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作者:寂寞读南华

“老板娘,你这帐是怎么算的?一盘肉丝。一碟青菜,80块?有点过了吧!”张青云起身说道。    “哎!小哥,你怎么说话呢?你在月全街上问问,来我这儿吃饭的都这个价,你爱吃不吃!”老板娘脸色一阴,泼辣的说道,随即语气一变,转为讥讽:“看你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的,吃饭也像是饿死鬼赶着投胎,你是八辈子没进过馆子吧?”    张青云脸色一寒,猛瞪了她一眼,女人连退几步,突然嚷道:“打人了,打人了。吃饭不给钱,还打人啊!”    她这一嚷,分贝够足,街道对面马上就有人响应,“谁啊?谁打人啊?”两个小青年抄着家伙就进来了。    张青云一扫这两人就知道是两个混混,老板娘一指张青云,那两家伙就扑了上来。也没记后果,手中的棍子就砸了过来。    张青云脸色一变。猛然闪身,啪,啪两声棍子砸在桌子上,一张松木桌子被砸得粉碎。张青云顺手抄起邻桌上一盒醋浇了过去。    两人被醋一浇,眼睛内进了东西,一时手上的动作也缓下来了,张青云连忙上去逞他们不注意抢了他们的棍子。    “坏了,坏了!打死人了,张……”女人神色一变,直扑内间,边跑边嚷。    “哪个不张眼的敢在我们月全耍横啊?”内间传来几人呼喝,紧接着从内面跑出四五人,围着张青云就准备动手。    “把这家伙拷起来,关进所里!吃了狗胆了,闹事闹到咱月全来了。”一个粗壮汉子率先动手,一手抓住张青云的手,另一只手铐子就甩了过来。张青云是看出来了,这几人竟然是派出所的人。    “啊!”张青云手腕一痛,原来这**的阴得很,铐子拷上后,用力一拉,张青云的手立刻破皮。    张青云一叫出声,一左一右,立马上来两人将他按下。    “哎呦,怎么了,小哥!刚才不是挺横的吗?现在萎了?”女人阴声说道,“哎。二子,三子,你们眼睛。你们别动,婶儿给你们拿毛巾。那杂碎已经被派出所抓了,呆会儿让你们揍个够。”    张青云被按住,只觉得手痛得厉害,几次想抬头都被人死死按住,满腔心火**不出来。    “头了,头了来了?这小子犟得很,惊动你了,要不兄弟我先把他送进所里关起来。”那粗壮汉子嘿嘿笑道。    “把他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老子……老子来验验成色。”一个醉汉含糊的声音响起,张青云心里一动,只觉得头上压力一松,他连忙站直了**,脸色一变,怎么又是张金波这个倒霉鬼,这种货色陈云山竟然敢把他调到月全来?    张金波醉眼惺忪,看着张青云,良久,突然表情定格,脸上的红润瞬间消失。痴痴呆呆,彷佛魔怔了一般。    “张所,这**的就交给我们兄弟吧!让我们废了他……”事先前和张青云动手的那两个混混眼睛弄好了,从内间气呼呼的走出来,对张金波谄笑道。    “你们……你们……”张金波指指押着张青云的两人,双目瞪大,语无伦次。一把抢起地上张青云丢下的棍子,冲上去就对两个混混一顿猛打,打得他们哭爹叫娘。    然后像风车一般,转过**“啪!”“啪!”两巴掌,一左一右打得那粗壮汉子和另一警员滴溜溜原地转了一个圈。    “那个……张……张……”张金波舌头转不过弯来,猛踹了那粗壮汉子一脚:“钥匙……你这**的……钥匙……”    那粗壮汉子也吓傻了,一听张金波要钥匙,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一串,张金波接过钥匙又是一脚,双手发抖的拎着钥匙就要过来给张青云开锁。    “哼!张所长,很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么英雄啊!”张青云冷哼一声,道。    “叮当!”一声,张金波钥匙掉在了地上,在整个雍平,他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张青云就是他的噩梦。每次碰到他都是自己在倒霉,上次车站的那一茬,停职了半年。    后来,走尽了关系,花尽了钱才活动了一个镇级派出所副所长,谁想日子刚**点。这天杀的克星又来了,这事该如何收场啊!    “张……张……主任,哦,不是……书记……,先把锁给您老打开,您……”张金波心里乱成了一锅粥,他旁边还有两人倒机灵点,一看张金波吓成了这幅模样,再一看张青云手上还戴着铐子,连忙上前拣起地下的钥匙,三下五除二解开锁。    “把这个店给我封了!刚才打人的几个砸碎全给我拷起来,把胡秀娥也给我抓起来!”张金波这下才反应过来,大声喝道。老板娘早已经吓傻,一听张金波要抓人,魂飞魄散,想跑路,早就被人从后面扯住了衣物。    张青云眉头一皱,扫了张金波一眼,冷声道:“张所长,你这是干啥?”    