想。    “右拐,在门口有桂花树的那栋房前停车。”正在小谢胡思乱想的时候,张青云道。    小谢应声而动,片刻就到了那栋临河的房子前。    “你就在车里等我,我去见个人。”车停稳,张青云拉开车门,和蔼的说道。布衣官道燃文,布衣官道全集列表,布衣官道txt全部下载,更多官场小说txt下载尽在官场中文网-(www.gcwang.**)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