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第一百八十四章 食髓知味
张青云一个人关在办公室大半天没有出去。不是没有,而是不敢。想起昨天那荒唐的一夜他就心神不宁,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段孽缘。    昨天晚上倪秋月说了很多,她完全就像一个嫁入深宫的怨女,十几年深藏在心中的郁闷和辛酸全部和盘托出。张青云理解了她,听了一个**草根飞入凤凰窝然后忧郁到快疯的女人的故事,他很同情倪秋月,但心中却更加迷茫。    他清楚这个女人以后可能要缠住自己了,一个初尝**滋味的shu女,食髓知味,以后自己还会有无尽麻烦。想起来他就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和倪秋月显然**占了主导。    这一点是张青云唯一庆幸的地方,自己幸亏没惹上一个碰一下就谈感情的白女,不然吵着闹着,要死要活的,那后果不堪设想,官场这个圈子中女色是个永恒的话题,官员玩女人、包女人的大有人在。    但是圈内人都知道,女人可是不能随便乱包的,在发生关系前就得当面锣搞清楚对面鼓的搞清楚。那种要死要活的女人就是定时炸弹,哪天一爆发,全世界都得玩完,在这上面栽的官员不在少数。    但是尽管如此,张青云也有难处,倪秋月太不一般,首先她老公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这家伙想着算着要找自己的茬,更可怕的倪秋月是高家的媳妇,这如果出了什么乱子,自己立马就会骨头渣都拉不下来。    “叮!叮!”敲门声很急,张青云连忙起身叫请进。    “咦?张科长,你今天咋成熊猫眼了?”进来的是黄姚。    张青云笑笑,道:“没啥,昨天晚上喝了一点酒,睡得晚了点……”    黄姚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眨眨眼睛道:“哎!我说张主任,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张青云一呆,又想到昨天晚上那旖旎的情形,脸不由得一红。黄姚以为自己说中了,拍拍手道:“哈,那太棒……”    她说一半,倏然住口,尴尬的咳了咳,别人刚失恋,自己却喜形于色,不是往张科长伤口上撒盐吗?    “不要一惊一乍的了。说吧,什么事情啊?”张青云扯开话题道。    黄姚面色一正,一本正经的说道:“高主任请你去一趟!”    张青云心**一跳,神色很不自然,良久才点点头。    张青云翻着手中的卷宗,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他对面便坐着高谦,两人刚才谈的是一个医疗事故的案子。事发单位是江南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事情的经过是一个小儿手术失败,然后小孩家人纠集了一大帮地痞流氓大闹医院,将主刀医生打成重伤。    主刀医生恰是江南医科大的教授,这一下动静大了,一群群情激昂的大学生闹翻了天,开始搞非法游行。相关部门迅速弹压、处理,才把这事压下去。    可这时候市政府却出了幺蛾子,蓉城市常务副市长在巡视医院是讲话,说了一句这是一次严重医疗事故,医院要承担主要责任。这一句话像一桶汽油,一下将学生本快熄灭的怒火浇成了特大火灾,医科大学生群体坐在政府门口讨说法,根本弹压不住。    省委领导大怒。迅速启动紧急措施,公安局、武警部队出面维护治安,宣传部出面澄清问题,事情暂时缓解。现在要开始秋后算账了,省委指示督查室下去调查弄清情况,搞清相关责任人,然后严肃查处。    “青云,怎么样?这个案子准备要三科跟进,你有信心吗?”高谦道。    张青云倏然一惊,才察觉自己失态,抬眼看了高谦一下,心中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一直觉得高谦有些阴柔,原来这人根本就是没有雄性激素的人,一时张青云浑身鸡皮疙瘩。随即他又想到倪秋月,心中一热,连忙收拢心神,把心思放到案子上。    “高主任,这个案子有些棘手,我听说检察机关已经介入了,我们是否可以等一下,看看他们的处理结果,然后再将这事定性!”张青云小心翼翼的说道。    “恩!你这话可就不妥了!我们是省委督查室,要有独立性,不管别的单位如何查,我们先要搞清情况才行,办公厅的领导可是三番五次的说要严查,我们怎能拖呢?”高谦道。    张青云彻底傻b,这个案子的关键是医疗事故的定性问题。如果是医疗事故那定性可以轻一点,如果属于正常事故,那情节就严重很多,拿得动刀子拿几个人下来才能平民愤。    现在蓉城市司法部门在彻查这个案子,这个时候督查室再去搅合,这里面水又深不可测,万一人家反咬一口,说督查室干扰司法工作,那督查室一下不就站位不利了吗?    