张金波立刻哑口,手还挥在半空中,也忘记放下,一屋子人动作立马定格。张青云看看自己的手腕。血槽很鲜艳,隐隐还有淤青。    “先找个车送我回雍平,这边的事儿,放放再处理吧!”张青云冷冷的说道,这事有些大了,他不想留在月全落下什么口实。    “车……车就在外面有。”张金波结结巴巴的说道,“周建,马上把车开过来?送张……书记回雍平”    他旁边一瘦个子,浑身一激灵,飞也似的朝门外跑去。    张青云****口袋,从兜里拿出一百元钱走到老板娘面前。面无表情的道:“这是今天的饭前,找钱吧!”    老板娘涨得通红,手足无措。“找!”张青云双目一瞪,喝道。    老板娘打了个寒颤,悉悉索索的将手伸进内衣,掏出钱,又不知该找多少,一为难,“哇”一声哭了出来,**一下委顿了下去。    张青云把钱随手一扔,冷眼看向张金波:“你应该知道这事应该怎样办的。”说完迈步出门,门口的车早就已恭候多时了,拉开车门,司机哪敢犹豫,连忙发动车风驰电掣的朝雍平驶去。    “把店门关上!”车走后,张金**吼一声。    “头儿,这人都走了,您看……”那粗壮汉子凑上前来谄笑道,“再说,这店跟刘站长的关系……”    张金波脸色一寒,看得粗壮汉子只发毛,良久才道:“得标,你兄弟够义气。但是今天这事我也只能心狠手辣了,你要记住,老子打你就是救你,你就等着挨棍子吧!”    粗壮汉子脸上肌肉一抽,大门早就被另外两人关上,紧接着屋里便是一阵鬼哭狼嚎。那两混混早就被打得不成人样。    “张所长,你消消气吧!看在老刘的面子上,你高抬贵手!”老板娘胡秀娥哭丧脸道。    “轰!轰!门被人撞开。几人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胡秀娥像见了救星一样,哭喊一声:“老刘!”    “张金波,你这是干什么?”那被称为老刘的汉子怒声说道,眼睛中要喷出火来。    张金波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对进来的一高胖男子道:“王所长,您来了?”    高胖男子眉头一皱,一旁的刘姓汉子。气焰一下上来了,道:“老王,你看看你的手下,他这是干啥?他这是无故殴打群众……”    高胖男子摆摆手,对张金波道:“说说,怎么回事?”    张金波左右看了看,凑上前去在高胖男子耳边耳语了数句,那王所长的脸色渐渐阴沉。    “把人拷上,先带到派出所,依法查办!”高胖男子沉声说道,两名干警应声而动,一人一个把地上的两混混拖了起来。    老刘脸色一变,道:“老王,你……”    高胖男子摆摆手,又对刚才动手抓张青云的那俩倒霉鬼道:“你们两个明天不用上班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写检查,等候处理结果。”随即他眉头一皱,瞟了一眼张金波:“你也一样,自己去到陈局那边把屁股擦干净!擦不干净就别回月全了。”    “走!”高胖男子手一挥,领着几人押着两个混混出了门,只留下老刘和他几名手下以及老板娘胡秀娥怔怔说不出话来。    张金波走在最后,临走的时候,盯着老刘脸上看了良久,缓缓吐气道:“今天的事儿,不是我老张不近人情。别说是你刘站长,就是你们林业局林干在,老子也要这样干!得罪了!”说完,他耷拉着脑袋忧心忡忡的离去。    在他心里,张青云被林干厉害多了,身份不用说了,人称常委以下第一人,马上就是最年轻的乡镇级一把手。最重要的是现在雍平上下谁不知道张青云和陈云山不分你我,所以对下面的派出所来说,得罪张青云和得罪公安局长没区别。    派出所几人走后,刘站长脸上阴晴不定,张金波这话够分量了,他也是老官场,岂能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一旁的胡秀娥扭扭屁股,上前腻声道:    “老刘,你看看派出所这帮忘恩负义的东西,天天到老娘这里吃喝不给钱,他们这样不讲道义,你林业站难道也怕他们不成?”    “啪!”一声,老刘甩了女人一巴掌,心里一阵烦躁,怒声道:“你他娘的懂个屁!老子在别人眼中狗屎都不是,都是你那两个游手好闲的侄子害的……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野性时代》、《圣墟》、《武炼巅峰》、《飞剑问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级医圣》、《都市奇门医圣》、《都市超级医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医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强赘婿》、《三寸人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