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何大公子,二公子好!今天听闻何书记大寿。冒昧拜访不知是否唐突!”张青云首先快步上前打招呼,说了一句很文邹邹的话。    “青云,你这是说哪儿话,你能来我万分高兴,这里代表爸爸先谢谢你了!”何骏笑道,连忙上前和张青云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么快他竟然就调整好了心态。    张青云暗暗点了点头,何家大公子果然有几分大家的味道,他这句话回答得很得体。随即,他又何权握了一下手,道:“听说你大学毕业了?在帮哥哥一起打理生意吧?”    何权明显城府浅一点,脸上泛起一丝阴霾,一旁的何骏连忙笑道:“我的这个弟弟啊,读书不成学经商,但是性子燥得很,还需要摔打啊!”    张青云笑笑客气了两句,几人边走边行来到了房间内面。    “青云呐!宴会8点开始,您先吃点点心?”何骏小意的说道,张青云连连点头,称要他自便,不需要管自己。自己和梦飞在一起就行了。    梦飞不愧是在省委秘书处呆过多年的人,这里来的很多人他都很熟悉,不住帮张青云介绍,张青云过去一一和他们握手,免不了要寒暄几句。    张青云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明显有些特别,这里来的基本都是副厅以上的干部,唯独自己是一个副处,而且最年轻。张青云隐隐感觉这些人应该都是赵系在江南的人马,不过正如赵传所说,赵系在江南现在真是收缩了。    张青云没有发现一个真正有分量的人物,有三个人是下面地级市的副市长,但是没进常委班子,能量都应该有限。还有其他的人基本都是副职。    “青云呐!还认得我吗?”张青云正在和文化局的一名副局长寒暄,耳边听到了一个熟悉声音。    他扭头,一呆,是王石,红楼的老板!他忙道:“哦,是王总!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很高兴!”    两人紧紧的握了一下手,王石道:“我是很意外!真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进了省城。”    两人哈哈大笑,王石是什么来历张青云不清楚,但是能开红楼的人来头定然不小,而且这屋子里商人确实不多,除了王石可能就是赵佳瑶算一个吧!段永淳他们并没有来。    显然这个圈子中,认识王石的人很多,见张青云和王石如此熟悉,都纷纷侧目,显然大家对张青云的身份又多了一分猜测。    “来。青云!介绍你认识一下,这位就是江南电视台廖永华台长,你们同处一个城市,多亲近一下好!”王石笑道,指了指他身旁的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但精神很好,一双眼睛尤其有神。    张青云心一动,江南电视台,那不是汪系的势力范围吗?王石和这位廖台长走得如此近,莫非他也是汪系的人。张青云心中在思考,面上却不露声色,很客气的和廖永华握手、寒暄,显得不卑不亢!    廖永华眯着眼睛看着张青云,张青云这个名字他从汪峰那边听过,但是真人却是第一次见,初次接触他也承认这个年轻人让人印象深刻,不过在内心深处他也并没有太在意,一个不错的后进而已。    张青云看出了廖永华眼中的矜持,聊了几句也很自然的找了一个借口朝王石和他点点头,准备离开。这时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张青云发现大家都齐齐的看向了门口。    他连忙望过去,两扇门齐齐的打开,最先进门的是何骏和何权,在他们身后张青云看到了一位廋瘦高高的老人,两颊微微的凸起,未笑先露齿,何坤!这是张青云第一次见到他!    何坤身边是一位50多岁的夫人,正是刚才和赵佳瑶交谈的那名女人,她挽着何坤的手,定然是何夫人无疑。    今天晚上的主角上场,小宴会厅立马响起掌声,经久不息,何坤则满脸含笑,老远便行拱手礼,人群很自然散开,站成两排,显然没有人排练过,但是在张青云看来跟排练过没有什么区别。    他第一次领略到高层官员的进退,他细心的发现站在左排前面都是这次相对几名重量级的官员。右手上首站的人竟然是王石,廖永华紧随其后。    张青云灵机一动,站在了左派最末的位置,最后一刻他发现,右侧站的应该都不是赵系的人,首先王石和廖永华肯定不是赵系官员,他们身后站的几个人张青云虽然不认识,但是在刚才的接触中张青云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他们的矜持,很少在人群中穿梭,而是自顾品茶吃点心的居多。    何坤走近人群,老远便伸出了手。一左一右这样握手过来,口中言辞不多,只是只是连称客气。其实两旁站的人并不多,一共应该还不足30人。    像梦飞就没有站在人群中间,一些女眷则齐齐涌向了何夫人。    何坤走得很快,和王石握手的时候停顿的时候多一些,两人说了几句话,打了几个哈哈他才继续向后行。张青云感觉到,他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他第一次感觉有些紧张。    不知为什么,张青云感觉何坤从气派上来说还比不上黄嵩山,黄嵩山的行为举止更能够彰显上位者的气势。