督查室是省委督查室,时刻要保证自己的形象,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按兵不动,监督司法把案子定性搞好,然后再统筹考虑,高谦现在有些急了。    泱泱从高谦办公室出来,张青云觉得脚下有些虚浮,昨晚喝了半夜酒,下半夜又是连续几场大战,**感觉有些吃不消了。一看手上的卷宗,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办案。    张青云清楚,这个案子不动则已,一动就是蓉城市的地震。什么老百姓如此牛啊,敢纠集地痞流氓去省龙头医院闹事?而且还打伤了人,当地公安局当时都干什么去了?    一想到公安局。张青云心里一动,对!这个案子可以从公安局着手,心中有了线索,张青云心神一震,马上进入办公室认真研读卷宗。    江南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位于金水区,这里是蓉城最繁华的区域。中午,张青云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下午他才带着王齐,两人驾车直奔金水区公安局。    两人来到公安局办公楼,在楼下大厅便听到有人吵吵嚷嚷,张青云眉头一皱。朝王齐点点头,两人连忙加快脚步。    “你们为什么不接受记者采访?你们没理由不接受记者采访!”    两人走进大厅,便听到一个女人的嚷嚷声,大厅很多人,一名女记者拿着话筒,后面跟着一位摄影师,正在那边嚷嚷道。    “对不起,记者同志!我们公安局姚局长出差,我们已经对外宣布,根据市委市政府指示,我们暂停一切公关活动,等事情尘埃落定,你们再过来采访吧?”一名40多岁的中年警官很客气的说道。    “不行!你们不接受采访是非法行为,民众有权知道事件的真相……”女记者不依不饶的说道。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那名警官就是强硬的拒绝,但是手上却不敢怎么动作,显然他也是苦苦支撑。张青云暗暗皱眉,这样下去今天自己不用干事了,他连忙朝王齐点点头,要她上前看看记者xiong前挂的什么牌子。    王齐走上前,一会儿上前汇报:记者是南方电视台的,名字叫周芳。    张青云心中一阵郁闷,人家不是江南省的媒体,难怪这么牛,蓉城市委市政府的面子也不给,真是无冕之王?    “叮!叮!……”手机响起,张青云拿出来一看,脸色煞变,怕什么来什么,又是倪秋月的电话。    张青云连忙将手机放进口袋不接,一阵响铃过后,紧接着又响铃了。    “张科长,你的电话响了?为什么不接啊?不会是嫂子打来的吧?”王齐在一旁玩笑道。    张青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走出了门。    “张青云同志,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你不会是想玩始乱终弃吧?”倪秋月娇娇的声音响起。    “噗!”张青云差点晕倒,这个女人现在说话简直能把人雷死,听得张青云心惊肉跳。    “没有。刚才在开会呢!会议室里能随便接电话吗?”张青云调整了一下情绪才道。    “切!谁信,省委大楼什么时候变得车水马龙了?”倪秋月道,张青云脸一红。“无事撒谎定有**,老实交代,是不是和哪个妹妹泡在一起啊?”倪秋月调笑道。    张青云心一紧,心想娘的,不就是搞了一下一夜*吗?怎么自己现在胆儿这么小了?竟然被一个女人弄得畏首畏尾的,这还是自己吗?一念及此,他连忙道:“我还有劲泡妹妹?昨天晚上被你那大功率水泵抽了一夜,今天两腿都软了!还泡美眉,亏你想得出来?”    电话那头的倪秋月乍听张青云蹦出这样一句话,脸颊一下就红到了耳根,骂道:“你这个死色狼,老娘以前咋就没看出来呢?竟然敢骂老娘是……!”她刚骂一半,倏然住口,只觉得浑身发热,**之间痒得难受,**竟然粘在了下面。    她双颊一红,道:“我不管!今晚我还想……”    “不行!”张青云断然道,他心中虽然也想的要死,倪秋月这样的绝世尤物谁不想和其一夕之欢呢?但是他理智仍在,一次可以,长此以往,越陷越深那就麻烦了。    “哼!不行我就下班直接开车到省委院子里要人!”倪秋月蛮横的道,她尘封了多年的**闸门倏然被打开,现在哪里能控制得了,今天一整天脑子里全是想着昨天的事情。    其实她也知道有风险,但是她的性格就是胆大,她有信心能和张青云处下去,她要把这种信心传递给对方,两人一起解开心结,日后方可获得长久的幸福,或者说“**”。    张青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知道今天不答应她是不行了,突然他灵机一动,道:“你不是能耐很大吗?现在有个麻烦,你帮我处理了,我就真服了你!”    随即,张青云连忙将那个南方电视台的记者名字报给了她,看她能不能想办法把那个女人轰走,别耽误了自己办事。    “小意思,你等着吧?五分钟搞定,你可要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倪秋月笑道,他话说一半,张青云便把电话挂了,这个女人杀伤力太大,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影响工作了就不好了。    重新回到大厅,王齐迎了上来,道:“嘿嘿,很奇怪!那个女记者收拾家伙准备溜了。看来这个金山区公安局有些门道,说不定就能有料。”    张青云笑笑,心中却暗暗震撼倪秋月这个女人厉害,挂电话才两分钟不到,事就办完了。看来她经营了这么多年,手上的资源当真不可小觑。    没有了记者,张青云见那个中年警官仍然在,连忙上前打招呼。    这家伙估计刚才也撑得有些厉害了,手还在抹额头上的汗水,接过张青云的工作证,他脸色微微一变道:    “对不起,张科长!姚局今天确实不在!您请改天来吧?”    “公安局总还有管事的吧?他不在就没有人能说话了吗?”张青云皱眉道。    中年人脸色变了变,道:“你们是省领导,我们得重视才行,局长不在其他的人也不能准确的反应详实情况……”    张青云眯着眼睛,心中很不爽,这家伙对记者打哈哈,对督查室竟然也撒谎,看来这金水公安局还真有料。    “这位同志,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和着局长不在金水公安局就转不了了?那我倒要问问,医科大附一医院事发当天,你们姚局是不是也不在啊?”张青云严肃的说道。    那中年人神色一滞,知道别人开始打官腔了,正为难的时候,却见楼梯上走下一人,50多岁,富富态态的样子,没穿警服,他喜出望外,连忙迎了上去道:    “孙局长,您来得正好,这两位是督查室的同志,您看……”    他边说边示意张青云过那边,道:“张科长,这位是我们市局孙副局长,今天专程来我们局指导工作,具体情况您跟他谈吧?”    张青云连忙将工作证递了过去并说明来意,孙局长眯着眼睛瞅了瞅,抬眼看了张青云一眼道:“这事跟公安局是没关系的,你应该到检察院、医院、学校去了解情况!”    张青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家伙看来平时在蓉城是领导当习惯了,督查室想查谁,还轮得到他吩咐?一念及此,便道:    “孙局长,话不能这样说吧?督查督查,相关部门我们都要查,要全面了解情况……”    “小同志,你就不要跟我打这种官腔了,你们高主任我很熟,省公安厅对这事曾今有过指示的,我们不涉案!”孙局长哼了一声道,显得很不耐烦,一个科长也还打官腔,真以为自己是省领导啊!    “那行!我回去将会向上面如实反映情况!这事你要负全部责任,医科大附一院聚众斗殴那么大的事,你们金水分局近在咫尺,你们竟然还没有责任?督查室来查你们,你们竟然还满口推托之词,看来省委督查室是请不动你们了!”张青云大声说道,脸上神情很是严肃。    “你……”那个姓孙的局长脸一青,恨恨的看了张青云一眼,扭头对身边的另一名警员道:“马上去给我接省委张秘书长电话,我要投诉督查室办案态度粗暴,肆意干涉公安局工作……”    张青云冷笑着看着他,心中清楚这家伙在虚张声势,就算他真和张秘书长有什么关系,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那不是太明显了吗?官场到了市级以上,大家都讲背景,但同时都对背景讳莫如深。    如果他和张秘书长没什么关系,省委督查室刚过来,他直接打电话到办公厅,那不是要往办公厅的大门上泼屎吗?即使是有意见,那也得整正式书面报告,或者走信访局的路子,哪能动辄就打秘书长电话呢?    姓孙的兄弟一看张青云丝毫不惧,眼中瞳孔一收,也知道了眼前这个科长不是老百姓,这恐吓的招数估计不管用,可是他又拉不下脸来,沉吟了半晌拨通了一个号码,用手挡着话筒,生怕张青云听见似的。    “嘿嘿!你不是要找金水公安局局长吗?五分钟就到了!”姓孙的局长阴阴一笑道,看向张青云的眼神充满了玩味。    王齐连忙扯了扯张青云的衣襟道:“张科长,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我看这家伙没安好心!”    张青云朝他摆摆手要她不要害怕,他还真不相信这家伙能把督查室怎样,这事闹大了,自己要受批评不假。但是自己大小披了一张省委的皮,省委的领导会怎么看蓉城公安局?这姓孙的副局长恐怕也要当到头了吧?    几分钟后,院子里飞速飚来几辆车,“吱!”数声,车齐齐停在门口,车门几乎是同时打开,内面下来几人。    “谁啊!谁啊!老孙呢?谁他娘的敢到公安局闹事啊?”一个兄弟扯着嗓门吆喝着,几人一起往大厅走来。    “嘿嘿!张科长,局长来了,你跟他唠吧?”那姓孙的讥诮的说道,脸上的神色很是阴险。    “是谁闹事啊?咦?老孙在这里,闹事的人呢?”又是那个大嗓门,张青云这下看清来人了,不禁哑然失笑,他还以为这个孙副局长真有什么狠招呢?原来也是走的下三滥的路子,把韦强那个家伙拉来当挡箭牌了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