而何坤则不一样,他握手的动作竟然还有些生涩,如果不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张青云甚至会认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官场中人。    在何坤身上,张青云没见到丝毫老官场的痕迹,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吐字、言谈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见人老就是一句话,而且乡音很重,听起来含混不清。    突然,张青云感觉到后面脖颈部位有些痒,鼻子竟然嗅到了一丝清香,他不自然的准备扭头。用眼睛的余光他看到了一缕青丝和半个高耸的肩膀,赵佳瑶竟然就站在自己身后,离自己很近,嘴中吐出的丝丝热气竟然能够波及到自己的后颈部位。    他扭了一下肩,却不敢回头,只觉得心里更加紧张。    何坤终于过来了,张青云站在最末,他的对面另一侧已经没有了人,他好似一个人站在圈外似的。    何坤的手很温暖,张青云和他紧握了一下,率先准备开口说话说点吉祥的话。何坤却先道:“真很年轻呐!你生了个好时代。”    张青云神色一滞,何坤的话带有浓重的武陵乡音,但是简单的一句话却传递了两个意思,一个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二是他对自己的感官很不错。    “祝书记生日快乐,寿比南山!”张青云道,他这句话说得很恭敬,想把头放低点,何坤却没有松握着他右手的手,他感觉有些别扭。    “好!好!”何坤连说了两声好,没有丝毫的矜持和客气话,“想必是肚子早饿了吧!马上就开饭,记得多喝点酒!”    何坤的这句话让他不知所措,显然现实中的何书记和他心中想象的何书记差距很大,在他心中何坤应该是类似武德之那样的人,滴水不漏,城府极深。    可是,何坤的两句话就完全颠覆了他起初的想法,何坤看上去是个很迷迷糊糊的人,眼睛也是浑浑浊浊,嘴唇包不住牙齿,这种样貌的人多数都是没有主见随波逐流的人。    可是何坤是那样的人吗?张青云第一次理解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自己的见识还是太短了,一个大人物,往往流露出来的是平凡甚至他的缺点,这一点在何坤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何坤和张青云握完手,又回头向大家拱手为礼,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他道:“都坐下吧!今天事情比较多,来晚了点,害大家饿了肚子,马上吃饭吧!”    张青云平心静气,准备听他洋洋洒洒发表一番讲话,感谢一下大家赏脸一类的话,谁知他说了这句话竟然就先坐了下来,朝人群招招手示意大家都落座。    小宴会厅一共四张圆桌,很多人都很自然的选择地方坐了下来。张青云却不敢轻易的落座,正犹豫间,发现赵佳瑶竟然也还站在自己身后没动,他动作一僵,却见梦飞朝自己招招手,他连忙走到他那桌坐下,走到中途却见何骏含笑迎了上来道:    “青云,你和赵**就坐这一桌吧!恰好这桌还没坐满!”    张青云神色一动,看见何骏指的位子恰好就在何坤的旁边,这应该是跟何坤兄弟留的位子,他怎么好坐?    这时何坤恰好扭头过来,道:“你就作这桌的监酒师吧!务必让大家都喝尽兴。”    何坤这样说了,张青云才犹犹豫豫的坐下去,赵佳瑶竟然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刚坐下,小宴会厅大门打开,两排年轻漂亮的服务员鱼贯而入,手上端着盘子,同时还簇拥着一辆推车,车上是一个硕大的生日蛋糕,后面是香槟。    “各位来宾,大家好!”前面已经有人拿着话筒说话,这个人和何坤年纪差不多,张青云不认识,正纳闷间,赵佳瑶竟然罕见的开口了:“说话是组织部郑部长!”    张青云心一动,瞟了一眼赵佳瑶,她却正端杯子喝茶。是郑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赵系的人,他刚才并没有在宴会厅出现,看来厅以上的干部,何家的接待另有安排。    郑华是今晚的主持,他引导大家一起跟何坤敬酒,何坤一直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只是遥遥的向众人举杯,几乎没有上前说什么话,好似今天他根本就不是主角。    一通仪式过后宴会正式开始,张青云感觉有些拘谨,抬头看周围发现其他人比自己强不了多少,这一桌大部分都应该是何家的亲戚和家人,张青云这个监酒官实际上也就挂了一个名。    这样的宴会有些出乎张青云意料,他本以为何坤要自己坐在这一桌可能要说点什么,谁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只是细嚼慢咽的吃饭,他老婆坐在另一侧帮他夹菜。    张青云突然觉得自己的位置有些突兀,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一直到宴会结束何坤除了偶尔抬头叮嘱大家随意以外,再也没说什么话。    倒是何骏领着何权下去一桌一桌的敬酒,当然这一桌是他重点照顾的对象,张青云一连跟他们兄弟俩喝了几杯。在喝酒的过程中,几人交流很融洽,好似真就是好友一般自然随便。    枯燥的宴会总是让人有些难熬,到后面张青云更是如座针毡,又不能退场,只觉得索然无味。    “你在党校的那篇科学社会主义论文写得很好,督查工作发挥不了你的专长,不过倒是能磨砺一下性子!你终究还是要去搞经济的。”何坤突然扭头道。    张青云脸一红,突然感到xiong口有一股巨大的压力,何坤这句话突兀到了极点,如果要琢磨,张青云可以琢磨出十几种意思。是批评自己只会纸上谈兵?是说自己督查工作做得不出色?是说自己刚才性子燥?抑或是他知道高谦打过推荐报告?……    这种种都有可能,张青云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何坤又道:“骏儿年纪比你大,心xiong却不够宽广,你不要跟他学!”这句话张青云是听明白了,何坤说的当然是包*门的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概括了,既帮何骏举了白旗,又给了自己勉励。    言辞中丝毫没有提及收场的问题,却好似有给了张青云一个大方向,同时隐隐又给了张青云一种感觉,在蓉城,他这是长者对后辈的期望。可是这一切又似是而非,究竟何坤心里的真实意图是怎样的,张青云根本不知道。    他连忙恭声说客气话,背上却只冒冷汗,尾椎骨发凉,他总算是见识过真正的领导了,他这一刻最佩服的就是梦飞这帮秘书,他不敢想象自己如果跟这样的领导当秘书会出多少糗。    天天嚷嚷着要领会上级精神,领会领导意图,张青云一向自诩为是这方面的高手,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连皮毛都没有沾到,至少他就没有把握能做好何坤的秘书。    本来包*门的谣言对何家来说是很被动的,但是张青云却彻底颠覆了先前的想法,自己的那些想法太幼稚可笑。像何坤这样的高官,那些根本就是不能算是事,人家想的都是国家和人民的大事,这些小孩子斗气玩的过家家游戏很难引起他的兴趣。    一瞬间,张青云觉得自己和何骏就像两个三岁的小孩子,小孩子闹了别扭,跑到家长那里告状,家长给一颗糖,然后说不要向他学习,要学雷锋、董存瑞等等云云。    “这才是真正的领导!”张青云心里暗道,这次他第一次领略省部级高官的风采,他以前虽然也见过黄秘书长,但是那时体会并没有这样深,只有这一次见到何坤,他才真正的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自己和他距离太远了,如果自己不是赵系的人,而且和赵传有点关系,何坤怎么可能跟自己这种小虾米说话呢?他明知道自己不应该激动,但是这一刻他却激动了,好像觉得自己很有幸,能够有机会跟大领导说几句话。    这一刻张青云才领略到,真正的领导威仪并不在于他的言谈举止,而是一种很无形的东西。你看他很普通,但是一接触立刻冷暖自知。    宴会散了,客人都在三三两两的离去,何骏兄弟在门口送客,张青云发现今天自始至终,这个赵佳瑶总是跟自己很紧,他又不好扭头过去问,只是觉得身体有些僵硬。    “青云呐!你开车过来了吧!没有的话,我叫司机送你回去。”何骏朝张青云笑道,眼睛却总忍不住瞟向他身后的赵佳瑶。    “没事!我是有车,就在门口,今天还得感谢你的热情招待才好!”张青云笑道。    何骏笑笑,连忙扭头叫道:“小方,小方!过来一下,你开车送一下赵**吧!”    张青云哑然失笑,这个何骏,弯弯绕弄了半天,原来还是挂着他心中的赵**,小心眼害死人呐!    “不用了,我就坐张科长的车回去。”赵佳瑶淡淡的声音从张青云背后响起。    张青云和何俊脸色同时一边,何骏是尴尬,张青云则是惊讶,不过随即她就明白了赵佳瑶的意思,这女人把自己当冤大头用了一回。    张青云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和何骏草草的做了一个告别,立马逃之夭夭,赵佳瑶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面。    张青云帮她拉开车门,正准备忍受她那标志性的皱眉动作,谁知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却道:“我坐副驾驶座!”她自己拉开了前面的门,座了进去。    张青云一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酒店的门口,何骏仍然在送客人,但是眼睛的余光绝对可以看到这边,张青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上了屠夫的当了。    这个女人,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和何家现在关系有多**吗?这个时候她再撒一点油,何家大公子会铤而走险吗?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